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50 天选之子
    “阿雲,有没有受伤?”幸韵星将阿雲的身体从上到下检查了遍,并未发现一支长箭,“谁要你替我挡箭了?”

    “你是想杀了本王吗?”皇甫啸雲咬着牙,沉声质问道,“本王死后,你有用不尽的金银财宝......”

    “啪——”响亮的一耳光落在冷沉的侧脸上,幸韵星瞪着一双明眸,轻咬着下唇,瞬间,明眸被一抹清泪注满,水汪汪的好生无辜可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韵韵......”皇甫啸雲被突如其来的一耳光打得有些懵了,他呆愣住,只是看着阿韵泪眼楚楚的模样,他心如刀绞。

    “我嫁给你,既没有办婚礼,也没有问你要过任何东西,我爱的是你的人,你知不知道,是你......”幸韵星声泪俱下的哭诉道,埋藏在她心底的那份不舍与依恋犹如决堤的洪水,肆虐的席卷了她全身,她只想与阿雲过着简单的生活,哪怕是去环境艰苦的朔城她也愿意。

    “是本王不好,不该惹你伤心。”他一手捧上泪痕遍布的白嫩脸颊,眼里是道不尽的心疼,“韵韵,等去了朔城,本王会为你补办婚宴,你想要什么,本王都答应你。”

    “我只想要你活着......”她呜咽道,“要你活着......”

    皇甫啸雲吻去清泪,柔声安慰道:“好,本王答应你。”

    “接着放箭,一个活口不留!”

    被塞了一把狗粮,司空御怒火中烧,他对阿韵仅存的那点耐心也在二人的拥吻中消失殆尽。

    这时候,箭如雨下,却无一支利箭射中二人。

    突然,耳边传来“嗖——”的一声,幸韵星的发髻里冷不丁的插上了一支长箭。

    “是哪个没长眼的射的箭!”她这暴脾气,对着驿站就是一通乱吼。

    “本王给你取下来。”

    又是“嗖——”的一声,皇甫啸雲的发冠上也插了一支长箭。

    “阿雲,你的头上也有。”幸韵星竟笑了起来,二人的头上皆插着一支长箭,模样甚是滑稽。

    “都什么时候了,还笑得出来。”他一只手不方便,箭头勾在了发丝里,皇甫啸雲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长箭取下来。

    “什么味道,怎么臭臭的?”幸韵星嗅了嗅,像是从头上传来的粪便味儿。

    “箭头上沾了粪。”皇甫啸雲从容道。

    “这么恶心的事情......”幸韵星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把我的头发都弄臭了。”

    “无妨。”皇甫啸雲又取下自己发冠上的长箭,被沾了粪的箭射中,即便伤的不是要害,也难以救回来。

    “好臭。”她一脸嫌弃的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洗头发。”

    “晚些时候再洗,若是现在下雨,不仅路上结冰难走,还会将人冻死。”

    过了无象山,气温会骤降,到那时,难保不会将湿淋淋的人活活冻死。

    “可是,我受不了这个味道。”一想到自己的头发上有粪便,她的心里就膈应的慌。

    “正好本王也臭了,挺好。”皇甫啸雲笑着宽慰她道,“如此多的长箭皆未能射中我们,我们便接着赶路,进入山谷,是生是死全由老天爷做决定。”

    “嗯。”

    先将阿韵扶上马后,皇甫啸雲才上了马,他一手揽着细腰又勒上缰绳:“驾——”

    在他的带路下,王府里所有的马车皆跟在皇甫啸雲的身后,浩浩荡荡的朝山谷直奔而去。

    “传本王口令,杀雲亲王者,赏千金。”

    幸韵星骑马走后,狂风这才慢慢消停下来。

    借着亮白的月光,他们深入峡谷之中,现已是毫无退路。

    “韵韵,冷吗?”

    阿韵坐在前头,将寒风抵挡了一些。

    “有些。”

    这马速少说也有四十迈,她迎着寒风,冻得鼻涕直流。

    “马车里暖和。”皇甫啸雲减缓马速,准备将阿韵放进马车里。

    “我可以反着坐。”

    要是坐在马车里,她就难以知道外面的情况。

    “那就反着坐。”

    换了坐姿后,幸韵星一头扎在温暖的胸膛里蹭了蹭,瞧她这副客人的模样,皇甫啸雲似乎忘记了暗藏在周身的危机。

    “你们快看天上。”人群中,一个声音说道。

    “好像是火石。”

    幸韵星回头朝天空望去,只见一片流星坠向地面?

    不,不是流星,是陨石!

    她顿时大惊失色的嘀咕道:“我没让下陨石呀!”

    “本王以为是你干的。”

    “不是我。”幸韵星摇头说道,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还能召唤陨石,如此高端的操作,她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正好能分散敌军的注意,我们便趁此机会冲出山谷!”

    “嗯。”

    陨石落在山谷中的并不多,而是大面积的落在山上。

    如此开了挂的逆天操作,不禁让幸韵星想起了一人,天选之子。

    到底是老天爷选中了自己还是阿雲,幸韵星不得而知,但无论是谁,只要能让他们顺利的冲出山谷,抵达朔城就好。

    “杀呀——”

    山谷的两侧人声鼎沸,人流如潮水般涌下山谷。

    一时之间,皇甫啸雲陷入苦战,毕竟他们人少、势单力薄,怎抵挡得住两万大军。

    就在这时,从车队的后方又杀出一队人马,是赵蔚带着弟兄赶来营救雲亲王妃,以报饭食之恩。

    赵蔚手持大刀,冲在了皇甫啸雲的前方,为其开路,在收到小弟的报信后,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无象山。

    “王妃,赵某人来晚了。”赵蔚高声说道,他声如洪钟,铿锵有力。

    “多谢赵校尉前来搭救。”

    赵蔚的加入让幸韵星看见了一线生机,她没有想到赵蔚会带弟兄们前来营救自己。

    何处又来了一个赵校尉,他竟浑然不知,而且,这位赵校尉看着有几分面熟。

    “他是何人?”皇甫啸雲冷脸问道,阿韵总是能结交到一些他不知道的男人,他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看。

    “那日益都城下,便是赵校尉带着兵马将我们围堵上城门上。”

    皇甫啸雲想起来了,可他是南越国的校尉,怎就被阿韵收服,为阿韵卖命了?

    要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看他的身手迅猛如虎,勇猛无畏,当得起校尉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