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闲出来的毛病
    宋彪并没有往大堂里多看,自然也就没有发现有认识的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然,就算是他见着了,也不会做多理会。

    别说是昨儿晚上才承诺了他媳妇儿,不看别的女人,就是他自个儿,也是不会搭理这个女人的。

    这人还真是认识的,说来,宋彪还熟得很,正是晴儿姑娘。

    那次之后,他让老四去打发了晴儿,便再没有过问。

    一开始,晴儿自然是不愿意的,若是能一直巴这宋彪这颗树,她也不愿意再去伺候别的男人。

    但老鸨子哪里能同意?还指着她挣银子的。

    之后,便又给晴儿寻了新的人。

    虽然是被宋彪梳拢过的,但也有人争着要。

    不管是抱着某些不得说的心态要尝尝味儿,还是只看中了晴儿还算新鲜,或者单纯的只是想玩玩儿,愿意给银子的人是真不少。

    最后,老鸨子收了广发赌坊赵黑子的银子,晴儿便又被赵黑子收了。

    得知是赵黑子,晴儿如何能不怕?

    赵黑子跟宋彪是仇人,这是整个堪平镇都知道的事。

    前头她是宋彪的人,现在赵黑子要收她,会不是报复?

    头一次,晴儿怕得要死,却又不得不笑脸相迎。

    最后,自是被她猜中了,那天晚上赵黑子跟个疯子般,折磨了她半宿。

    之后,甩下银子走了,说是给她做补偿的。

    从那天之后,赵黑子连着七八天晚上都去了那里。

    如何待她,全凭他的心情。

    晴儿,却根本摸不准他究竟是个什么脾性。

    从前,她当宋彪就已经是难以捉摸,脾气还大。

    但,宋彪却不曾下黑手打过她。

    在赵黑子这儿,她才知道什么是真的恶。

    过了些日子,恐怕是腻了,赵黑子是隔三差五的去,再之后七八天去一次。

    但这就是这样,晴儿还是惧怕的,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怕赵黑子去她那里。

    这几个月来,她身上的伤越添越多。

    还有一处,也越来越重,那就是她的钱袋子。

    每次赵黑子折磨了她之后,都会给她补偿银子。

    这也是晴儿为何还能忍受的原因,当然,晴儿也没有想过要死,她不敢。

    老鸨子看着晴儿实在凄楚,又怕晴儿真的再想不开死了,她也失去了这棵摇钱树,便允了她能时常出门。

    当然,这其中也因为她舍不得赵黑子给的银子。

    还有,对上赵黑子,她也实在没得办法,不敢得罪于赵黑子。

    晴儿今儿一早就出的门,直奔玉颜斋来的,挑的都是最好最贵的膏脂。

    前头赵黑子答应了她,任她挑选,记着他赵黑子的账。

    如此,她哪里会跟赵黑子客气?

    她一身的伤痕,都是拜赵黑子所赐,反抗不得,她还不能弥补自己吗?

    也寄希望于这些膏脂能够淡一些痕迹,不至于那么难看。

    挑好了东西,正打算离开再去医馆问问,若是能有个什么能消淡疤痕的药,也试试吧。

    就是这么巧了,还没出门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这个人,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

    宋彪不要她的时候,她满心的怨恨宋彪,在之后赵黑子折磨她的过程中,逐渐减少变淡。

    到后来,夜深人静独守空房的时候,她多回想起宋彪来。

    宋彪其实并没有待她好的时候,但他做的种种与赵黑子相比较,反倒是成了晴儿午夜梦回时的救赎。

    看着宋彪后背,晴儿双眼发红,捏着帕子的手也不自觉发抖。

    她想念这个男人,想得发狂,五脏六腑都扭曲着痛。

    “晴儿姑娘,走吧?”

    身边是堂子里跟着她出来的人,正出声提醒她。

    还有一丝理智尚存,晴儿便知道,自己该走了。

    身边跟着的人,绝对不会允许她去找宋彪。

    而宋彪,也不会为了她与赵黑子发难。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出了玉颜斋,晴儿望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眼泪终究是被风吹落。

    “姑娘是聪明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心里该清楚。”

    身边的人提醒她,晴儿没应,脚步也没停顿,仿佛是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玉颜斋里间内,宋彪被掌柜的请了上坐,伙计很快送了茶来。

    “宋爷,敢问您今日来,是有何事吩咐?”

    掌柜的心头没底,再看宋彪不像是来滋事的,便先开口询问。

    “掌柜的客气,宋某今日来,是有事要询问您。

    您先瞧瞧这个。”

    说着,宋彪把合约递给了掌柜的。

    一看这合约,掌柜的更是迷糊了。

    “这个月确实是我玉颜斋签的,不知,是有何不妥之处?”

    明明,是柳姑娘的朋友,怎么又到了宋爷手里?

    掌柜的问得多有小心,也担心这合约都到了宋爷手上,还能不能算数。

    “与你签这合约的,是我夫人。”

    “啊,这个,这个……”

    “掌柜的莫慌,宋某来并不是要为难掌柜的,只是问问,这合约的具体详细。”

    宋彪昨晚就想好了,她要做就让她做,但绝不能以此为主事,只能当个消遣的玩意儿。

    免得,她说在家里闲得慌,再胡思乱想的生幺蛾子。

    娘的,还给她闲出毛病来了。

    一听说是宋爷的夫人,掌柜的手心里都开始冒起汗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签到这位爷头上来了。

    看他紧张,宋彪再一次表明了不是来砸场子的意思,掌柜的这才真的确信。

    话说明白了,茶也喝了,掌柜的还是亲自送的宋彪出门。

    再宋彪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抹了一把汗,“可别出问题才好。”

    唉,这不是为难他么。

    宋彪出门的时候叮嘱了万婆子不去吵颜卿,所以颜卿又是睡到的自然醒。

    习惯性的一摸身边,没人。

    “相公?相公……”

    没人应,是去了前头,还是已经出门去了?

    听到后面房门打开的声响,坐在院子里择菜的万婆子放下筐子进来。

    “夫人起了,老爷出门去了,说晚上回来。

    柳姑娘也回去了,见夫人睡得沉,便没打扰,老爷知道的。”

    “知道了,你忙吧。”

    萍萍走了,男人也不在家,颜卿多少有些心情低落,又转身回去收拾男人带回来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