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赵璃(二合一大章求收藏)
    同样的一个圆形高台,上面同样是六根圆形的柱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柱子围成的圆圈中间,刻着繁复花纹的地面上,突然间白光亮起,随即光芒大放。

    最后是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六个人出现在了高台上。

    嬷嬷、夫人面色平静,赵玥儿和两个大丫鬟则脸色苍白,那彩云更是急匆匆冲了出去,对着一个水池子大吐特吐起来。

    杨珍神色紧张,双手不自觉的按住怀里某处,那硬硬的东西正好好的在那里,不由长舒一口气。

    虚惊一场啊!

    随即脑子灵光一现,似乎想到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了。

    他这时才抬头看向四周,却见嬷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你是头回坐传送阵吧?”她指了指几个女孩:“你看看她们,都不是第一次坐传送阵,一个个都这个样子。你怎么一点事没有?”

    我每天晚上都要钻一个黑洞呢,她们能比吗?杨珍心里想道,嘴里却是胡诌:“我是男孩子,四肢发达嘛。”

    “难道是那锻体诀的原因?”嬷嬷疑惑不解。

    此时大厅内值守的两名家族修士迎了上来:“见过大长老,见过总管。”

    老宅这边有身份的女人多,秦氏自然不能如在郡城那样被人称为夫人。她是郡城的总管,这里的人便以职位称呼她。

    嬷嬷和秦氏点了点头,带着几人走出大厅。

    只见外面熙熙攘攘竟是一个集市,有酒楼、店铺、书院,还有一个方圆百丈的大广场,一群身着轻纱的女子在上面翩翩起舞。鹅毛般的大雪飘飘扬扬洒下,还没落到她们身上就已消失不见。街面上行人纷纷,有穿着深衣大裘的,也有一身短衫打扮的,在雪地里行若无事的走着。

    杨珍看得有趣,旁边彩云介绍道:“这里是家族驻地,咱们自己取了个名叫赵镇。这地方在朝日峰山腰上,居住的都是咱们赵家的族人。”

    朝日峰正是常山赵氏祖居所在,此山高两千丈,据说站在峰顶,可以见到涫阳郡每天最早的日光。山中有一处三阶上品灵脉,是整个涫阳郡灵气最为充裕之地。

    彩云已经从刚才的难受劲恢复过来,恢复了爱说爱笑的活泼样子。她又指着那队舞女说道:“她们都是依附家族的女修,这几天过节,家族请她们在这里给大家助兴,添些热闹。”

    杨珍想到金氏,暗暗感慨散修的不易,也没了看热闹的兴致,跟着她们往那广场走去。

    广场中有一位老者带着几名下人站在那儿,漫天的雪花对他们自然也毫无影响。看到嬷嬷等人走近,那老者精神一振,忙迎了过来。

    “赵有廷见过大长老。”他恭敬行礼,完毕后又朝秦氏拱了拱手:“见过秦夫人。”

    众人一阵寒暄。这赵有廷乃是负责家族事务的一位长老,筑基中期修为。此时等在广场,正是迎接从郡城回来的诸人。

    就在这时,只听不远处一个娇媚的女声:“婉姐姐,好久不见,思思可是想死你了。”

    杨珍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一身大红衣裙的艳丽女子,一阵风冲了过来,伸开双臂便要拥抱秦婉。

    秦婉不动声色的侧身让开,口中淡淡回应:“冯思思,你好!”

    那冯思思一把抱了个空,却也不恼,只是捂着嘴做出一副吃惊样子:“半年不见,婉姐姐你修为精进好快啊,思思现在肯定不是你对手了。真羡慕你,在郡城有那么好的灵脉,可劲儿让你修炼。婉姐姐,你真是个大有福气的人啊!哎,我怎么就没生个好女儿呢?”

    “娘——”不满声响起,只见一个也是一身红裙的小女孩在后面嚷道:“我就这么不讨你喜欢吗?”

    这女孩看着和赵玥儿差不多大,皮肤白皙,面容精致。

    “哎呦呦,娘说错话了,娘最喜欢莹儿了。”冯思思有些尴尬的抓过小女孩,把她拉到赵玥儿前面:“你不一直叫着要见你的玥儿妹妹吗?现在见到了吧。”

    那女孩立刻绽放出笑容:“玥儿妹妹,我可想你啦!”

    说完,也是伸开双手要去拥抱赵玥儿。这母女俩,还真是说话,动作,甚至长相都是一个模子。

    赵玥儿丝毫不给面子,一把将伸过来的手打开:“赵莹,我跟你不是好朋友,不用你想我!”

