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不识好歹的女人
    两辈子加起来颜卿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银子,也没有受到过这等信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男人愿意主动把家当都给她保管,便表明了男人对她足够的信任。

    “我,这太多了,我怕管不好。

    还是,还是相公收着吧。”

    这也是颜卿的真心话,并不是故意跟宋彪耍什么心眼。

    男人对她有这份信任,她就已经很满意。

    至于管银子,她是真的怕万一……

    这些可是家里所有的家当,万一在她手里出什么岔子呢?

    “给你你就收着,怕什么管不好?

    刚才那地方你要是还不放心,就另外再找个地方藏好了。”

    宋彪对她的担忧根本没放在心上,就算真有那不开眼的贼子进了门,一般也不会去找那地方。

    他都藏了好几年的,一有事儿出门在外一两个月也没出过事。

    “相公就不怕我,我……”

    我了几次,颜卿也没有将私吞两字说出来,她也羞于开口,因为她从未有这等龌蹉的想法。

    这话倒是惹得男人笑出声来,因为两人凑得近,颜卿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笑起来时眼角的纹路。

    颜卿抿着嘴唇,看着男人的眸中带了些情绪,明明她在说的是很严肃的事,他竟然还笑。

    “怎么?卿卿是打算补贴娘家?”

    “没有。”颜卿连连摇头,又坚定的说,“不会的。”

    男人笑得更是开怀,“既然不是要补贴娘家,那是打算养小白脸?”

    话落,宋彪胸口就受了一拳,力道还不亲,真没手软。

    再见颜卿的脸色,已经是十分的难看。

    “你乱说什么?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等水性扬花的女人?”

    这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也就罢了,但是从宋彪嘴里说出来就是不行。

    他是自己的丈夫。

    看小媳妇儿是真的生了气,宋彪也知道自己这话是说得不对,赶紧的端正态度赔礼道歉。

    “好卿卿,我说的不对,我该打,你打我出出气,别生气了。

    在我心里卿卿就是世上最好的女人,再没有能比卿卿更好的了。”

    为了哄媳妇儿,宋彪也是豁出去了,绞尽脑汁的想出来这两句话。

    又拉着颜卿的手来打他,幸得是哄好了人。

    男人都这样了,颜卿哪里还能得理不饶人,没得再惹男人不高兴。

    放软了身体窝进男人怀里,轻声道:“以后相公都莫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害怕。”

    就算是有这一段,颜卿心头还是感动的,男人愿意这般待她,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这样的气氛颜卿不想打破,只想偎在男人怀里。

    媳妇儿主动的投怀送抱,宋彪美得很,两条手臂将人环住,还低头在颜卿光洁的额头上亲吻。

    用他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承诺,“为夫保证,再不说这等混账话。”

    “嗯。”

    颜卿也双手环在宋彪腰背上,贴得男人更紧。

    “银子你只管收着就是,平日里要用的就取出来另放一处,剩下的收起来,不是必要不去动。”

    男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颜卿轻轻应声,她明白男人的意思。

    “嗯。”

    “平日你用我不问,有大的用处你跟我说一声。

    我要用的时候,自也会与你说。”

    “嗯。”

    “这几个首饰你得空拿去首饰铺子融了,再照着你喜欢的样子重新做。

    记着,千万不能把这些带出去。”

    原来,都是给她的,之前的那些都是她胡思乱想,根本就没有。

    只是,“好好的东西怎的就要融了重新做?”

    “别管那些,你照做就是。”

    有些话宋彪不会跟她说,小媳妇儿胆子小,再吓着她。

    这回颜卿又脑袋突然灵活了,男人不说她就立马觉察出不得寻常来,还是听男人的吧。

    日子过得平淡,男人每天上午出门,晚饭之前回来。

    颜卿就管着家里的一应事物,每天还能得空收拾收拾墙根底下的那些花。

    上月媛姐儿来的时候还只得了两个膏脂,到现在大大小小的瓶子就有七八个了。

    有天晚上颜卿坐在梳妆台前一个瓶子换一个瓶子的涂涂抹抹,宋彪好奇过来瞧,只看着就给看迷糊了。

    “你这一个又一个的抹什么呢?抹来抹去的,费事儿。”

    每天晚上都看小媳妇儿抹这些,抹完了头发抹脸,抹完了脸还要抹那脖子和手,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这闲心。

    他不知道的是,他媳妇儿每天洗了澡之后还要抹身体。

    不然,哪来的又香又嫩滑。

    颜卿睨他一眼,突然想起来男人满手的茧子,便拉过男人的手也给他抹。

    “你这一手的厚茧,抹上一年半载的应该也能消了些。”

    膏脂在手上那黏糊又油的感觉直接让男人后退拒绝,“可得了吧,老子不抹你们这女人的玩意儿。

    大老爷们手上没点厚茧子,身上没点伤,那还能叫爷们儿?”

    男人对此嗤之以鼻,瘪瘪嘴转身离开。

    “还是你抹吧,香喷喷的老子喜欢。”

    过了一阵,等得无所事事的宋彪又道;“听说玉颜斋的这些个东西好用,哪天你自己去买些。

    平日里也不见你出门,老子又不是不让你出门。”

    “我在家就做了,哪里还用得着去买,那些也不见得就有我做的这些好用。”

    颜卿一边细致的抹着,头也不回的回道。

    “你这娘们儿怎的不知好歹,老子让你去大铺子里买,你还看不上。

    就你自己胡乱做的玩意儿,能有人那大铺子里的大师傅做出来的好用?

    真当人那好几十两银子一小盒的东西,还比不上你在家捣鼓的这些?”

    宋彪本是心疼媳妇儿,结果却不被领情,这心头堵。

    虽人他是没买过,但私窑里那些个娘们儿成日里不是凑在一堆儿说男人,就是说这些胭脂水粉衣裳首饰的,总有传进他耳朵的。

    颜卿还真就不领他这好心了,只听她轻言细语的说道:“萍萍教我做的这些,还真就比大铺子里买的强。

    这话我就跟你说,你别说给别人听了,萍萍的方子就卖给了玉颜斋,还没给我的好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