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果然还是他
    “哇……”

    颜卿终是绷不住,趴在男人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再不压抑自己,哭出声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还不是要了宋彪的老命了么,心疼得他抱起小媳妇儿放在腿上,又是求又是哄,脑袋都大了。

    “宝贝儿唉,卿卿唉,老子都保证了,你还哭个什么劲儿?

    老子一辈子都只看你,好不好,行不行?

    算老子求你了,别哭了,成不成?”

    这时候,两人哪里还记得一开始是为的什么?

    “你要老子怎么办?给个准话,老子都应你,还不成么?”

    小媳妇儿只哭,一句话都不吭,可真真是急死了宋彪这个不会哄媳妇儿的糙汉子。

    这边颜卿哭起来就没有控制住声音,客房的柳萍萍也听到了,可是把她吓了一跳。

    也顾不上是不是客人这一层,冲出房门就往这边来。

    幸得是没有冲动敲门,就听到里头宋彪哄人的话,不然,还不是尴尬得能用脚趾头刨地砖?

    悄默声儿的抹回客房,关门上床老实睡觉。

    明天一早就回去,绝对不多留。

    啧啧啧,钢铁老男人说起情话来,太肉麻了。

    正屋里头的两人根本没有发觉门口曾经站过人,自己这头都顾不过来呢。

    宋彪是有人的没了办法,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就把人弄哭了呢?

    娘的,早知道是这样,她要存就让她存好了,反正他是不会给她跑的机会。

    终于是回来了,想人想得不行,结果给弄了这么一出,这叫什么事儿?

    哭了一阵,颜卿也觉得难为情,这事儿是不是,算过了吧?

    其实,放肆了一番之后,她心头甜滋滋儿的。

    他说,只要她一人,一辈子。

    这些,是她没想到的意外收获。

    男人都跟她保证了,自己也该回应才是。

    但因为刚才实在太……她自觉脸热,现在只想把脸埋在男人颈窝里,不出来。

    “我不跑,一辈子都在相公身边。”

    刚哭过,声音有些哑,更是软软的,热气也喷洒在宋彪脖颈里,直挠到他心尖儿上。

    宋彪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哭就好。

    但,小媳妇儿的承诺,更好。

    “你说的,一辈子就老老实实跟着老子,哪儿也不许去。”

    “嗯。”

    “嗯,我也保证不要别人了,老子这辈子,就只看你,只睡你。”

    娘的,只睡小媳妇儿一个就一个。

    反正,老子兄弟也认人了。

    男人话刚说完,颜卿就感受到坐的地方,滚烫。

    颜卿瘪瘪嘴,果然还是他。

    嘴上说着,就能来。

    让她,不由也跟着心生荡漾。

    身边,是与她最亲近的人,是承诺要一辈子待她好的人,是她的相公。

    情之所至,颜卿只想随心意欢喜。

    眼睛都哭得肿了,后来唇也肿了,正好做个伴儿。

    嗓子本来就哑,再哑一些也无妨。

    晨曦从半开的窗户缝里趴进来,落在地砖上,桌子腿儿下面。

    宋彪半眯着眼睛,刚睡醒,还有些睁不开眼。

    他回想着从昨儿回来之后发生的事儿,想明白了,再扭头去瞧贴着臂膀睡着的小媳妇儿。

    有种,上了套儿的感觉。

    这种感觉刚上来,立马又被宋彪按下去。

    他的小媳妇儿,他是知道的。

    最是乖巧懂事,又温婉胆小,怎么可能会骗他?

    何况,是因为这种事。

    昨天她说的那些话,在无人的时候她恐怕是偷偷的琢磨了好多回,担惊受怕,还不敢表现出来。

    他宋彪不是好人,还也没想过要抛弃自己的媳妇儿。

    哼,也不知道是上哪儿去听的,还要存什么私房钱,以防万一。

    老子都靠不住,还能靠谁?

    老子还不如那几个碎银子来的有依靠?让她能安心?

    宋彪神色暗沉下来,肯定是柳萍萍那个娘们儿了。

    除了她,谁还会跟他媳妇儿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哼,心眼子多得很,温兄弟怎么就看上了她。

    为温长洲惋惜的同时,宋彪也庆幸,幸好是嫁得远,之后也没机会让她来教坏他媳妇儿了。

    他媳妇儿哪儿都好,就是耳根子软,又良善,对上柳萍萍那贼婆娘,还不是几句话就被她糊得晕头转向。

    这不,给她媳妇儿出的什么馊主意,简直狗屁不通。

    还让她媳妇儿哭这一场,累得他儿子也跟着不舒坦。

    可不是,昨晚上,他儿子动了好几次,害得他都不敢冲锋陷阵,只能草草鸣金收兵。

    娘的,这娘们儿就是个祸害。

    早上吃饭,颜卿又没起得来。

    柳萍萍这个在宋彪眼里的祸害,吃了早饭就主动告辞离开,说是出门这么多天,家里人肯定担心了,连等颜卿起来告别都等不住。

    呵呵,就她那个家,谁能担心她?

    当然,宋彪对她这么有眼力见,也挺满意的。

    气儿也就消了一半,暂时不打算跟她计较。

    “中午不用等我吃饭,晚上再回来。”

    宋彪跟万婆子交待一声,怀里揣着他媳妇儿跟玉颜斋签的那张合约出门去了。

    直奔玉颜斋去,不亲自去问问清楚,他也不能放心。

    就柳萍萍那娘们儿办事,不靠谱。

    宋大爷去玉颜斋,是头一次。

    从前倒是见他去过酒楼银楼,但这玉颜斋,他还真没来给哪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的买过什么。

    迎客的伙计还琢磨,莫非宋大爷是来给夫人买的?

    现在谁还不知道呢,宋大爷对家里的夫人,那是捧在手心儿里宠的。

    “宋爷,您想看点儿什么?让小的给您介绍介绍?”

    伙计热情的迎上去,还没靠近呢,就被宋彪挥手打发了。

    “找你们掌柜的。”

    掌柜的闻言,在柜台后面抬起头来,“原来是宋爷您大驾光临,快快请进。

    来人,给宋爷看茶。”

    “找你有点事儿,找个能说话的地方。”

    宋彪又不是来闲话的,大堂里也有好几个妇人买东西,他在门口杵着也不合适,影响人家做生意。

    “唉,有有,宋爷里面请,咱们后面说话。”

    掌柜的心头打突,脑子里转着,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大爷。

    大堂里,有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人转过头来,看着宋彪进了里间,还不愿收回视线。

    ------题外话------

    宝贝儿们,今儿加不动了,但也是想厚着脸皮求一波,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