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战国之大秦质子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相互试探
    平野之上,一道烟尘卷拂而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待到这滚滚烟尘散尽之际,一支身穿墨色甲胄的精锐之师犹如一条苍龙一般出现在了远方的地平线之上。

    面色之上显露出的尽是镇定沉稳的神情,手中握持着的皆是锋利无比的兵器,这支行进在那面黑底白字的秦字大旗的士卒们用自己诠释了什么叫做天下精锐。

    这便是过去十年之间纵横天下、至今没有遭遇败绩的大秦锐士。

    在周围近千秦军锐士的铠甲碰撞声中,在左右护卫的秦军骑兵的马蹄踏地之声中,这支黑色军团犹如一条威势尽显的苍龙一般在广阔无垠的大地之上快速遨游。

    这支秦军队伍的目标,正是此次秦、楚两国相王之盟的所在,韩国伊阙。

    就在这支人数近千的秦军队伍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行军即将抵达伊阙之际,队伍前方的道路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名身穿着楚军军服的轻骑。

    面对这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久经战阵的近千秦军立刻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不仅双手将手中兵器握得更加紧密,而且各自的行军速度也降低了一大截,在短短时间之内这支秦军队伍就已经做好了临战准备。

    在秦军队伍发现这名身份存疑的楚军轻骑之时,那名骑乘在战马之上的楚军也发现了不远之处的秦军,随后他的面容之上顿时流露出了和对面那些戒备的秦军完全不同的神情。

    手中缰绳因为秦军队伍的突然出现而越发加快地抖动了起来,感受到身上主人兴奋神情的骏马立刻加快了自己脚下的步伐。

    “来者止步。”

    伴随着对面秦军队伍之中的一声喝止,这名楚军轻骑匆忙停下了自己身下高速奔驰的战马,随后一个纵身便站在了那名出声的秦军士卒面前。

    经过了前方数名秦军士卒的一番盘查之后,这名暂时被确定身份的楚军轻骑拱手一礼,向着从队伍之后走来的一名秦军百将说道:“烦请通报,我有要事求见。”

    “稍等。”

    轻轻打量了一番这名楚军轻骑,刚刚赶来的这名秦军百将撂下这么一句话语,随后整个人向着身后方向大踏步地走了过去。

    走过了秦军这条苍龙的龙首,越过秦军这条苍龙的龙身前半部分,这名秦军百将最终在龙身最核心的一驾战车之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向着战车之上的那名身穿墨色甲胄的秦军将领行了一个最为正式的军礼之后,就听这名秦军百将带着浓浓尊敬说道:“启禀武安君,队伍前方有楚国轻骑到来,说是有要事求见。”

    屹立于这驾被重重护卫其中的战车之上默默听完了这名秦军百将禀告的消息,武安君吴起轻轻放开了刚刚一直紧握身前长剑的双手。

    “带过来吧。”

    “诺。”

    一道简短的命令过后,那名秦军百将迅速转身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再一次出现这驾战车之前之时,他的身后多了几名全副武装的秦军锐士以及那名刚刚求见的楚军轻骑。

    “启禀武安君,楚国轻骑待带到。”

    秦军百将突然而起的这一句话语特别是话语之中那句称谓,立时便让此刻怀着好奇之心打量着前方战车之上的楚国轻骑为之一震。

    他实在没有预料到那位军中传说率领秦军纵横天下、数十年来从无败绩的秦国武安君吴起,竟然会以一个这般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低下头以掩饰自己心中的慌张与激动,这名楚军轻骑赶忙上前一步向着武安君吴起躬身拜道:“楚国骑卒鱼,拜见武安君。”

    “骑卒不必多礼。”没有骑卒鱼想象的那般使人犹如置身尸山血海一般的气势袭来,面对着身前这位普通的骑卒吴起用着一种沉稳之中带着几分温和的语气询问道:“不知骑卒有何要事求见吴起。”

    被武安君吴起话语之中的那份温和感染,楚国骑卒鱼大着胆子回禀道:“不敢隐瞒武安君,在得到秦国前军即将抵达伊阙的消息之后,我国令尹便提前做了迎接的准备。想来此刻令尹正领着伊阙城中先行抵达的楚国先锋等待着秦军到来的消息。”

    “哦!倒是让楚国令尹费心了。只不过令尹盛情如此,吴起若再耽搁行程,倒是吴起的不是了。”

    一句带着笑意的话语之后,武安君吴起的视线再次看向了前方不远处的这名楚国骑卒,“为了尽快赶到伊阙,劳烦骑卒前方带路,我秦国大军随后跟上。”

    “遵命。”

