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章 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什么玩意儿?”

    宋彪甚至认为自己是幻听了,听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颜卿绝对相信他是听清楚了的,一字没差。

    这种话哪里还能再重复的,颜卿才不会再说,就抿着唇低垂着眼睑,也不去瞄男人了。

    “说话!抠手干什么玩意儿,手痒欠抽啊!”

    打定主意不说就是不说,先让他气一会儿吧,不去撞火口。

    也不抠手指了,交叉捏住。

    颜卿这样不言不语,还一副像是在认错的态度,但又明摆着是:就是这样了,你看着办吧的模样,看得宋彪咬牙切齿。

    打量着老子不能把她怎么样是吧,还跟老子耍上无赖来了。

    吭哧吭哧喘了好几口粗气,宋彪放在大腿上的拳头紧了松松了紧的。

    半天,憋说一句问话来,“你存私房银子打算做什么?”

    “以防万一。”

    “呵,你跟老子说清楚,防的什么万一?嗯?”

    “不知道。”

    颜卿哪里敢说,是防着有一天,他始乱终弃喜新厌旧。

    宋彪重重的哼一声,瞄到她不自觉又开始抠的手指头,还能看不出她这是心虚来的?

    “哼,你是防着老子,打算跟哪个小白脸儿跑?”

    宋彪话里带着火星儿,眼眶里爬满了血丝,要吃人。

    “没有,不会。”虽然颜卿说的斩钉截铁,但这么简单的回答明显是不能让盛怒中的男人满意的。

    “是我擅自做主,没有经过相公同意就签了合约,相公生气归生气。

    但相公不能胡说,平白的就冤枉我。

    人家心里只有相公,哪里来的什么别人,相公就是生气也不能口不择言冤枉人家。”

    说到后面,颜卿也有些急了,语气都带了激动的。

    索性豁出去,那就趁今天把话说清楚了。

    “相公尽会冤枉人,人家既是嫁了相公,自是一心跟个相公过日子,何曾有过任何别的念头?

    相公今儿冤枉我,明儿冤枉我,哪里就是真的待我?

    既不是真的待我,往后不定就要弃了我,再寻别的女人去?”

    说着,颜卿就落起泪来,泪珠子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看着可怜得很。

    宋彪被她几句话问的摸不准头脑,明明是自己在审问她,怎地反过来了?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不是真的待你,又什么时候说要再寻别的女人去?”

    “那,相公你说实话,为何要娶我?可是看中了我这张脸皮?”

    这一点,颜卿是知道的,从最开始就知道。

    不过是在路上看了一眼,除了是看中她模样了,还能是什么?

    她这话,问得宋彪哑口无言。

    没错,他当初还真就是看中了这小娘们儿长得好。

    “相公说话啊,是不是?”

    面对小媳妇儿咄咄逼人的质问,宋彪有点儿发虚。

    看小媳妇儿这样,不说又肯定是不行的了。

    宋彪心中一横,想着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是,老子承认一开始是看你长得好了。

    但这后来……”

    大老爷们儿,跟自己媳妇儿表明心意,多少还有点儿别扭。

    颜卿都豁出去了,不管这些,到底如何,今儿她要说清楚,好安她后半辈子的心。

    她就睁着一双泪眼望着男人,誓要男人给她一个结果。

    娘的,老子怕个甚?还能被个娘们儿给唬住了?

    宋彪咬牙骂自己一句,还想骂颜卿。

    出口的话却又转了弯儿,“后来,还不是你成天的勾引老子,你个小娘们儿,对着老子一笑,老子这不是栽你身上了。

    娘的,你再说说,老子哪儿待你不是真心?

    还要老子把心抠给你看不成?”

    臊得慌,还是被自己给臊的,宋彪多少觉得有点儿想用脚尖儿摩擦地砖。

    要是这小娘们儿真要看,老子也抠不出来啊。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了。

    颜卿心里乱得很,从男人满带火气的话里,她听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干了个蠢事儿。

    到现在,干都干了,总得圆上吧?

    “人家知道了。”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一句知道了,能熄了宋彪心头的火?

    虽然,这火也气得有些莫名其妙,已经偏离了初衷。

    宋彪张口要再骂人,身上却贴上来个柔软的娇躯,还带着香。

    “人家自是信相公的,只是之前没得相公亲口允诺,不敢安心。

    自我嫁了相公,相公一直待卿卿好,卿卿都知道,也心生欢喜。

    但每每想到相公娶我的缘由,卿卿心里也害怕。

    怕有一天,卿卿年老色衰,怕再不得相公喜爱。

    更怕,真到了那一天,相公就对别的人好去了。

    世上长得好看的姑娘过了去,又年轻又美,前赴后继,卿卿怕到那时候相公再不记得卿卿是谁了。”

    这些话,颜卿承认有目的,但也是她内心里真的担忧的。

    小媳妇儿这么楚楚可怜的哭着,贴在他怀里,句句声声都是怕自己弃了她忘了她。

    宋彪能稳得住?

    再硬的心,也得软成了水儿。

    更何况,他并没有想过会有弃了她的那一天。

    外头再好看的女人,那也不是他媳妇儿。

    小媳妇儿都说清楚了,宋彪哪里还能有什么气?

    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在乎爷们儿,怕他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还不是一心爱着老子!

    “卿卿宝贝儿,乖,快别哭了。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的,老子喜欢你得紧,什么时候都喜欢,一辈子都喜欢。

    管他外头有什么女人,好不好看,老子都不看,只看你。

    哎哟,心肝儿,你哭得老子心都跟着疼。

    老子真的谁都不看,你把老子勾得五迷三道,心头装的全都是你了,哪还能再去看别人去?”

    宋彪搂着人在怀里,说话都语无伦次了,也都是他的心里话。

    自从娶了这个小娇娇,他眼里就只放得下这一个妖精了,哪还有闲心去看别的娘们儿?

    她竟然还敢想东想西,说什么老子始乱终弃,还要以防外一,存个私房银子。

    娘的,存了,是打算离得老子远远的,过她自己的日子去吧?

    只一想到这个可能,宋彪心头又是痛又是气。

    “老子不准你跑,你敢悄悄存了银子背着老子跑了。

    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逮你回来,看老子打不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