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易道长
    “进来!”屋内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远推门而入,反手将门关好,走上前去,双手抱拳道:“堂主。”

    黑夜里,一个青袍人背对着他站在书桌前,一动不动,仿佛与这黑暗的房屋融为一体。

    若非是他刚才出声,你甚至不会意识到这里有人。

    周远保持着束手低头的姿势,一声不吭。

    良久,青袍人发出一阵叹息:“周远啊!”

    “属下在!”

    “我让你查一件事,你这一去就是两年,可是有了结果?”

    “启禀堂主,属下尚未查到那人下落,不过,”周远清了清嗓子,言语中略带兴奋:“属下查到了他前几年身在何处!”

    “哦?在哪里啊。”

    “在涫阳郡!从许国历一零三六年冬天到一零三七年初秋,这个人在涫阳郡,至少呆了大半年!”

    “嗯,好好说说,怎么找到的?”魏飙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属下。虽然声音依旧平静,不过熟悉他的周远却是从中听出了一丝激动。

    “是!”周远铿锵有力的答道,开始讲述:

    “两年前,属下遵照堂主的吩咐,去镇国殿查询每年的修士异常记录,正好在青州上报的公文中,找到了这位失踪多年的易道长!”

    “嗯,那会老夫正在闭关,你留了个传音符说是要赶去青州,为的就是这事?”

    “对!”周远解释道:“堂主有过吩咐,此事只能口头向你报告,是以属下在传音符中也不敢明说。所以来不及请示,便先赶了过去……”

    “嗯,这事你没有错,继续说!”

    “属下到达青州之后,见到了王宫主,据他手下人介绍,年前的时候,桑洲有人发现了一件名为元灵水胎的宝物,引起了一番抢夺……”

    “其中就有这易道长,只不过他筑基修为,虽然手段繁多,最终却是铩羽而归,还将自己弄伤了……”

    “元灵水胎?”魏飙踱步沉吟:“他一个没有水系灵根的修士,为何也参与争抢?”

    “属下不知。”

    “哦,老夫这是问道于盲了,”魏飙自失的笑笑:“听说这宝物后来被人抢走了,那王宫主有没有跟你讲起这事,实情究竟如何?”

    “这个……”周远有些尴尬:“属下能和王宫主说上话,完全是因为堂主的缘故。至于那宝物丢失的详情,王宫主不说,属下也不敢多问。”

    “这个王启年!”魏飙恨恨的骂了句,重新回到刚才的话题:“后来如何,你且接着讲。”

    “后来,青云宫修士将他伤势治好,却也依照宗门规矩,查验和记录了他的令牌信息。上面正是他本人的姓名,易金波。”

    “这么说来,他失踪了两年,一直没有隐姓埋名?”魏飙问道。

    “堂主明鉴,确是如此!”周远答道。

    “有没有可能他人冒充?”

    “可能性不大。由于这位易道长令牌信息缺失数年,当时还特地核对了他令牌上的精血和法印,都很吻合。”

    “据此人解释……”周远深吸一口气,将后续情况托盘而出:

    “他缺失记录的这几年,乃是寻了一个隐秘处闭关修炼。这在我许国修仙界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当时青云宫的执事并未为难他,只是按照惯例将这些讯息报给宗门镇国殿,这才被属下查到。”

    “紧接着,属下寻到当时治疗易道长的师长,获得了他的画像。”

    “只是,画像上的面目,与他本人,却是有不小的差距……”

    “属下猜测,易道长那几年,很可能就是用这副面目行走江湖……”

    “因此,属下从他五年前消失的邵州,到两年多前出现的青州,画了一条直线,圈出这条线附近的邵、云、梁、青四州。属下判断,他既然隐没身份,想必不会进入任何一座会查验身份的县、郡、州城,很可能只在城外行走。但这么一大片地域,他就算是一直在郊外,也不可能不留下踪迹。”

    “于是,属下从青州查起,每个郡耗费一两个月时间,寻找有无见过他的目击者。还算运气不错,这个月在涫阳郡,终于是找到了此人的踪迹。”

    周远虽然描述的轻描淡写,但可以想见,这两年来,他一个郡一个郡的查询,行程跨越万里。这期间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

    魏飙微微颔首,对这位心腹大为满意,做事肯动脑子,也有股蛮劲。

    只不过他性子冷淡,面上依旧没什么表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周远停顿片刻,见堂主没有提问,于是继续说道:

    “在涫阳郡外,有一座破败的道观,名白虎观,属下正是在那地方,遇到了一群乞儿。据他们坦露,这位易道长五年前冬天来到这里,将他们全部驱赶,一直住了有大半年。直到第二年初秋,此人离开,这群乞儿才敢重新回到道观。”

    住了大半年?魏飙手指轻叩书桌,陷入了沉思。

    莫非此人这些年来寻找的东西,就在涫阳?

    那他为何又在青州出现,是因为听到元灵水胎的消息,还是在涫阳已经得手,所以离开?

    他仿佛看到前面有一团迷雾,而他,正透着这迷雾,隐隐约约瞅见那人的身影。

    可惜的是,他无法动用宗门的力量,去驱散这片浓雾,只能嘱咐自己的心腹,偷偷查找。

    因为,这本就是他个人私下里的行为。只是这个秘密,他连这位自己最信赖的手下,也没有透露。

    甚至,连宗门的元婴老祖,也被他蒙在鼓里。

    要说起事情的起因,需追溯到十二三年前了。

    那个时候的魏飙,修为还只是紫府圆满。

    他无限怀念那个时代。

    作为一位单灵根土系修士,当时的他,被无数人看好。在青石真人仙逝之后,他更是被认为是接掌庶务殿的最佳人选。

    只不过,云霄宗的殿主或者院长,必须是金丹大长老才能胜任。

    于是,在众人的吹捧和内心欲望的驱使下,他决意一鼓作气,冲击金丹。

    结果,他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