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当断则断
    堂子里的人招呼宋彪的声音引来不少人侧目,但没谁敢将视线停留在宋彪身上多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都知道宋彪的恶名,没得不怕死主动去撩虎须。

    宋彪在堂子里扫视一圈,收回视线。

    “最近还安生?”

    “彪哥放心,没问题。”

    “进去说。”宋彪觑了几人一眼,带头往后头去。

    这里人多眼杂,也不是能说话的地方。

    宋彪坐下,很快有茶水端上来,然后就是下头的人报告他不在这些日子的大小情况。

    就算是没得什么不能解决的,但做了些什么总是要让宋彪知道的。

    “别的倒是没什么,上个月荔湾村那个章程的账,到日子该收了。”

    收账本来就是他们日常的活儿,却独独的提了这个章程,自然是有特殊情况。

    “彪哥,这章程的兄弟,听说前不久上京考科举去了。

    要是这回让他考中的话,那咱们这个账恐怕就不好要了。”

    章家有个二十好几岁的秀才,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谁不知道呢?

    章程哪次来赌坊不提他这个兄弟?当初要不是因为这个,宋彪也不能借他那么多银子,怕他还不上。

    “哼,白纸黑字他自己签字画押的,别说是考中,就是真的中了状元,那也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

    当初他自己张口说的三个月,如今期限到了,那就该换钱。”

    宋彪冷哼一声,对这种人他向来都是极度不屑,根本看不上。

    这章家,就算真出个举子又如何,有章程这么个祸害,早晚要阴沟里翻船。

    也是那章匀倒霉,本就不是一母同胞,又是被狠心分出去的长子,结果还是不跟分清跟章家人的纠葛。

    宋彪对这个章匀也不同情,能走到如今这步天地,怪只怪他自己没个决断。

    想当初,在他出人头地的时候,老屋那些人也想来跟他说血脉亲情,是直接被他打出去的。

    他宋彪,没爹没娘,更没有那些所谓的亲人。

    呵呵,当初他们姐弟俩要饿死的时候,也不见他们施舍一口剩饭?

    老子那一些可是跟他们划得清清楚楚,老死不相往来,要饭也别要到他们门口去。

    就算真要饿死,他宋彪也没打从老屋门口走过。

    看他好了再想来攀亲戚,没门儿。

    下头人都等着宋彪定下时间来,宋彪想了想,说道:“后天是最后的期限,点了兄弟后天下午去。”

    “是,彪哥。”

    能在宋彪手下留长的人,那都是摸清了他脾性的人,知道他说一不二。

    “好嘞哥,您出去这趟也辛苦了,这两天就多歇歇,堂子里有我们看着,准保不会出岔子。”

    都是多年过来的兄弟,在情份上当然与别处都不同。

    宋彪也领情,“我再去那边看看,没事儿我就回了。

    有事儿你们直接来家里,这两天我都不来。”

    吃了饭从赌坊里出来,宋彪经直又去隔壁街的私窑。

    听说他回来,水儿是一大早的就精心打扮,扒在门框上望着借口,就等着宋彪来。

    前前后后的加起来,宋彪得有一个月没进她的房了,她早就想的难耐。

    从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那不是因为宋彪真有事出门,而且还没有成亲么?

    如今哪儿能一样,说不得又是被家里那个狐媚子勾得下不得床来。

    再这样下去,那冤家怕都要记不得还有她这个人了。

    陆林上次回去后被老四逮着机会训了了顿,再加上他本来就知道要遭,如今他都是躲着水儿走得。

    今儿一早四哥就回来了,还跟他说大哥也回来了,他这心就七上八下的落不下。

    他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他心头有数,心理准备是有的。

    但是,爽快的一刀来啊,等待的时候是最磨人的。

    等啊等,眼睛都快望直了,总算是见到了宋彪魁梧的身形。

    “彪哥~”

    “彪哥。”

    前者唤宋彪的时候尾音都是带着勾人的颤,自然是日日夜夜辗转反侧想宋彪想得睡不着的水儿。

    后者,是守门的人。

    宋彪抬着眼皮儿睨了那两人一眼,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经直进了门。

    他这反应,可是让水儿心中打起了鼓来。

    这祖宗是上哪儿去受了气?

    今儿说话做事可得注意了再注意才行,千万别撞但这活祖宗枪尖上。

    如此想着,水儿整个人都软得像没骨头一样贴上去。

    两条白嫩的手臂也主动的挽上了宋彪的粗胳膊,身体往宋彪身边靠,走动间软肉也有意无意的在宋彪胳膊上蹭。

    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了,往常也不是没有特意这样哄过宋彪,效果是有的,全凭宋彪心情。

    可是今天,明显不太管用。

    宋彪低侧着脸来瞥了一眼那处,脸上的神色竟然丝毫未松。

    虽然是没有推开,但也是多一眼都没有给她。

    这样一来,水儿的心就更是没底,脑子里反复的思考着,究竟是谁惹了他。

    等到老四他们几个过来,水儿自觉的退了就去,还给他们带上了房门。

    爷们儿说事儿,就没有她留的份儿。

    除非,宋彪心情特别好,开口让她留下。

    显然,今天她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趁着这个功夫,水儿回了房间,坐在梳妆台前又好生的整理了一番容貌。

    最后又觉得今儿穿的这一身衣裳颜色不够鲜艳,赶紧的翻箱倒柜的找了衣裳来换。

    等她终于觉得满意了再出来,心想,宋彪他们应该也说完了,她这时候过去正正合适。

    扭着腰风情万种的去了,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不在?莫非出去了?”

    碰到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彪哥啊,早走了,说是要回家歇两天。”

    不声不响的就走了,还要歇两天。

    这个消息对于水儿来说,就仿佛是晴天霹雳。

    她脸色难看至极,不能嘴上说,却是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颜卿。

    要不是她使了狐媚手段勾着宋彪,宋彪能坐都不进她房里坐,就这么走了?

    这时,老四从门外进来看到她,对她说道。

    “水儿姑娘,回去准备准备,今儿晚上开始接客了。”

    ------题外话------

    宝贝儿们,今天是来不及加更了,但还是爱你们,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