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谁敢动他的人
    刚才大哥这么交代他的时候,老四可以说是有种吐出一口浊气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几年丈着伺候大哥,那娘们儿可没少暗地里给他们兄弟上眼药。

    哼,这回,可算是风水轮流转,也该他们兄弟出出这口晦气。

    眼见着水儿脸上犹如唱戏变脸一样不断的变化,老四心头说不出的畅快。

    宋彪不说一声离开对水儿来说是晴天霹雳的话,那现在要她接客就直接是天塌下来了。

    当初她自主的爬上宋彪的床,为的不就是能逃脱接客的命运么?

    这几年她小心翼翼,尽心尽力的伺候宋彪,宋彪也待她不错,她以为往后都会这样了。

    甚至,说不得哪一天宋彪一高兴,就能接了她进门。

    她最大的期盼是进宋家的门儿,不敢期望是正头娘子。

    实在不济,能在外头给她置办个地方,也行。

    从一开始,宋彪对正头娘子的要求,她知道,所以她也不敢肖想。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宋彪对她竟然这般无情!

    一句话都不说,就抛她出去接客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怎么可以这样?

    “哇……”

    老四做好了心里准备她是要闹腾的,对待这种不愿意接客的女人,他们有的是办法,也不差她这一个。

    是以,在水儿哇的一声哭嚎,跌坐在地上哭的时候,他就左右招呼人上来把水儿围了起来。

    大哥都发了话,他也不用在有所顾忌。

    “我要见彪哥,不会的,彪哥不会这么做的,我要见彪哥。”

    水儿不信,不愿意相信宋彪会对她这么无情。

    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她跟宋彪几年时间,可不是一夜两夜。

    可是她也不想想,她跟宋彪不是夫妻,她付出身体,宋彪给她银子和保护。

    说到底,你情我愿银货两讫的买卖。

    “水儿姑娘,早晚都是这么一天,你又何必?

    你要懂事的话,就乖乖的回房去准备,就凭你这些年伺候彪哥的情分,往后彪哥定然是要顾忌你一些。

    你在咱们这里面的日子,也能比别人都好过。

    你要是不懂事,非要在这儿闹,还要闹到彪哥跟前儿去。

    那结果,老四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要看听了他的话水儿又要开口,明显是还不服气,老四神色沉下来,加重了语气。

    “这些年你在彪哥身上也捞了不少,别不识抬举。”

    言下之意,她要再闹腾的话,他就不能保证,她荷包里的那些还能保得住。

    要知道,宋彪向来出手大方,对手下的人是如此,就是对能哄得他舒心的姘头也是如此。

    老四说她捞得不少,也是真的。

    别的不说,就她现在头上插的簪子,瞧瞧满窑里是哪个姑娘能有的?

    一听他提起这个,水儿猛然收了声,虽然眼泪还是不住的掉,但嘴巴是闭得紧紧的。

    进了她手的东西,那就是她的。

    她那么尽心尽力,脸面都不要了的去伺候宋彪。

    除了让他领自己离开这里,别的不就是为了银子么?

    如今离开这里的希望落了空,手里的银子再不能打水漂。

    那些,可是她的命根子,以后养老的银子。

    老四冷笑着低头睨着正翻身起来的水儿,这女人果然对大哥没得什么心。

    他不过是试探了这一句,不立马露了么?呵!

    幸好大哥心中有成算,当断既断。

    否则,再跟她牵牵扯扯,后面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水儿是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个有决断的女人,这点从她当年能做到对宋彪自荐枕席就能看出来。

    这时候期望破灭,她自是难以接受,心头也肯定有怨恨不甘。

    但她也清楚,于她最有利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是什么。

    这种事儿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说不得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让老四他们累一场。

    但水儿,就只嚎了一趟,便安安静静的回了房。

    想不开?寻短见?

    老四绝对不信她能干得出来。

    她要真是那种三贞九烈的女人,当初进了他们这里来的时候就死了,更不会上大哥的床。

    就是坟头草,那也是青了黄,枯了长的,早多少个轮回去了。

    水儿回了房关上门,仿佛是游魂一般来到梳妆台前坐下。

    看着镜子里那个被精心打扮过的人,如今早花了妆容,就连梳理得整齐的头发,也散落了几束下来,披散着毫无精气神。

    没人了,她又扑簌簌开始落泪。

    她的第一次给了宋彪,后来的这几年也都是跟着宋彪,多少次午夜梦回醒来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

    她也想过,要是一辈子就这样也不是不行。

    若说她对宋彪一丝心都没有,那也不可能。

    即使她也利用宋彪,只为了让自己日子好过一些。

    更是在私窑里仗着宋彪的势,打压过很多人。

    但,她也只是想好过些。

    她一个女人,还能怎么办呢?

    有了正头娘子,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

    果真,在他眼里,女人就是如衣裳,说换就换,说丢就丢了。

    “宋彪,你好狠的心。”

    沉默良久,水儿微微眯着眼,直直的望着镜中的自己,散了发髻重新梳起头发来。

    抹了玫红唇脂的双唇喃喃着,“颜卿,颜卿,你害我这么惨。

    我等着,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比起怨恨宋彪,水儿跟怨恨的是颜卿。

    从宋彪要娶她开始,便不一样了。

    娶了她,宋彪就被她的狐媚之术勾着,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宋彪这样待她,都是因为颜卿那个狐媚子货色。

    她就等着,等着看她能勾得住宋彪几时?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更何况是没得长情的宋彪。

    后头总有年轻新鲜的人赶上来,到时候宋彪还会再看她一眼?

    宋彪之所以会做出这般决断的决定,并不只是因为水儿争风吃醋,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她不该,去动他的人。

    当时陆林来宋彪跟前认错,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将当日的情况一字不落的说与宋彪听。

    “是小的眼瞎没立马认出嫂子来,但就算是给小的一万个熊心豹子胆,小的也不敢打嫂子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