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恃宠而骄的夫人
    更甚者,怨恨恐惧,都是要直接对他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知道,他们俩白天黑夜的都在一起,这些天他待在家中更是腻歪个没完。

    若是他被染上,小媳妇儿绝对是跑不了。

    她没怕自己被传染,从头到尾都没提一句,只为他担心了。

    “老子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才得了你?”

    宋彪嘴唇嚅嗫着说出这句问,声音轻得只他自己能听得见,他怕吵醒了颜卿。

    老子要真是得了那病,老子自己死外头,也绝不回来害你。

    害你的人,老子拼了命也不能委屈了你。

    你真心待我,我宋彪必不能让你往后再后悔了。

    这些话,颜卿要是醒着,也是听不到的。

    宋彪心头有决断,行动上做得出来,却不一定能当着颜卿的面儿说得出来。

    爷们儿不要面子的吗?

    连着几天,宋彪都不让颜卿下床,躺得颜卿浑身骨头都难受。

    “相公,我真的没事儿了,就让到院子里走走,不出门。”

    颜卿努力争取,侧躺在床上仰望男人,一只白皙娇嫩的小手攥着男人的袖角,晃啊晃。

    皱着眉撅着嘴的小模样着实是楚楚可怜,让男人看了实在硬不起心肠。

    然后,颜卿如愿了一半。

    她被男人抱着到了院子里,然后男人又抱了躺椅在院子里,她躺在上面,依然不能下地。

    “相公……”

    “老实躺着,吃香瓜?”

    颜卿摇头,不想吃。

    “吃核桃?”

    “……”

    “梨?”

    “……”

    几次之后,男人终于是怒了。

    高大的身躯立在颜卿身边,低头黑着脸沉声质问。

    “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惯的你。

    那你说,想吃什么?老子现在就买去。”

    颜卿委屈的眨巴眨巴眼睛,红唇轻启,“人家想起来走走。”

    “这个不行,老子不同意。”

    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宋彪直接严词拒绝。

    颜卿不甘心呐,身体是她自己的,她觉得根本不用这样躺着。

    “大夫说要适当走动。”

    “放屁,大夫说的以后走动,这几天得静养。”

    再一次,宋彪直接断了颜卿想下地的路,门窗都不给留。

    讲道理是讲不通了,她家的这个浑人就是头驴。

    颜卿默默给自己顺着气,想着好人不跟浑驴较劲。

    放软了身体躺下,颜卿觉得自己大有必要得歇歇气儿。

    见她终于是不闹腾了,宋彪也长出一口浊气,他也心累。

    小媳妇儿不听话,太能作,打不得骂不得,尽会折腾他。

    以为能歇口气,宋彪坐回了椅子上,开始削梨。

    想着一会儿小媳妇儿睡醒了,说不定就想吃了。

    削了梨,又捡了个香瓜放进井水里镇着,吃的时候捞上来,又甜又凉爽。

    做完了这些,宋彪自己也躺了,将蒲扇盖在脸上遮挡阳光。

    小媳妇儿躺的地方是遮阳的,他这儿,只能遮半截。

    还没等他迷糊过去呢,他以为已经睡着的小媳妇儿突然哼哼了两声。

    这还得了,当即就把宋彪才迷糊出来瞌睡都打散了,赶紧翻身起来到小媳妇儿身边询问。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相公,疼…”颜卿状似勉力的睁开眼睛,面上十分难受的样子,说着疼得语气也是有气无力。

    她这模样,任是谁看了都会认为她是哪里不好了。

    更何况是宋彪了,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转头就要喊万婆子去请大夫来,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嘴刚张来,手就被小媳妇儿捏住,“相公给我捏捏吧,肩头,腰疼,背疼,哪儿都疼。”

    喊人的话生生的卡在喉咙眼儿里,宋彪懵了,疑惑的问。

    “肚子呢,肚子疼不疼?”

    “不疼,身上疼。”颜卿摇头,软软的又说道:“躺得久了,浑身疼。”

    宋彪算是明白了,这又是换了方儿的折腾他呢。

    他恨得咬牙,却又再一次为小媳妇儿那不像作假的难受神色妥协。

    捏肩捶背一套下来,对宋爷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颜卿就是故意的作,她是想着这样男人就能让她下地动一动,她哪里能想到男人宁愿给她捏肩捶背也不愿意让她下地呢。

    “相公累不累?热不热?歇歇吧,已经好多了,不疼了。”

    看着男人忙前忙后的,捏了肩背捏胳膊腿儿,头上都出了细密的汗珠子,颜卿当然是心疼的。

    自家男人自己心疼,她其实也不是有多难受,哪里舍得让男人这么辛苦。

    宋彪是气她折腾,但也没有真的怀疑过小媳妇儿是骗他的来着。

    所以,小媳妇儿现在说好些了,可以了,他还追着问,“还有哪儿疼?”

    “不疼了,都好多了,相公快坐下喝口凉茶歇歇。”

    瞧着男人大口喝着茶水的模样,颜卿下定决心,以后都不作了。

    她是难受了,但她折腾来折腾去,谁也没好受,又是何必来的?

    院子里两口子的相处都被万婆子看了去,又感叹,果真是被宋老爷放在心尖子上宠着的。

    她伺候过不少的孕妇,也知道妇人有孕之后大多都会变性情,娇纵的,难缠的,跋扈的,郁郁寡欢的。

    反正就是与平常心性大变,实在能折腾人。

    宋家这位夫人也是,从她来到宋家,亲眼看着这位夫人性子一天天不同。

    倒不是多难伺候,夫人待她确实和善,并无多大的变化。

    她的变化是针对于老爷,夫人当然还是敬重体贴老爷的,就是在平日说话做事的一些小细节上,明显的娇纵了。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是有孕之后性情上的变化,更多的,更明显的原因,都要归于一个。

    那就是,被老爷给惯出来的。

    夫人一次次试探着老爷底线,老爷一次次接受,便成就了夫人如今的恃宠而骄。

    给夫人捏脚捶腿的爷们儿,恐怕放眼整个堪平镇,真找不出两个来。

    况且,这人还是世人眼中的恶霸宋彪。

    就算是她出去说,恐怕都没有人能信,只当她是胡诌的。

    这不,夫人又吩咐老爷做事了,听语气就顺便得很。

    “井里是不是有香瓜,相公切一个吧。”

    ------题外话------

    今日杂事颇多,现在才回家开始更新,后面的更新要再晚一些了,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