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章节目录 157 谋反
    到了初六那日,天还未亮,祁修几人已经等候在将军府外,没有红色喜服,几人便戎装盔甲上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祁将军,来得挺早。”

    冯冀川三人约着一起来的,没想到祁将军比他三人来得还要早。

    “哪里早了,天都亮了。”祁修笑着说道,彩芬虽在将军府里,但他也不能天天都来将军府,以免王爷斥责他军律松弛、军纪涣散。

    “祁将军莫非一夜未睡?”赵君元问道,其实,他们几人皆是一夜未睡,去无象山接应王爷之事,本该由他与余鸿鸣前去,岂料抓阄失手,最后成全了祁将军与冯冀川二人。

    “睡了。”祁修答道,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成亲。

    四人在将军府外等候了一个时辰,直到太阳升起,一道清冷的阳光洒在院子里的时候,文柏这才缓缓的走来开门。

    “呦,大家伙儿都挺早的。”文柏一开门,就看见四人齐刷刷的站在府门前。

    “这都辰时了,哪里早了。”余鸿鸣迫不及待的说道。

    文柏当然知道他们娶妻心切,便也不为难他们,不过,这喜钱还是要讨的,沾沾喜气嘛。

    “四位姑娘可都盖着红盖头,若是背错了人......”

    赵君元一听,连忙掏出银子讨好道:“文柏兄。”

    还一边递上眼色。

    其他三人纷纷掏出银子,这银子他们掏的是心甘情愿。

    “彩萍姑娘的红盖头上绣着海棠花,采薇姑娘的红盖头上绣着兰花,彩萍的红盖头上绣着杜鹃花,采荷姑娘的头上绣着荷花。”

    除了冯冀川认识荷花,其他三人皆认不清何为海棠花、兰花、杜鹃花,便都又加了喜钱。

    这一次的银子文柏不仅推拒了,反而教他们如何识花。

    “祝祁将军、赵校尉、冯校尉、余校尉与夫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多谢。”

    四人步伐疾快的走到后院,推开门后,只见床沿上端正的坐着四位头披红盖头的新娘子。

    抱上各自的美娇娘后,便纷纷回家去了。

    “阿雲,我冷。”皇甫啸雲起床的时候,幸韵星就像一只八爪鱼似的粘了上来,她手脚并用的缠在男人的腰间和大腿上,“再陪我睡一会儿嘛。”

    “本王今日要去军营,与祁修他们商议茂时进叛变之事。”

    “他们今日成亲,都去洞房了,哪里还有时间与你议事。”幸韵星娇笑着说道,阿雲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成亲当日自然是要陪着娇妻,难不成陪着你?”

    “不是晚上洞房吗?”皇甫啸雲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谁跟你说只能晚上洞房了。”幸韵星大笑起来,连他自己都不做的事情,竟还问得振振有词。

    “哦?”不怀好意的语气问道,皇甫啸雲转身将人儿压在了身下,“既然如此,有劳王妃了。”

    “你胳膊还没好得禁欲,再说了,我们已经成婚。”

    嗐,一只胳膊也能压制她,就是不能与这货谈论带颜色的事情。

    后来,皇甫啸雲照常去了军营,祁修他们都在,除了赵蔚,祁修四人皆是面含春色、意气风发。

    “茂时进叛国,想必新帝已然知道,且放之任之。”祁修道,“除掉一个茂时进,还会出现第二个茂时进。”

    “王爷,新帝与恒王勾结,玉梁国怕是气数将尽。”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赵君元轻轻松松的就说出了口。

    “王爷,茂时进可以不杀,但无象山必须拿下。”冯冀川道,“无象山是通往北境的要塞,若是无象山在王爷的掌控下,无论是恒王的兵力还是新帝派兵征讨,皆能拦在无象山外。”

    “一旦拿下无象山,便坐实了王爷谋反的罪名。”赵蔚道,“王爷可是想清楚了,一旦迈出这一步,便再也无法回头。”

    皇甫啸雲思量了片刻道:“拿下无象山,派人驻守在谷口,没有本王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北境。”

    “末将领命!”

    出了营帐,余鸿鸣与赵蔚各带了一批将士前往无象山。

    拿下无象山比预想中的要容易,山中空荡荡的无一人。

    “为何连个人影都没有?”余鸿鸣手持长戟,站在谷口感慨道,他的满腔热血无处发泄。

    “余兄怕是忘了,今日初六,都还在过年。”赵蔚笑着说道。

    “瞧我这记性,唉,连日子都记不住了。”

    “可在谷口放置拒马,派将士驻守于此,再在山谷高处修建瞭望台。”赵蔚将修建瞭望台的位置一并指了出来,“山尖的南面,可观望四面八方。”

    “赵兄有勇有谋,在恒王麾下做校尉屈才了。”

    “余兄过奖,过往之事,不提也罢。”

    商议完后,余鸿鸣先行回了朔城,将剩余之事交给赵蔚去办。

    “如此要塞交由大哥看守,可见雲亲王对大哥的信任。”

    “雲亲王用人不疑,你等定要尽职尽守,莫要辜负了雲亲王对大家的信任。”

    “我们知道,大哥。”

    朔城,牧场。

    幸韵星叫来了将士,在搭建草棚。

    “搭建完后,你将这桶热牛奶分发给将士们喝。”

    “是,王妃。”

    “这些羊能产羊崽吗?”

    瞧着这群可怜的待宰羔羊,幸韵星在想,何不将这些羊留下来发展畜牧业呢?

    “能倒是能,就是没有粮草,羊多了养不活。”

    “这附近连草都没有?”

    “玉女峰倒是有,不过居住在玉女峰南山的齐齐部落首领是个悍妇,不许我们进玉峰山。”

    幸韵星记得师父去过玉峰山采药,她并没有听师父说过悍妇的事情。

    “玉女峰是不是什么都有?”她心中有所盘算的问道。

    “玉女峰南山有一片山麓,一年四季都长着青草,还有一条溪流。”

    “这么好的地方,不能为我所用,太可惜了。”幸韵星感慨道,她坐在石头上若有所思,就连阿雲走到跟前也未发觉。

    “在想什么?”皇甫啸雲蹲在她眼前问道。

    “我在想玉女峰南山的山麓,有很多青草,还有溪流的事情。”

    “齐齐扎那杀过老虎、杀过黑熊,一般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皇甫啸雲可不想让阿韵与齐齐扎那纠缠上,否则,那个老娘们彪起来会攻打朔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