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周末加更三连求
    “小的没敢让水儿姑娘知道那是嫂子,也没敢透露那就是彪哥的宅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后来赶紧就领着水儿姑娘回来了,之后也都是只字未提。

    小的自知有罪,请彪哥责罚。”

    后来,陆林哪里只是只字未提这么简单,简直就是躲水儿跟躲瘟疫一般。

    那天的情况,回头他自己仔细一琢磨,怎么还想不明白,他是被水儿给利用了。

    虽然是想不明白她出门是为了什么,但绝对不是她说的去买女人家用的东西。

    娘的,跟这娘们儿沾边儿的,那就不会是好事儿。

    这回可是把他害惨了,娘的。

    上头坐着的宋彪脸色黑得能滴墨,手上的茶盏“哐”的一声掷在桌上,立时成了两半。

    下头的人谁都不敢大喘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真的怒了。

    水儿那个作死的娘们儿,什么不想,竟然敢怂恿陆林去祸害嫂子!

    他们不管她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这定然是触了大哥的逆鳞。

    陆林自己下去领罚,只要不死,等能下床后就还是一条好汉。

    好汉陆林在后院,趴在两条并拢的凳子上挨厚板子,咬牙一声未吭。

    这倒是让动手围观的人都要赞他一声,是个爷们儿汉子。

    宋彪怒火冲天,甩了那么一句话,便离开了堂子。

    他一句话,下头自然有人去办。

    心头有火,宋彪没有直接回家,跟兄弟那丈一起去上了醉仙楼去喝酒。

    他这样回来,还不把家里大小两个女人吓着?

    就是媳妇儿问起原因,他也不能开口。

    酒桌上,宋彪一直沉默着喝酒,一句话不说。

    他这样,那丈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陪着他喝。

    男人之间就是这么直接,安慰什么不需要话语,只安静的陪着喝酒就成。

    天色暗下来,也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宋彪还是没说要回去的话。

    到了亥时,酒楼里吃饭喝酒的人走的走散的散,那丈就劝宋彪回家。

    “彪哥,天色不早了,嫂子在家怕是也要等急了。

    要不,我送你回去?”

    酒喝了不少,宋彪也已经晕晕乎乎的,心中的郁闷怒火也散去不少。

    本是不想回的,一听那丈说颜卿,他张了几次口还是改了话。

    “走,回去。”

    换做是从前,回不回去又怎么样?

    他心气不顺还能招呼了兄弟们过来,就是陪他喝到天亮,也不是不可以。

    一提颜卿,他脑瓜子猛然清明,他可是有媳妇儿的人,家里他娇娇软软贴心如意的小媳妇儿还等着他呢。

    他不回去,小媳妇儿肯定睡不着。

    还得他回去搂着睡,娇气得很。

    得了他的话,那丈总算是能松一口气,扶着宋彪离开醉仙楼。

    宋彪在醉仙楼里吃饭喝酒,那都不会当时结账,只认他的头脸,每月月底结一次。

    但一点,他也不随便给人当冤大头,不是谁来了,跟他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干系,都能挂账。

    能在宋彪头上挂账的,只得一个人。

    一个就是那丈,随时都跟在他身边的,办事请客的多,只要是公家的事,都能记。

    除此之外,谁来也不好使。

    这话,宋彪是一开始就放出去了的,他就不认。

    说起来,这事儿还有个原因。

    当初他起来的时候,老屋那边有人来找他,正好就见他进了醉仙楼。

    人就跟着他来了,当着他的面儿点了一大桌子的酒肉,最后手一指,点了他的人头。

    “宋彪是我侄儿,他给银子。”

    这人轮起来,正是宋彪的大伯,有亲血缘的。

    但,宋彪不认。

    虽然当时闹得不好看,他宋某人面上也没光,却也是把话说清楚了的。

    饿死了都不经老屋大门口过的宋彪,没得这一号的亲戚。

    当然有人议论宋彪无情无义,却又畏惧着宋彪的恶名,没人敢坐这个正义之士。

    宋彪也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难堪剖开了给人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脾性。

    他是什么人,会在乎这一声两声的骂名?

    比起让人可怜同情,他要的是,别人的畏惧。

    本就不是什么心善的人,也做来活菩萨。

    那丈架着宋彪出门,小二还上前来问,“那爷,要小的搭把手儿不?”

    那丈冲小二一抬下巴,“忙你的去。”

    “唉,唉,那二位爷就慢走了。”

    路上,宋彪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顾自就嘿嘿的乐起来。

    那丈问他,“彪哥高兴什么呢?让兄弟也跟着乐一乐?”

    本来他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也没想喝多了酒的宋彪能正经应他。

    不成想,宋彪还这也就应了。

    “你嫂子,嘿嘿嘿,胆儿小,我不回去她都不敢睡,肯定等着我的。

    这时辰,保准是烧了热水,等着我回去洗脚。”

    “彪哥好福气,嫂子是个贤惠的。”

    这已经不是宋彪第一次说他媳妇儿好了,这一众的兄弟早就羡慕嫉妒。

    “你嫂子她,不嫌老子脚臭。

    娶了你嫂子才知道,老子这前几十年洗的脚都是白洗了,根本没法儿比。”

    “是,是,彪哥您福气大,嫂子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宋彪下巴一抬,满脸的得意骄傲,“那是,你嫂子是最好的女人。”

    这样贤惠的女人,谁不想要?

    爷们儿在外头风里来雨里去,拼死拼活的,除了在乎那权财富贵,再不就是为了回家能有口热饭吃,有个真心实意心疼咱的人么?

    听说嫂子还做得一手的好菜,这不,彪哥都不怎么爱跟他们一起吃饭了。

    只说外头的饭菜,没滋没味儿的。

    馋得兄弟们,看不着也吃不着,就连味儿也闻不着。

    早上的时候,他听老四那小子说,竟然得了嫂子做的饼,可是眼红他们一众没吃着的兄弟。

    “彪哥,我听老四说,嫂子要请咱们兄弟去家里吃饭?

    你就只知道馋我们,也不说给兄弟们一个机会,也尝尝嫂子的手艺。”

    趁着现在宋彪心情好,说这个正是时候。

    果然,听了他的话宋彪缓慢的扭过头来,用那一双因为喝多了酒有些涣散的眼睛看着那丈。

    “你嫂子说的?”

    这事儿,他怎么不知道?

    “嗯啊,老四说,是咱们出门的头一天,嫂子还请他进门吃了饼的。

    嗯,就是那时候说的。

    嫂子说,等你回来了,就让兄弟们去家里吃饭。

    这不是回来了么,兄弟们都等着的呢。”

    宋彪唇角一扬,笑骂出声,“小娘们儿,倒是会做人,也不跟老子商量一下。”

    ------题外话------

    请宝贝儿们把评论评分燥起来,红妆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