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动手(三千字)
    一刻钟后,陶紫收起韩越善新画的地图,指着自己按照韩越善所绘地图画出的新地图道:“这里是行坊去安街的必经路,这个街口,四通八达,守卫极其分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越善,你和师父守在这,直接抢人,然后从这里离……”

    韩越善懵了,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道:“等等,师姐,为什么要直接抢人?这会被发现的,毕竟除了我们,没人会去抢兮静。还有,为什么一定是去安街?”

    陶紫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我今天出去打听了,那些门派带来的亲友一般都会住在这条街上,那位何堂主的弟弟应该也是住在那。从秋明小筑到安街,约半个多时辰,如果他骑马,可能也就一刻钟不到。”

    她顿了顿,又道:“以防兮静已经被送去那边,我会去一趟安街。你们如果没守到兮静,就去那边寻我。”

    她将逃跑路线详细讲了一遍,韩越善努力记下那些地点标识,居然没注意到大师姐只回答了他一个问题。

    戌时六刻,师徒两个赶向那个街口。

    没人注意到,大师姐走向了行坊,而非之前说好的安街。

    她一路不紧不慢的走去,到了行坊,才打开韩越善画的简陋地图,按着上面的路线找到了院子。

    院子灯火通明,她忍着剧痛运行体内寥寥无几的灵气,动用了自己所会不多的技法之一——匿踪诀。

    这是专门为体修而创的灵技,只需要少量灵气与肉体相配合即可最大程度的隐匿身形,加之体修元神本就不起眼,在境界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其他三类人修很难察觉到体修的存在。

    其实,她本不必动用匿踪诀,筑基初期的神识并不强大,未必能察觉到她的存在,只是她想试探自己那废得差不多的灵脉在实战中可以用到什么地步。

    现在看来,痛归痛,但出乎她意料的可用,灵脉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被毁得彻底。

    她悄无声息的潜进院子,几乎在进去的那一刻她就确定了兮静所在的房间。

    陶紫朝着最右边的房间潜去,许佳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兮静,许姨本来没几年好活了,但成一门许诺,只要你乖乖听话,他们就给药,让许姨活下去。兮静,就当是为了许姨,你乖点。”

    她勾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待里面只剩她们两个后,从窗口越了进去,许佳那时候正给兮静上妆。看见她的那一刻,许佳还没喊出声就被打晕了。

    陶紫扶住她的身子,将她轻轻放倒在地,走到兮静身边,将她头上的头饰全部摘下。

    兮静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夜行衣,看不出男女的人,拿手沾着面盆里的水写道:你是谁?

    她轻笑着微不可闻的回了一句:“复仇之人。”

    听着这男女难辨的声音,兮静茫然的看着她,下一秒,她瞪大了眼睛。

    那神秘人竟拿着一把极细的小刀在许佳的脸庞画出了一道伤口,然后将一小瓶里的白色液体顺着伤口倒入。

    更让她震惊的是,那液体竟从伤口处流了进去。

    她还想细看,神秘人却往她头上扔了一件衣服,挡住她视线,与此响起的是一道戏谑的声音:“小姑娘,血腥的画面不适合你。”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衣服被拿走,她看见许佳正站在她面前,表情僵硬,可是……可是许佳的身子分明还在地上!

    再看看躺在地上的许佳脸上的红头盖,她脑中一轰,明白了,人皮面具,真正的人皮面具。

    兮静僵在那里,神秘人毫不在乎,直接上手帮她脱衣服,将她身上的衣服换到许佳身上,而后把她拦腰抱起,送到了床底。

    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被握住了脚踝,便再次蹲下来低头看兮静。

    兮静艰难的指了指一个地方,努力吐出话语:“那里,药,让人没有力气。”

    “许佳”站起来看过去,脸上的笑容诡异至极,殊不知,面具下的她笑得极为欣慰,这孩子总算是狠下心了。

    她将药物粗鲁的灌到许佳口中,然后将红头盖盖上,外面正好传来声音:“许婆子,快些,时间要到了。”

    “许佳”垂眸直接将许佳抱起,慢慢走了出去。

    外面的人都没察觉到不对劲,就这样看着她将许佳抱进了轿子。

    “起轿!”