    随后,伴随着武安君的一声令下,周围的近千秦军跟随在这名楚国骑卒的脚步向着伊阙快步进发。

    ……

    一个时辰之后,韩国,伊阙关外。

    “启禀令尹,秦国前军到了。”

    一道在伊阙关外忽然响起的禀报声,顿时引起了在此等候多时的楚国令尹屈宜臼的注意力。

    顺着飞奔而至的楚国骑卒鱼所指的方向,楚国令尹屈宜臼看到了一支军容严整的精锐之师以及在这支队伍之上所飘扬的那面黑底白字的旗帜。

    那旗帜分明代表着,秦国。

    “全军将士,停止行军。”

    不久之后,伴随着秦军方阵之中的一道命令声,这个由近千秦军锐士所组成的队伍最终停在了楚国令尹屈宜臼前方不远处。

    看着从前方不远处那辆被秦军锐士重重护卫其中的战车之上走下来的秦国武安君吴起,楚国令尹屈宜臼连忙加快了步伐迎上前去。

    等到武安君吴起、楚国令尹屈宜臼两人最终站在一起之时,楚国令尹屈宜臼率先向着武安君吴起躬身行礼:“楚国屈宜臼,见过武安君。”

    “秦国吴起,见过令尹。”在楚国令尹屈宜臼见礼之后,他面前的武安君吴起也是连忙躬身回礼道。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楚国令尹屈宜臼年长武安君吴起许多,该是武安君吴起首先向令尹屈宜臼见礼的。

    只不过一来秦国如今的国势比之楚国强大不少,二来武安君吴起如今传扬天下的声名,这就使得令尹屈宜臼首先向着后辈吴起见礼。

    两人之间互相一番见礼之后,望着眼前这位楚国令尹,武安君吴起颇有感慨地说道:“令尹,你我上一次见面还是五年之前吧。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晃五年时间都已经过去了。”

    “是啊,五年之前的那一次曲沃之会,宜臼有幸陪伴我王前往,正是在那次盟会之上你我二人才初次见面。”

    “虽然五年之前是宜臼和武安君的初次见面,但是在那之前宜臼可就是对神交已久了啊。武安君不仅辅佐当今秦公光大秦国,更是率领秦军取得了一场又一场大胜。”

    “秦国能够有今日这般强盛的国力,秦国能够有今日这般令天下诸侯都心中叹服的地位,武安君功不可没啊。”

    借着他的话头毫不避讳的话语大大赞扬了一番武安君吴起之后,眼见对方脸上尽是满意的神情,楚国令尹屈宜臼趁着这个机会开始了自己的初步试探。

    “刚刚武安君提到了五年之前的那次曲沃之会,屈宜臼倒有一事想要向武安君请教一番。”

    “哦?”

    听到令尹屈宜臼说出请教二字,武安君吴起原本并没有生出多少波澜的内心,立时便生出了几分警惕。

    脸上依旧保持着刚刚的笑意,武安君不动声色地向着令尹屈宜臼询问道:“既然令尹能够询问吴起,吴起自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不知道令尹想要问的究竟是何事?”

    听到武安君吴起的询问,对面楚国令尹屈宜臼脸上的神情也是一变,随后只听他沉声说道:“五年之前,秦国、我楚国曾和与会一干诸侯订立下盟约,五年时间内天下诸侯不再相互征伐。”

    “从过去五年的列国之间的形势来看,这份由天下众多一同签署的弭兵之约确实是十分有效,而整个天下的百姓也因为这份弭兵之约获得了极大的好处。”

    说到这里楚国令尹屈宜臼却是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在过去的五年之中,天下之间也不是说没有大规模战事的。”

    当听到楚国令尹明显是若有所指的这句话语,武安君吴起立刻意识到了面前的这位楚国重臣接下来要提到哪国了。

    韩国!

    “就比如武安君与我此刻脚下所站立的这片韩国的疆土,不久之前秦国所率领的伐韩大军可是刚刚才从这片土地之上撤回各自国土啊。”

    事实果然如同武安君吴起所预料的那般,楚国令尹屈宜臼下面的这句话便就提到了韩国,甚至还意有所指地在说秦国是在借助韩之名、行伐韩之事。

    面对令尹屈宜臼话语之中这层有意无意的含义,武安君吴起脸上依旧带着那份轻松的神情,双眼没有半分慌张地看向了对方。

    “此事实在是因为韩国国内权臣阴谋篡逆,我秦国在一众诸侯的请求之下才出兵助韩的。在帮助韩侯重新登上国君之位后,我秦国也是在第一时间便率领联军退出了韩国。”

    话到最后武安君吴起却是突然带着几分笑意说道:“若是吴起没有记错的话,在那强烈要求我秦国出兵的诸侯之中也有贵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