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看望
    戌时三刻,行坊小院

    许佳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美人,笑意吟吟:“兮静,何大人看了你的画像很满意,今晚,你就要过去侍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记住,乖些。”

    兮静躺在床上,她刚刚被喂了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看着屋顶,心中茫然,不过半天时间,怎么就这样了?

    许佳还在絮絮叨叨:“这药的分量,许姨细细斟酌过,等你到那,也就能动弹了,但你可别打歪主意,成一门是逸散门比不了的。你要乖乖听何大人的话,不然,你师父师兄都得以死谢罪。”

    以死谢罪?可是,他们明明无罪。兮静闭上眼睛,不去听许佳的碎碎念。

    她们没注意到,一道身影从窗口一闪而过。

    小桥流水里,韩越善等人还在焦灼等待,索性也没等多久,师父就回来了。

    陶紫看着从外面冷脸走回来的师父,心中沉了沉,知道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他道:“确定了,兮静在那里,画像被那个劳什子何大人看上了,今晚就要送她过去。”

    韩越善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她敲了敲桌子,还算冷静,分析道:“秋胜宴于三天后正式开始,根据往年的规矩,这几天晚上都会在秋明小筑举行小宴。小宴大致于一个时辰后结束,送人,要么是在小宴开始前,要么是在小宴结束后。”

    于韩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位大师姐,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这些事情连他都不甚了解,但转念一想,或许是越善打听过。

    殊不知,韩越善的想法跟他一模一样。

    流香忽然在此时走了进来,道:“春姑娘叫人传了口信。”

    陶紫抬头看过去,在斗篷的遮挡下,一切看起来都很朦胧,只是外界的声音却越发清晰。

    “那位何堂主的弟弟今日带了一位小门派的姑娘参加宴会,那姑娘看起来很不情愿。她还托楼里的一位姐姐打听到那姑娘已经陪了何大人三天,何大人打算在今晚换人了。”

    韩越善皱起眉头,语气却很是感激:“多谢几位姐姐帮忙。”

    流香没有白天时的轻佻,严肃开口:“春姑娘说了,我们只是凡人之身,本不该参与这些事情。所以希望各位动手的时候,别将我们扯进去。”

    他们自然是应下的。

    于韩等流香走了之后,较为含蓄的说道:“其实,我也是个凡人。”

    韩越善拍了拍他肩膀,道:“一会出去后,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们做的事情与你无关。”

    “行。”他迟疑了一下,又道,“如果你们运气不好,我尽量帮你们收尸。”

    逸散门师徒:……

    韩越善忍不住说了一句:“还是不是朋友了。”

    他幽幽道:“你从前不也动不动就说帮我收尸吗?我记得坟墓的地点都给我选好了。”

    陶紫看着自家师弟被哽住,手再度敲了敲桌子。

    他们以为她又要分析,齐齐看过来。

    她沉默了一下,她能说自己只是随手的敲了一下吗?

    师父最先疑惑开口:“阿紫?”

    陶紫咳了一声,道:“师父,那院子里都是什么修为的人?”

    “一个筑基初期,三个炼体期,十个普通人。”

    韩越善松了松眉头,道:“既然如此,应当好办。”

    陶紫却摇了摇头,平静道:“没那么容易,那何大人的名声可不好,我们上一秒把兮静救走,下一秒他就能去逸散门找麻烦。”

    他一拍桌子,骂道:“他们不占理,还敢找麻烦?我们不直接去找他们要人就算客气了!”

    于韩忍不住在旁边提醒了一句:“要是不敢,你们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

    韩越善被这话呛住,陶紫应了一句:“从之前的作风来看,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不做理会。我们若是直接过去,哪怕他们把人交出来,事后也会因为失了脸面而找我们麻烦。毕竟,不是没有小门派因为这种事情消失过。”

    “这么嚣张?当时南翼门都没敢这样对我们。”

    师父督了自家这个傻徒弟一眼,道:“他们可不是一个层次上的门派,成一门有的是法子让我们正常消失。”

    陶紫补了一句:“不正常都行,旭甲门管得了南翼门,但管不了成一门——成一门有明岚宗的护佑。”

    韩越善无奈,其实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一个门派被另一个相差不大的门派灭门,可能会有人出于道义规矩管一管,但相差太大,除非是圣人,否则谁会管你,同情你倒霉而不是说你没眼力见都是好的了。

    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

    于韩越听越茫然,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救?”

    陶紫看了看他,他识趣的不再问,并且起身告辞。

    等他走后,韩越善掏出了一张地图。

    师父懵了一下,问道:“这是?”

    “地图。”

    不久后,他们定下行动路线。

    陶紫补了一句:“不正常都行,旭甲门管得了南翼门,但管不了成一门——成一门有明岚宗的护佑。”

    韩越善无奈,其实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一个门派被另一个相差不大的门派灭门,可能会有人出于道义规矩管一管,但相差太大,除非是圣人,否则谁会管你,同情你倒霉而不是说你没眼力见都是好的了。

    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

    于韩越听越茫然,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救?”

    陶紫看了看他,他识趣的不再问,并且起身告辞。

    等他走后,韩越善掏出了一张地图。

    师父懵了一下,问道:“这是?”

    “地图。”

    不久后,他们定下行动路线。

    陶紫补了一句:“不正常都行,旭甲门管得了南翼门,但管不了成一门——成一门有明岚宗的护佑。”

    韩越善无奈,其实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一个门派被另一个相差不大的门派灭门,可能会有人出于道义规矩管一管,但相差太大,除非是圣人,否则谁会管你,同情你倒霉而不是说你没眼力见都是好的了。

    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

    于韩越听越茫然,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救?”

    陶紫看了看他,他识趣的不再问,并且起身告辞。

    等他走后,韩越善掏出了一张地图。

    师父懵了一下,问道:“这是?”

    “地图。”

    不久后,他们定下行动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