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抢你的男人
    “屏风可不是最好的,这些个缸啊瓶啊的也差不多,最好还是得瞧你面前的楠木案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这一张,顶得上院子里的所有了。”

    柳萍萍一语再次惊愣了颜卿,“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有点玄乎,这些物件真要是有你说的那么好,怎么还能在杂物间里积灰?”

    “这可就要问你家宋彪了,嘿嘿,等他回来你问他吧。

    不过,请我吃香的喝辣的可不能忘。

    我的好姐妹是财主婆了,只是想想就好兴奋。”

    柳萍萍沉浸在无限的兴奋之中,大手一挥,“今天我给你做个红烧肉,庆祝一下。”

    “这可太好了,我是有口福了。”

    看着好友永远都是活力四射的模样,颜卿总是能被她感染。

    她不知道柳萍萍怎么总是这么有精气神儿,但这不妨碍她喜欢。

    “什么口福,我也尝尝。”

    这时,从门口传来宋彪低沉略带粗糙的声音。

    两人惊讶的看去,真是宋彪回来了。

    “你回来了。”颜卿说着话迎上去两步,这才想起来手里还拿着脏帕子。

    “见过宋老爷。”一开始的惊讶之后,柳萍萍就淡定下来,从容的迎上宋彪的眼神。

    撞都撞上了,还不是要面对,怎么也不能给卿卿丢人。

    “哟,家里来客人了,见过啊。

    卿卿,这是你的小姐妹?”

    本来说不回来的宋彪,去了一趟堂子,发现并没有什么事儿,坐一会就回来了。

    自然是有人留他,但架不住他心头惦记着家里的人,这就回来了。

    “这是萍萍,是我在家时的好姐妹,当家的见过的。

    萍萍刚才说要给我们做红烧肉来着,当家的不知道,萍萍做菜的手艺一绝,我都是跟她学的呢,可不是有口福了么。”

    比起当家的这个称呼,宋彪还是更得意颜卿唤他相公。

    但这不是有外人在么,小媳妇儿肯定是不好意思了。

    她这小姐妹也有些意思,宋彪里的那日她还在街上拦他来着。

    她媳妇儿这才成婚没几日就又上门来了,倒是对他媳妇儿有几分真心。

    “这可感情好,是我赶上了,那我就尝尝姑娘的手艺。

    不过这客人上门来做饭,可是我的不是了。”

    “宋老爷说的什么客气话,我还不请自来呢,还是我的不是了,那我岂不是要无地自容,赶紧走了。”

    还是那句话,撞都撞上了,怎么也要应付过去。

    柳萍萍心想,本小姐这么自来熟的性子,应付你还不是绰绰有余。

    果然,宋彪哈哈大笑,“可别可别,姑娘要是走了,卿卿还不是要生我的气了。

    到时候别说是口福了,热乎饭都捞不上一口。

    唉,你们怎么把这些搬出来了,都挺沉的,搬这做什么,不知道坐着歇会儿。”

    进门看到院子里堆的这些东西就想问了,这才有机会开口。

    只是,看他的深情仿佛并不像是在乎这些东西的。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还是作为主人的颜卿开口。

    “本来是想着趁今天天气好搬出来透透气,不成想萍萍过来做起了帮手。”

    颜卿并没有问关于这个物件的价值,若是假的怕萍萍尴尬。

    若是真的,万一宋彪不想让人知道呢?

    或者,是有些什么别的原因。

    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在杂物间里积灰的。

    不管是出于哪一种可能,到时候都不好相处,还是等私下里再试着问问他。

    “行了,你俩也别弄这个了,我来吧。”

    宋彪大手一挥,直接解放了两人做苦力,两人就往厨房去了。

    “那我们去做饭。”

    进了厨房,柳萍萍又回头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正甩开膀子搬东西的宋彪。

    颜卿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刻她神色复杂。

    “卿卿?”

    “嗯,怎么了?”

    颜卿背对着她准备食材,只当她是在叫自己,下意识就答了。

    结果,柳萍萍呵呵呵笑起来,“我唤你卿卿,跟他唤你卿卿,有什么不同?”

    听出来她明显是在打趣自己,颜卿回头来嗔她一眼,呸了一声,道:“当然不同,等你以后成了婚就知道了。

    老实说,你是不是思春了?”

    颜卿不是不会回嘴,只是在熟人面前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

    柳萍萍也过去帮忙,都是在家做惯了的,说话也不耽误她手脚麻利。

    两人挨得极近,柳萍萍凑着肩膀轻轻的撞颜卿的肩膀,微皱着鼻尖儿放出豪言壮语。

    “就是思春了,哼,你别在我面前得意,再表现出宋彪有多好来,可要小心我给你抢了,看你哭都来不及。”

    明知道她是开玩笑的,颜卿也就顺着她的话接了,“你要啊,给你就是,哪里还用得着你抢。

    要不,我现在就出去跟他说?”

    “哎哟喂,卿卿唉,你现在是跟没出嫁的时候不一样了,胆子都变大了。

    你这话要是让你男人听到了,还不是要吃醋,他怕不是要以为你心里只有我,没有他了呢?”

    “这还不是都跟你学的,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可不怪我,没出嫁之前可不是这样的,要学也是跟你男人学的。”

    柳萍萍突然噤声,又回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确定宋彪没有往这边来,才凑在颜卿耳边压低了声音问。

    “你可要注意了,他手下可还管着两个私窑的,那里面什么货色没有。

    男人哪有不偷腥的,你可得多留个心眼儿。”

    这事儿,颜卿还是头一次听说,以前她只知道宋彪手下管着赌坊。

    “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

    “街上听来的,你俩成亲那天有人说起,我就听了一耳朵。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这事,不管怎么的你都要多留一个心眼。”

    颜卿心中打突,手上的动作都愣了愣。

    转念又放松下来,笑道:“他以前是什么样子,成婚后还能指望他为我就改了模样吗?

    只要,他不把那些龌蹉事摆在我面前来恶心我。”

    这话颜卿说着自己都能感受到心酸,她如何想与别人分享丈夫?

    想上辈子她与连世康做妾,不仅要看她迎娶正妻,还要看他一个一个妾氏进门。

    那种痛苦委屈,她再不想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