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欠债还钱(三更)
    “多谢几位了,慢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用了大半个时辰,颜卿总算是带着食材回到家里。

    “幸好是能送到家来,不然只来来回回的搬这些,一上午就得过去。”

    看着院子里堆的这些,颜卿狠狠地松一口气。

    又感叹,“还不是歇的时候,先处理了准备着吧。”

    颜卿在家忙着做饭,毕竟只有她一个人,灶上灶下的都得早早的准备起来。

    宋彪这边,将将能赶上中午的时候到了荔湾村章家。

    这个点,家里不可能没人。

    要债要多了,自然就有了经验。

    既然是有脸借银子赌,那就别怕被要账的时候没脸。

    章家老屋就在村中间,左右都是有邻居的,又正是在家吃饭的当口,宋彪他们这一群大汉一进了荔湾村就引起了村民的注意。

    再见他们往章家去,不少人都起了好奇心,端着饭碗在后头跟着就去了。

    最近都在春耕忙的不可开交,这老章家是上哪儿惹的事儿?

    呵呵,被这些个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大汉找上门,铁定不会是好事。

    有那眼尖的认出来领头的人正是镇上的恶霸宋彪,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拉住身边的人小声嘀咕。

    “这可是镇上开赌坊害人的那个宋彪,恶霸宋彪啊。”

    “真是他?你没看错?”

    “绝对不可能看错,我在镇上看过他。”

    村里的人虽然见过宋彪的人不多,但是他的大名,是哪个不知哪个不闻的?

    “那,莫非是章家谁在外头惹了祸端了?”

    “嗐,这还有什么不好猜的,肯定就是去赌钱了呗。

    还不就是章家那个章程,成日里在镇上鬼混,正事不干,我就说最近他怎么老老实实在家,还跟着老章下地了。”

    “哟,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从前一到农忙的时候就不见他的人影,今年他倒是懂事。

    我就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能看到他下地。”

    “哼,也不一定就只是赌,说不得还是又嫖又赌。

    宋恶霸还开了两个私窑呢,听说里头的姑娘一个赛一个好看,魂儿都要给勾走了。”

    这说话的一听就是男人,不巧就被村里的老妇人听到了,当即开口喷他。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还惦记着锅里,呸。

    那种地方的腌臜货色,也不怕得病。”

    这种场景宋彪他们时候看惯了的,但凡哪次去村里收债不是都要经历这么一回?

    章家院子外头围了一圈半人高的篱笆墙,站在外头也能看得到章家堂屋里。

    这不,章家人正围在堂屋桌子上吃饭。

    一人端了一个大海碗,桌上两个菜盆子,一盆土豆子炖肉,一盆煮白菜。

    虽然章家人多,足足有九口人,但就这吃食也是不错的了。

    庄户人家,不过年不过节的,一个月能在桌子上见着一回荤腥儿都是不错的。

    那也是分量少得可怜,就是尝个味儿,哪会像章家这样,一做就是一大盆。

    打算是人多,一人怎么也能夹个三四筷子,这就是很不错的了。

    不仅是宋彪他们看到的,也有眼尖的村民也瞧见了,不住啧啧议论。

    “章程,吃着呢?”

    这一声本来是很平常的问话,从余老六嘴里出来的效果可就不一样了。

    章家人是按照长幼的顺序坐的,正位上坐的是章家老爹,老娘。

    左边是章家老二两口子,右边是老三两口子和两岁的儿子。

    下头坐的是章家唯一的女儿,和大侄儿。

    老三正是章程,闻言扭头看出来,当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吓得差点儿从凳子上窜到桌子底下去。

    这时候宋彪他们已经自己开了院门,甩着膀子进来。

    “哟,伙食整得好啊,可比咱们兄弟吃得好。

    你这正吃得香,咱们兄弟走了一路还饿着肚子呢。”

    话是这样说,但谁也没有要窜上章家饭桌大吃大喝的意思。

    他们是要债的,不是要饭来的。

    等要了账回去,有的是大鱼大肉等着爷们儿。

    “你们谁啊,这么多人闯到我们家干什么?”

    章老娘是个火爆脾气,一见这阵势也不怂,立马站起来质问起来。

    反而是章老爹晚了一步,虽然也站了起来,但他媳妇儿问了话之后他就没吱声了。

    这一看,恐怕不是老爷们儿能说话做主的人家。

    “我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得问问你儿子啊,他知道。”

    老四搬了一张椅子过来,宋彪头也不回的坐下。

    抬着眼皮儿,斜斜的觑着还坐那儿的章程。

    章家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就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全都去看脸色苍白神色慌张的章程。

    “老二,怎么回事?”章老娘喊的老二,正是老三章程。

    因为老大章匀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她根本不承认这排名,就一直没算他。

    所以,她生的三个孩子,就老大老二老三的排下来了。

    她的大儿子章骏也跟他娘一样的想法,从来不承认还有个大哥。

    “老二,你说话,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你是不是又在外头惹了什么事?”

    章骏瘪着嘴媳妇儿没说话,倒是快速的把自己五岁的儿子护进怀里。

    动作熟练的,看来是没少做。

    章程的媳妇儿也将怀里的儿子抱得更紧,一手拍在章程的肩膀上,质问他。

    “你在外头做了什么,都找到家里来了?”

    面对这么多的彪形大汉,她一个女人家还是忍不住胆寒。

    跟她一样惊慌害怕的还有章家唯一的女儿,章玉娟。

    她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白着脸一步一挪的来到大哥身边,这样她才觉得安心一些。

    “你倒是说话啊,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等了一阵见小儿子还是不说话,章老娘气急败坏,又问了他一次。

    可是,章程仿佛就是认死了不开口,牙咬得紧紧的。

    这可是把暴脾气的章老娘看得心头窜火,不想承认她的儿子跟老头子样废物。

    转头瞪着一双眼珠子看向宋彪,“你要干什么,你们赶紧从我家出去,不然我要请村长来了。”

    庄户人家有事一般都是请村长族长的解决,不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不会报官。

    宋彪冷哼一声,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你儿子欠了老子三十两银子,白纸黑字盖了手印的,别说是请村长,就是请县太爷来,也得还钱。”

    ------题外话------

    今日三更,红妆要秃了,爱你们。每日一提,宝贝儿们懂的吧?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