    原来这女孩就是赵莹!杨珍顿时心里了然。

    那赵莹也不见生气,眼珠子四处乱转,很快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杨珍。

    “你就是那个特别会讲故事的杨石头吧?长得还挺好看的啊。”

    杨珍“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赵莹突然脸色一变:“你这个下人!本小姐向你问话,你就这么答我?给我跪下!”

    跪下?杨珍心中恼怒。他穿越至今,除了那次跪拜杨家先人,还有认义母时跪拜过秦氏,此外就没有人再让他跪过。这小女娃,刚见面就让他跪,如此蛮横?

    杨珍冷冷看着她,没有理睬。

    “原来是个没有教养的奴才!”赵莹更怒,从腰间唰得抽出一根鞭子,便朝杨珍挥去。

    “赵莹!”杨珍正想着是躲开还是夺过鞭子,却见赵玥儿也是一声怒斥,伸手一拳便朝赵莹心窝击去。她经常和杨珍对打,积攒了不少经验,知道攻敌必救的道理。

    赵莹鞭子一收,侧身躲过,嘴里笑道:“玥儿妹妹,大半年不见,你也长进了不少啊!听说你经常被这个奴才打得鼻青脸肿,是也不是?”

    “你才鼻青脸肿呢!”赵玥儿立刻涨红了脸:“我每次都赢的。”

    “噗呲!”赵莹笑出声来:“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咱们老宅的人都知道呢!你要是觉得下不了手,姐姐替你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如何?”

    “够了!”那边秦婉脸色铁青,朝红衣女子喝道:“冯思思,你真是教出个好女儿啊,竟敢管我家的事情!”

    “谁让某人家风不严呢,当个总管好大的威风,连自己的奴才都管不住,女儿还让人打出鼻血!”冯思思不阴不阳的回应。

    秦婉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冯思思鼻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她拉过赵玥儿,气冲冲走了。

    两个丫鬟连忙跟上,嬷嬷叹了口气,也拉着杨珍走了。

    那赵有廷看了看冯思思和她女儿,见两人脸上都挂着冷笑,摇了摇头,吩咐手下人继续等候郡城的飞舟,他自己则追了上去。大长老和秦氏的住处,他得亲自去安排。

    正在此时,广场一阵喧哗,却是郡城的飞舟终于到了。遥远的天边,一艘飞舟如翱翔天际的雄鹰,正疾速而来。

    ……

    做为郡城的老人,贾盛一年有两次回常山探亲的假期,可以免费搭载家族的飞舟。为了省下每一颗灵石给儿子修炼,这二十年来,他总共就回了四十趟常山,从没有因为路费而掏过一个铜钱。

    以往每次回家,他都是兴奋和自豪的,自豪自己又带回大量钱物,看着儿子满脸欣喜的接过那些银钱,想象着他们变成灵石,最后化作儿子的修为。他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可是今天,他却觉得身体无比的疲惫。这次回家,他全身所有的钱财加起来,十个金币都不到,连一颗灵石都换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那个天之骄子的大儿子,该如何跟他解释。

    飞船越来越近,已经遥遥可以看见广场上,老妻正带着女儿等在那里。他更加无地自容,恨不得这飞船突然掉过头,重新返回郡城。

    ……

    赵镇,一处字画店,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赵玉莲喜滋滋的将牌子取走,打开大门,将贾盛引进房间,女儿在后面提着个大包裹,里面应该是当家的在郡城买的年货。

    “你大哥呢,他什么时候回来?”她问女儿。

    “大哥在山上修炼,说是快到练气后期了,得抓紧修炼。要过一会儿才回来。”

    “这孩子,就知道修炼。他爹今天回来,也不知道早点回家。”赵氏嗔道,心里却很是为自己这修仙的孩子骄傲。

    虽说只是赵氏家族一位庶出的女儿,赵玉莲小时候也是上过族学的,而且琴棋书画学得都还不错,所以现在才开了这么一件字画店,专门从凡俗界掏一些精品来这出售。

    作为当时颇有些才名的女子,她那会不怎么看得上贾盛这个入赘的丈夫,出身低,也没多少学问,也就是人长得还算端正,做事勤快。

    不过没想到的是,和贾盛成亲后,她不仅生出了一个有修仙资质的孩子,让自己在家族中地位大大提高。这贾盛更是不声不响,每年从郡城带回大量的银钱,供她们母子生活,还保证了孩子的修炼。

    所以现在,她对自己丈夫是越来越满意。人到老年,老夫老妻了,也没有其他念想,现在生活就挺美好的,唯一盼望的就是大儿子修为更进一步。

    想到这里,她高高兴兴的打开丈夫的包裹,一阵翻找,好奇的拿出几串糖葫芦:

    “你怎么还买了这个?咱们孩子都大了!”

