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女为悦己者容
    他知道?他知道什么?

    还不会负她?

    简直胡言乱语!

    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明白了,他还来做什么?

    上次之后,他还不明白吗?

    颜卿以为,经过了上次的事之后,连世康该是恨她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现在看来,他怕不是魔障了?

    还是说,他被宋彪打傻了?

    此时,颜卿脑中翻腾出一句话,那是她和柳萍萍从前玩笑时说起的。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如今,放在连世康这里,是不是最合适不过?

    颜卿并不想再与他牵扯,也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更何况这还是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又眼多嘴杂。

    刚往旁边走了两步,准备绕过他离开,又听连世康说。

    “过几日我又要上京科考,你等我回来。”

    或许是知道颜卿顾虑什么,这回连世康不再动手,倒是让颜卿松了一口气。

    他上不上京,科不科考,都与她无关,话她必须说清楚。

    “连世康,你莫要再说任何让人误解的话。

    还请你清楚,我是宋夫人。

    日后,莫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在这里祝你科举高中,鹏程万里。

    你我,再不相见。”

    说完,颜卿疾步离去,留下连世康独自在原地。

    再不相见?何必说这般伤人的话?

    连世康直觉得心像是被人捏住一般,疼得他呼吸都困难。

    看着她的背影,连世康心下暗暗发誓,他这次一定高中,再回来救她。

    “卿卿,你等着我,一定等我。”

    这一幕,被一直跟着的老四看的清清楚楚,忍不住啐了一声。

    “呸!狗东西。”

    就在连世康动手要去牵颜卿的时候,老四已经站了出来准备冲上去捉奸。

    要不是颜卿躲得快,他根本收不住腿,也收不住他愤怒的拳头。

    大街上,当着来来往往的人,竟然就迫不及待的要上手了。

    一对狗男女,简直水性杨花不要脸。

    他心头把两人骂了不知道多少回合,结果颜卿竟然躲得比他的步伐还快。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四赶紧收了腿,又转回去躲着看。

    他躲在一个卖杂物的商贩摊子后面,这一进一出看得摊主眼睛都直了,差点赶人。

    幸得是他反应快,给了商贩一块碎银,商贩这才闭了嘴。

    因为离得近,两人的动作神态,还有说的话都被老四听得清清楚楚。

    那小白脸明显是还不死心,明摆着是要勾搭他嫂子。

    他嫂子话里话外的意思,老四觉得他是听明白了的,就是要跟这小白脸一刀两断。

    但是,连世康这小白脸说那话什么意思?

    两人到底是在打哑迷,话里有话?

    还是,根本就是小白脸单方面的纠缠他嫂子?

    娘的,他大哥不在家,这事儿不好办啊。

    万一他捉奸捉错了,嫂子并没有给大哥带绿帽子呢?

    最后,冲着颜卿那句再不相见,老四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娘的,他只要看住了嫂子,不给这小白脸机会,等到大哥回来,也算是交差了。

    到时候,究竟要怎么处理,大哥自己决定吧。

    要不是得跟着颜卿,老四真要现在就先揍连世康一顿,出一出心头的郁气。

    这样的小白脸,老四是最看不上的。

    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嘴上挂着礼义廉耻仁义道德,私下里却惦记着他大哥的媳妇儿,简直猪狗不如。

    老四跟着颜卿,亲眼看着她进了家门,有把房门关上。

    “这才第一天就出幺蛾子,大哥可快点儿回来吧!”

    老四的这些担心,颜卿不得而知。

    本来今天心情还算好,结果尽被连世康毁了。

    颜卿是打心眼儿里希望他快上京,科举高中,然后被派官离开这里。

    她也好眼不见为净,不想再与他有丝毫的瓜葛。

    可惜,这一次他只能堪堪中举,离派官却是远。

    一想到几个月之后他又要回来,颜卿便更是心情沉重。

    这几天都不打算出门了,免得再生事端。

    颜卿不出门,守在外头的老四就好过了不少。

    不用费力跟着,还得小心翼翼不能被发现。

    更重要的,是不用担心再出问题,他也不好跟大哥交代。

    颜卿在家一心做衣裳,速度可是比从前快,照她现在这速度,不等男人回来,几身衣裳几双鞋就能做出来。

    三天之后又是集市,早上起来颜卿就等着柳萍萍上门来。

    倒是没有让她等多久,半上午的时候柳萍萍就来了。

    老四瞧着是个女人,便也没有多在意,心想是嫂子在娘家的小姐妹来找。

    没进去多久,两人手挽手的出来了,还一看就是打扮过的。

    上个街,嫂子也什么要打扮?上次也没见啊?

    这可是让老四心中敲起了警钟,这小娘们儿怕不是来引他嫂子去哪儿的吧?

    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他可是见多了,不得不多想。

    赶紧跟上去,可不敢大意。

    “你家男人也是客气,不过是动个嘴的事,还要特意感谢什么?

    我们俩什么关系,可是太见外了。”

    “正是因为不见外,所以才请你来啊,不然可不理你。”

    两人挽着手,一边走一边说话。

    前几日柳萍萍听带话人说,还当是颜卿有什么事呢,还让她担心了一场。

    结果,却是白担心。

    颜卿早就是收拾好等着她上门来,一说情况就要领着她上街。

    可是柳萍萍却拉住她,说她素面朝天,也不知道收拾自己,硬是拉着她回房上了些胭脂。

    她是觉得,男人不在家,她还是少出门露面的好,

    自己长成什么样,她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才不想上妆。

    柳萍萍可不听她的,“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才不是,女人要为自己。

    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就是自己看着心情也好。”

    她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新奇想法,自己哪能说得过她,便由着她了。

    她如何不知道女人要精心打扮,又如何不想漂漂亮亮,等男人回来她自然是要收拾。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颜卿自己都愣了一瞬,她已经这般信任依赖宋彪了吗?

    出门几天了,也不知道他到了哪里?可还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