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恶意揣测
    流言要是不流传,那就不叫流言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才两天的时间,整个杏花村的人都知道的了柳家姑娘要给宋恶霸做妾的事。

    柳家也是闹得不可开交,柳父从田里回来就摔了锄头,“不要脸的玩意儿,你出来。”

    跟着柳父下地干活的柳大柳二?也都回来了,同样脸色都不好。

    家里四个女人被当家人这么个架势给唬的不轻,又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都疑惑的出来询问。

    “当家的,你干什么呢?下个地?还这个大的火气?”

    柳母又去问两个儿子,“你俩说说,谁惹你爹了?一回来就发火。”

    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吭哧着不说话,只拿眼去瞪最后出来的柳萍萍。

    张眼睛的都明白了,这是冲着柳萍萍发的火。

    柳母见丈夫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去问丈夫,只能过去指着女儿的额头质问。

    “萍萍,你自己说说,又惹了什么祸,把你爹气成这样?”

    自家这个姑娘,打小就是不安分的,在家不听说教也就罢了,出门在外也敢跟村里的妇人对骂,就没个姑娘家的样子。

    如今也是要十七该找婆家的年纪了,女红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也就只会做个饭。

    从小到大就没让家里省过心,不是打了人家小子就是推了人家姑娘的,就连妇人婆子也上家里来告过状。

    今儿,不知道她又是在外惹的什么祸?看当家的发火的架势,恐怕不是一般的祸事。

    她怎么就不是生的三个儿子啊,萍萍要是儿子,也没得她这么多焦心的地方。

    一家人的视线都落在柳萍萍的身上,特别是她两个嫂子,早就看不惯这个小姑子,恨不得她赶紧嫁出去,别留在家里祸害人了。

    连累她们出门也要被人指指点点,更怕以后牵累自己的女儿。

    柳萍萍将家里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早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态度,也早没得什么能让她更心冷的。

    “无非就是村里的长舌妇又造什么是非,前天我到卿卿那儿去,回来的时候晚了,卿卿怕我一个人走路回来不安全,就让宋老爷叫马车送我回来的,正好被那群长舌妇看见。”

    她就知道,又会有幺蛾子出来。

    “呵,自家的清稀饭吹凉了?就管别人家的干饭硬不硬!”

    柳萍萍哼了一声,也不打算再多说,转身就准备回厨房去,锅里还闷着饭的。

    为几个长舌妇糊一锅饭,太不值当。

    “你给老子站住。”

    身后传来父亲的怒喝,看来是不能消停了,还有事儿。

    转回身看着黑着脸的父亲,柳萍萍选择沉默,这种时候说话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给宋恶霸做妾又是怎么回事儿?老子就说你怎么见天儿的往镇上跑,个不要脸的玩意儿。”

    “什么?做什么妾?”柳母整个人都惊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又去看女儿。

    “放屁!”柳萍萍脱口而出,也顾不得面前的人是不是她爹了。

    当然,她也不是对着她爹,是对着那些个胡咧咧的长舌妇。

    她爹虽然待她不怎么样,但好歹是生养她一场,她内心里记着这份情,她认。

    自家小姑子脾气不好,这个她们是知道的,但是像现在这样跟公爹都……她们也被这父女俩的阵势吓懵了。

    “长了一张嘴是让她们吃粪的,尽她娘的放狗臭屁了。

    我是嫁不出去要给宋彪做妾?兔子还没不吃窝边草呢,我对得起卿卿?”

    因为女儿那一声放屁,柳父都起来四处找棍子了,又听到女儿后面的话这才停住。

    家里其他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都知道柳萍萍的德性,她还能骂人那就不会是真的。

    但是,外头的人说的信誓旦旦,有鼻子有眼的,任是谁听了人都要信上几分。

    “那你去宋家干什么,一去就是一天?”柳大哥问她。

    这事,柳萍萍还真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因为这几次上街她都是拿卿卿做挡箭牌。

    而她,只是前天才去的卿卿哪里。

    有时候回来得晚了,也都是坐马车回来的,是她没有考虑周到,难怪那些长舌妇逮着机会就要说了。

    这次只能再继续让卿卿背黑锅了,以后得多注意。

    “卿卿不是有孕了么,宋老爷又不让她出门,也一天忙着不着家,卿卿自己在家还不是无聊得很,这才让我多去陪她说说话。”

    柳母又问了,“宋老爷不是给她请了婆子伺候,还能没有人说话?”

    “那婆子能说什么?除了能做饭收拾收拾家里,还能跟主人家说真心话?

    况且,有些话又是能跟外人说的?”

    柳萍萍沉着脸说的这几句话不多,但却成功的让一家人都有多想。

    特别是柳母,想着想着就变了语气,“也是,嫁了那么个人,外人看着是光鲜享福了,内里日子究竟是怎么过的,谁知道呢?

    卿卿那丫头从小就是个软脾气的,性子也好,配了那个的男人,不定受多少委屈呢?”

    柳萍萍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不想村里人都觉得卿卿过得有多好,然后颜家的人,甚至是村里某些自诩与卿卿有些狗屁情份的人,都找去打扰卿卿的清闲日子。

    不说村里的谁,就只是颜家的,他们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宋家麻烦,时日久了之后宋彪能没有意见?

    最后,还不都是卿卿承受。

    颜家是怎么对卿卿的,她又不瞎,看得到。

    所以,她从来不会在村里,甚至家里说卿卿过得有多好。

    就那些人的嘴脸,就没有真心盼人好的。

    不然,能凭空揣测出这些恶心事来?

    还她去给宋彪做妾?呸!

    “行了,最近你也别出门去晃悠了,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话是说清楚了,自家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村里的人能信?

    柳父想起那些妇人说的话,还是脸色不好。

    “当初颜家是怎么说的,宋恶霸强抢?还说绝没有的事儿,还假惺惺的不收宋恶霸的聘礼。

    还有颜丫头,还作势去跳河,结果呢?还不是收了宋恶霸的聘礼,嫁了去。

    哼,这才成亲几个月?肚子都大了,不定是大着肚子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