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嫁给摄政王后我躺赢了 > 章节目录 第100章留他一条性命
    之前白苏并没有注意到唐裕有中毒的迹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绷带解开之后,看着依旧血淋淋的伤口,白苏才注意到不对劲,连忙从医药箱中拿出一根银针在伤口处试探了一下。

    银针并没有变成黑色的,不过白苏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了。

    “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军火库,竟然藏着如此阴狠的毒药,此毒名为无痕散,即便是在高深医术大夫也不宜察觉,但是却会让伤口没有办法愈合,甚至还会慢慢的溃烂,直至死亡。”白苏从药箱中取出了一包银针,按照穴位分别扎在男人伤口处。

    白苏继续说道,“幸好你这毒发现的及时,若是在晚些,怕是华佗在世也没有办法了,我先用针灸防止毒性的扩散,至于解药我怕是需要一些时间研究。”

    “军火库的机关术与南平侯有关系,或许南平侯府会有解药,你要不要让嘉沅郡主想想办法。”白苏小心翼翼看了唐裕一眼。

    这种毒药他也只是在医书上看到过,从未接触过,即便是研究解药怕是也要耽搁一些时日,白苏害怕唐裕伤口耽搁不起,才会如此提议。

    “不必了,你尽快研究解药吧。”唐裕不想将小姑娘牵扯进来。

    白苏没敢继续多说,只是将银针从肌肤上取下重新放回药包中,顺便给唐裕留下了抑制毒药的药膏。

    顾莞莞只是嘴上答应了唐裕不在关注曾微的事情,但是实际行动却真实的很。

    骄阳似火,顾莞莞让丫头帮自己换上了一身男装,玉冠束发,腰间挂着价值连城的玉佩,宛若一副偏偏公子的模样。

    以免被娘亲发现,顾莞莞偷偷从后门潜出府邸,上了松柏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顾莞莞故意要隐藏身份,用的是低调的普通马车。

    顾莞莞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青楼了,不免轻车熟路了一些。

    顾莞莞领着松柏进了潇湘馆内,楼内那些长相妖艳的姑娘看到顾莞莞这般粉雕玉琢的小公子,不免齐刷刷的凑了上来,不过在老鸨的一个眼神下,又都知趣的退到一旁。

    老鸨在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识破了顾莞莞这女儿身的身份,却并没有揭穿,笑着说,“公子今日过来可还是要找豆蔻姑娘。”

    “是的,不知道豆蔻姑娘有没有接客,若是不方便我改日在过来。”顾莞莞将那翩翩公子的识趣知礼演绎的淋漓尽致。

    老鸨笑着说,“那能让公子多跑一趟,豆蔻姑娘没有接客,在楼上休息呢,要不要我带公子上去。”

    “不必麻烦了,路我熟,自己上去就行,不耽搁妈妈做生意了。”说完顾莞莞摇着折扇大步流星的往后院走去。

    松柏紧随其后。

    老鸨不免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这豆蔻招惹的究竟是谁家的姑爷,竟然让这姑娘三番五次的找上门。

    改天她定是要好好提醒豆蔻一声。

    现在这姑娘还只是在找豆蔻的麻烦,若是这件事情闹大了,影响的可是她潇湘馆的生意。

    顾莞莞轻车熟路往豆蔻卧房内走去,许是现在还是白日的缘故,这潇湘馆内还算是冷清。

    来到曾微房前,顾莞莞轻轻敲了几下门,可是房间没没有一点回应。

    顾莞莞试图推了一下,发现房门并没有上锁,伴随急迫心情顾莞莞没有等到对方同意便不合时宜的推开了对方房门。

    坐在梳妆镜前的曾微一身红衣,桌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曾微拿着一张人皮脸未等盖住自己粗犷的容颜,后知后觉的从梳妆镜内看到意外闯入的顾莞莞,一脸愣怔的盯着自己的动作。

    谁能想到,这美艳动人潇湘馆第一头牌竟然是个男人,还是一个长的并不好看的男人。

    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心口蔓延,在对方放下人皮脸站起来的瞬间,顾莞莞脚步虚浮往后退去,声音都带着丝丝缕缕的颤抖,“你不是曾微,你究竟是谁。”

    男人一身红衣似火一般妖艳,一双眼睛泛着浓烈的杀意,手中拿着一把匕首一步一步朝着顾莞莞走来,男人也没有料到,自己这守了五年的秘密,竟然意外被这个小姑娘撞破了。

    男人嘴角扯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冷声道,“我当然不是曾微了,从始至终我也没有承认我是曾微。”

    “你让我寻找画像中的女子才是真正的曾微对不对。”在这危险之间,顾莞莞脑袋转动的迅速,立马反应过来这中间不同寻常。

    脚下的步子却还是不同往后退,余光撇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地方,她要确保松柏闯进来的刹那能将自己救下。

    “没想到嘉沅郡主竟然这般聪明。”男人倒是没想到顾莞莞竟然这般快反应过来了。

    这个男人能替曾微在这个青楼里受罪,就足以说明男人对真正的曾微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帮忙寻找曾微的下落。

    顾莞莞拿捏准了男人的软肋,在男人的步步紧逼下,顾莞莞急忙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曾微的下落了,你若是将我杀了,就没有人知道曾微的下落了。”

    “那嘉沅郡主可知道曾微的下落。”男人片刻的心软下来,他在赌。

    赌唐裕对顾莞莞的心软,赌唐裕会因此将曾微的下落告知顾莞莞。

    顾莞莞计算好距离,转头对外呼喊了一句,“松柏。”

    守在门外的松柏听到声音后,一脚踹开房门提剑冲了进来,顾莞莞生怕误伤了自己,留下一句话便跑了,“留他一条性命。”

    在松柏进来的刹那,男人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谁能从皇家暗卫中逃命,或许武功高强如唐裕那般人物还有机会,他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男人手中的匕首随之掉落在了地方,没有顽抗挣扎,直接任由松柏将自己的手绑了起来,男人声音低沉说,“不要被人发现我的身份。”

    松柏对于房间内的事情虽然浑然不知,但是看眼前的情景已经猜的七七八八,用一条娟帕将男人的脸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