    “这东西含有灵气,修士凡人都能吃。”贾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尝尝,还挺甜的。”

    受杨珍的影响,现在赵府不少人都喜欢吃这糖葫芦。这次过年,不少人都买了它当年货。

    赵氏没有吃,她看出当家的情绪不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大概有点累吧。”贾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却听大门吱嘎一声,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大步走了进来。

    “璃儿,你回来了!”赵氏高兴的喊道。

    这年轻人正是他们的长子赵璃,一个练气六层的四灵根修士。他“嗯”了一声,随后看向贾盛,声音很是急迫:

    “爹,你这次带回多少灵石?我要买丹药,马上就要用,我感觉很快就要突破了!“

    “真的?”赵玉莲惊喜道。

    赵璃没有回答,眼睛热切的看着他父亲。

    贾盛叹了口气,看着儿子,嘴角抽动了几下,却没有出声。

    “当家的,璃儿问你话呢?”赵氏有点心慌。

    “需要多少?”贾盛问道。

    “一瓶培元丹十五灵石,为了更有把握,至少需要准备两瓶,一共三十灵石。”赵璃答道。

    培元丹有祛除体内杂质,疏通经脉的功效,是练气期修士破境时常用的丹药。

    三十灵石,也就是三千银币。贾盛心里计算,如果是往常,自己半年应该能捞上两千,再加上赔偿的那一千银币,勉强也够了。可是现在……

    他看向老妻:“玉莲,咱们家现在还有多少钱?”

    赵氏张大了嘴,似乎明白了,她苦着脸道:“咱们家就是个空架子,多的钱都给璃儿修炼了。现在店里的钱加到一起也不到五十金币,这得维持最低的开销,否则店就开不下去了。当家的,出什么事了?”

    贾盛抱着头蹲了下去,长叹了一口气:“璃儿呀,爹没用,这半年来不但没挣到钱,还赔了些给府里。”

    接着,他把府里查账,找出他做假账的证据,让他赔偿一笔银钱。然后府里又推行复式记账法的事情,都一一说了。

    “现在两个账本对照着来,我还没把里面的关窍搞明白,暂时不敢乱来。”他解释道。

    “秦——婉——”赵璃咬牙切齿:“她一个散修出身,才练气五层的贱人,给她一个郡城总管还不满足,竟然还挡我大道,我……”

    “闭嘴!你还想怎么样,你别忘了人家后面站着谁?”贾盛轻声呵斥自己的儿子。

    “我……”赵璃恨恨道:“我非把她从郡城赶走不可!”

    “你能赶走她?她的公公是紫府,女儿是赵家五百年来最有希望成就金丹的天才!身旁还随时跟着一个供奉大长老。这样的人,咱们家惹不起啊。”贾盛叹道:“若非如此,我又怎么可能乖乖向她低头?”

    “听说今天她和那冯思思又吵起来了。那冯思思的公公可是一位筑基长老,而且还是元均老祖的嫡系后人,她比你更想将秦氏赶走!可是怎么样?她做到了吗?不过就是口头上占些便宜罢了。“

    作为在赵家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人,贾盛清楚这里面各种的恩恩怨怨,这也是为何当时秦氏稍加强硬,他便服软的原因。

    赵璃哑口无言,他不过是赵家一名资质寻常的普通修士,怎么可能奈何得了秦氏,刚才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

    他突然想起一事:“那什么复式记账,谁搞出来的?秦氏不可能知道这些。”

    “是个叫杨珍的小孩。”贾盛把他所知道的关于杨珍的一些事情也说了。

    “这小子虽然不过十岁,但天资聪颖,非常得大长老宠爱,你也别打他主意。”他最后说道。

    这回赵璃却没有听父亲的:“对付不了秦氏,我还对付不了一个娃娃?他既然敢来咱老宅过年,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他饭也不吃,抬脚便朝门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来,从他娘手里取走两根糖葫芦,这才转身离去。

    “你去哪儿?”他娘喊道:“别干啥事!”

    “我不会自己出头的,我去找个傻子。”他扬了扬手里的糖葫芦,得意的说道。

    PS:有在其他地方看到本书的朋友,若是喜欢此书,欢迎来起点,给个收藏、推荐、打赏、月票等等,新书需要你们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