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老子跟你谈个屁的感情
    “这话老子从前就跟你说过,今日老子再说一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子花银子收了你,自是让你来伺候男人的,老子跟你就是嫖客跟窑姐儿的关系,你跟老子谈个屁的感情?

    哼,每回掏老子银子的时候,怎的没见你跟老子讲感情。

    老子花了银子就是图个乐子,你听话,老子还能多留你两天,你要作妖老子还能留你?”

    宋彪话说的难听也绝情,他本就是对水儿没得感情,更何况是现在她触了自己的底线。

    抬腿将人踢开,脸色更是沉得骇人。

    索性今儿就一次跟她把话说清楚了,省得她日后再生别的不该有的心思。

    闻言,水儿满脸绝望,眼泪更是流得凶狠。

    这回都不用她刻意装,是真的忍不住簌簌的落,心头悲凉,为她后半辈子悲凉。

    不甘心,水儿咬牙垂死挣扎,誓要问个明白。

    这些年她自问除了掏银子外,就没哪点是做得不好的。

    宋彪说的她作妖,她是真想不明白究竟从何说起。

    哪回宋彪来她不是变着花样的尽心伺候着,时时看着他的脸色行事,连句重话都不敢说。

    就是想要个什么东西,都得挑他心情好的时候才敢开口。

    结果到了他这儿,自己这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还成了作妖了?

    “您说话凭良心,这可是要冤枉死奴家了。

    这些年奴家尽心尽力的伺候您,半句越距到话都不敢说,不该有的心思也不敢起,只一心一意的伺候您。

    就算是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了吧,您好歹给个明话,也好让奴家死心。”

    其实,水儿心头一直有个答案,在她看来是最有可能的。

    她顿了顿,最终还是犹豫的说了出来。

    “您这般狠心,可是因为颜娘子?她容不下奴家,这才逼迫您的?

    奴家不求……”

    “呵,你倒是哪儿来这么大的脸?

    老子媳妇儿还能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不提颜卿还好,一提就更是戳到了宋彪的肺管子,气得他火气直往脑门子蹿。

    在宋彪这里,家里的媳妇儿与外头玩儿的,绝对是分得清清楚楚,他心头有杆秤。

    不给水儿再说话的机会,宋彪直接堵死了她的心思。

    “老子跟你说死了,你要能死心塌地接客,老子绝不为难你。

    若是再起不该有的心思,老子直接弄死了你。”

    说完,在水儿惊恐绝望的眼神中喊了门口的余老六进来,“老六,带她回去,看好了。”

    宋彪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水儿纵然是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识相的离开。

    虽然宋彪不承认,但水儿就认定了是因为颜卿。

    不然,怎的她一提起颜卿,他就这么大的反应?

    也不知那狐媚子究竟给他使了什么迷魂记,就让他这般跟鬼迷了心窍似的。

    回去冷静下来之后,水儿后悔不已,后悔自己不该被怒火和嫉妒左右,竟就当着宋彪的面说了后面的那些蠢话。

    明知道他在乎什么,还偏偏要去提,可不是触了他的逆鳞?

    这回,宋彪是真狠了心,她却是再没有机会。

    一直到晚上客人进门,龟公领了嫖客进她的房间,水儿这才收拾了心情。

    也是在这时候,水儿生了新的打算。

    “没了他宋彪,我还没了活路不成?

    世上也不止他宋彪一个男人,总能让她套住一个。

    到时候让那男人赎了她出去,自然有她的好日子。

    说不得,被接进府里给了名份也不是不可能。”

    怀着这样的新目标,水儿自是细细盘算起来。

    反正也不是只给了宋彪一个男人,跟谁不是跟呢?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宋彪不会睡被别人睡的女人。

    要是知道的话,恐怕今天也就不会去哭这一场,最后也没得个明白。

    晚上宋彪倒是回去得挺早,天都还没黑呢。

    颜卿正打算做饭,见男人回来还得强打起精神来应付。

    她心头有事,便做不到跟没事人一样,还像往常一样对男人真心笑脸相迎。

    只是宋彪好似也没有看出端倪来,回家就坐在堂屋里等着吃饭。

    因为没有心情,颜卿就只简单的做了面,就着中午剩的酱肉。

    男人没回来的时候她还能控制一些,现在男人就在她的面前,她时不时的就要去瞟男人。

    回想起来往日的恩爱,昨夜的疯狂,她以前从未放纵过的,如今只对男人的妥协,彷佛都成了笑话。

    也成了利刃,一刀一刀的割着她的心,疼得她快要喘不上气。

    几次她都忍不住要问男人,话都到嘴边了,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要怎么开口?直接问吗?

    万一,真是他给外面的谁准备的呢?

    最后没脸的是她,他恐怕也要不高兴,怪她不够大度,不能容人。

    不仅如次,就是他们之间如今还算好的关系,恐怕也要保不住了吧?

    为了一句话,值得吗?

    颜卿不知道,也做不下决定。

    吃了饭颜卿在厨房里收拾,还刻意的放慢了速度,不知道一会儿回房之后要如何面对男人。

    又怕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被男人看出什么来。

    “媳妇儿,干什么呢?就那么两个碗能洗半个时辰啊?

    赶紧的收拾了,该睡觉了。”

    宋彪都从浴房里出来了,看颜卿还在厨房里,就催促了她两句。

    “哎,就好了,相公先睡吧,别等我了。”

    颜卿就是逃避,不愿意去面对。

    宋彪当她是防着自己的,嘿嘿笑了两声,趿拉着布鞋晃晃悠悠来到厨房门口。

    歪着身子靠在门框上,模样慵懒吊着眼皮睨颜卿。

    “卿卿莫不是躲着我的,怕我什么?”

    听着男人调侃的话,颜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羞涩,有的只是苦涩。

    这样的话,他又对多少女人说过?

    并没有跟他说笑的心情,淡淡的说道。

    “厨房里油重,相公别来了,先回房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好。”

    她这样终于是让宋彪感觉出不同来,以为她是累的,也就歇了逗弄的心思。

    又看了她一会儿,见她是真的要收拾完了,宋彪也就准备回房等她。

    “那你快点来。”

    “嗯。”

    颜卿又磨磨蹭蹭的洗漱一番,这才回房。

    宋彪还没有睡,颜卿进门就看到男人坐在桌边,桌子上就敞着那个装了银子和首饰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