    四个成年男子稳稳当当的将轿子抬了出去。

    “许佳”微微一笑,走回房间。

    没多久,于韩在这里担任守卫的属下忽然在转弯处发现了一位小姑娘,走过去翻过来一看,脸色大变。

    “许佳”慢慢跟在轿子的后面,她知道,会有人劫轿,此时,是亥时二刻。

    亥时一刻,何应安揽着怀里的小姑娘起身笑道:“诸位,我还有事情,先告辞了。”

    “何大人,慢走。”众人纷纷殷切相送,在这区域的人几乎都是普通人,身份最尊贵的莫过于何应安。

    到了外面,何应安随手将怀里的姑娘交到属下手里,又笑着拍了拍她的脸,道:“本大人现在要去救新的美人,就不要你了。”

    小姑娘死死瞪着他,却不敢说话。

    三天前从怀抱希望到绝望的愤怒,她现在都清楚记得,如今,又要有一个人与她一样了。

    时间回到亥时二刻,他骑着马到了约定的地点,看着不远处的轿子,笑容恶心。

    在一番假到极致的战斗后,他掀开帘子,道:“姑娘莫怕,我是来救你的。”

    姑娘自然是没有说话的,他也不在意,以为她是药效没过,便直接将她抱到马上,策马奔腾。

    路上,他纳闷的多摸了一下姑娘的腰,这腰,怎么有些不对劲?似乎赘肉多了些。

    等出了旭甲城,他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兴奋,压低声音道:“姑娘,我乃明岚宗中人,素来看不惯那何应安的所作所为,这才出手相救,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

    他边说边把头盖掀下,月光下,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啊!!!”

    惨叫声响起,他从马上掉了下来。

    “快来人!快来人!”

    脚步声不急不徐的响起,他哆嗦着指着许佳道:“杀了她,杀了她!”

    没有任何动静,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抬头一看,一个带着斗篷的人在自己身后,而那两个护卫正倒在不远处,已是没了声息。

    “你……”他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个人,反应却是极快,“你别乱来,我二哥是成一门管事堂堂主,我的大哥可是成一门内堂的执事!”

    陶紫轻轻一笑,一把刀出现在手中,她慢慢道:“何应安,你可还记得药明门的那个小姑娘?”

    何应安脑中空白了一下,他当然记得了,就是那个女孩害得自己失去了修炼的机会!

    看着他扭曲的面孔,陶紫蹲下来,他想反抗,却被她制住,当发现小刀在自己手腕上移动时,他疯狂挣扎起来,喊道:“你知道我姑奶奶是谁吗?”

    “是谁?”她边说边在他手腕上划了一道伤口。

    “何浅衣!她可是明岚宗的三师姐,青岚天尊的嫡传弟子!你要是敢动我,她不会放过你的!”

    陶紫笑了起来,三师姐啊,这排名变得真快。

    何应安说出这句话后,就好像有了无穷的勇气,厉声道:“你还敢笑?她会杀了你的,识趣点就放开我!”

    她慢慢的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忘了,你这个姑奶奶已经救了你一次,在岳柒染面前。”

    他僵住身体,不可思议的扭头看着她,连挣扎都忘了:“你……你是谁?”

    “我啊,一个从地狱爬出来实现诺言的人。”

    陶紫一刀一刀的划着,回忆般道:“那个小姑娘的师父说什么来着?哦,他要你千刀万剐,要你葬身火海,我们一个一个慢慢来吧。你放心,我技术很好的。”

    刑堂折磨人的手段,有不少可是从她这学去的。

    为防有人路过,她先给他灌了药,再慢慢一刀一刀的割着。

    他痛到脸庞都在扭曲,却无力喊叫。

    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真是对不住,太久没亲自动手了,手生,多谅解谅解。现在第几刀来着?好像三百刀了?算了,既然记不清,就重新开始算吧。”

    她欣赏着眼前人的绝望神色,宛若宽宏大量般开口:“诶,还是做点好事吧。”

    她收刀站了起来,不等何应安喘过气,她就将许佳和另外两名护卫丢到了他身上。

    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他在痛苦中发觉有水落到他身上,这是什么?

    睁眼努力看去,那魔鬼正拿着火把看着他,不知为何,他觉得“他”在笑。

    火把落到了他身边,大火瞬间燃起,他明白了,落到他脸上的是燃水!

    可他无力挣扎,葬身火海,难不成,他当真要葬身火海?

    恍惚间,眼前出现了一个艳丽到极致的魔鬼,她曾经说过的话穿过时间在他耳边响起:“何应安,千刀万剐,葬身火海,如何?”

    是她!

    那个叛徒,那个异族,她回来了!

    ------题外话------

    补上前天的一千字,修改了好几次,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