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是不是老了
    现在,宋彪张开臂膀接着扑进怀里来的娇软小媳妇儿,低头在小媳妇儿白嫩嫩的脸儿上,亲上一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整天的劳累,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子在外头忙一天,回到家里来,最想要的,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满意的?

    娇妻,娇儿,在怀,宋彪绝对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等再过上几个月,他儿子再出来,嘿嘿…这日子,给他神仙他也不要了。

    最难熬最热的两个月总算是过了,颜卿发现,男人也更黑了。

    后脖子上,都能黑出油来。

    让他抹了自己用得膏脂,他也不愿意,非说什么是娘们儿才用的。

    又不是让他白天抹,晚上洗了澡之后抹上,除了她谁还能知道么?

    宋彪对此嗤之以鼻,冷哼,“老子一身的脂粉味儿,当谁闻不到?”

    “那,你那堂子里,到处都是脂粉味儿呢,别人只当你是在那里沾上的么。”

    平日里又不是没问到他衣裳上沾染的那些味儿,不过是稍微淡一些而已。

    是能闻到,但谁还凑近了可以去闻他不成?

    宋彪大手一拍大腿,绝不抹。

    “滚滚滚,老子说不抹就不抹。

    你他娘的是不是又嫌老子不白净?嫌弃老子你直说。”

    颜卿暗自瘪嘴,自此再不跟他提这话,让他自己黑去吧。

    颜卿也发现了,嫌这个字,彷佛是特别受男人的青睐,过不了了似的。

    仲秋节上这天,是人月两圆的日子,堂子里也早早的放了人各自回去跟家人吃团圆饭。

    下头人给宋彪送了慢慢一篓子的肥美螃蟹,因为今年他们哥也是有人陪了,用不着跟他们剩下的这些单身汉凑一堆做数。

    宋彪确实是喜欢螃蟹,没年到了这个时节,总是少不得要叫上兄弟们上醉仙楼去好好吃上一顿。

    他们一帮子的糙人,也不知道个什么品蟹,不管那清雅不清雅的,只管大口的吃就是。

    让小二上了慢慢的一桌子,再来上几坛子酒,一手拿着蟹啃,一手端着酒碗喝,吃得就是一个舒坦。

    也有觉得壳多,嫌麻烦不乐意啃的,不防,还有大块儿的肉,管够。

    瞧着这一大篓子的螃蟹,都是兄弟对他的心意,宋彪也满意。

    但,前头还听万婆子说起,这玩意儿是寒凉的,有了身孕的妇人要忌讳。

    拿回去,他是吃得爽快了,难不成让他媳妇儿流口水看着?

    “心意我领了,自个儿拿回去吃吧,剩的你嫂子见着又吃不着,再给馋的。”

    “嫂子也能吃,少吃几口就是,也解解馋。”

    宋彪不信,都是一群老爷们儿还能比万婆子懂?

    这时候,作为过来人的那丈就出来说话了,“真可以吃,我媳妇儿怀丫头的时候也赶上了这时候,少吃几口没事的。”

    如此,宋彪暂且信了,提了篓子往家去。

    路上经过药铺的时候还顺道拐进去问了坐堂的老大夫,得了老大夫的肯定,“尊夫人身体底子好,怀象好胎也坐得稳,适当的吃些也无防。”

    自家媳妇儿一直都是这个老大夫看诊的,老大夫的本事他是相信的,既然是他说了能吃,宋彪也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高高兴兴的提着螃蟹回家。

    看到满满一篓子的螃蟹,颜卿眼珠子都恨不得贴上去,她也是喜欢吃的。

    前几天她还跟万婆子闲聊来着,想吃又怕,就一只忍着的不敢吃。

    但是这么的螃蟹也只让颜卿高兴了那么一瞬间,小脸儿立马就垮了,再高兴不起来。

    撅着嘴嘟囔,“又不能吃。”

    她这委屈的小模样看得宋彪心尖儿发软,在小媳妇儿已经有肉的脸上捏了捏,笑道:“放心吃,问过大夫了。”

    听说是大夫说道能吃,颜卿哪还撅嘴了,立马几喜笑颜开,笑露了白生生的牙齿。

    “可不能多吃,夫人最多吃两只。”

    闻言从厨房里出来的万婆子瞧见那一篓子的螃蟹,又见夫人的高兴模样,狠心给夫人泼了一盆冷水。

    果然,下一刻颜卿就挂不住笑了,委屈巴巴的去望男人。

    “是,大夫是说能吃,但也不能多吃,吃两只解解馋,总比没得吃强不是。

    乖,等明年,一定让你吃够了。”

    不就是螃蟹么,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他媳妇儿想吃,那就让她吃个够。

    男人的安慰多少是让颜卿高兴了一点,至少还有个盼头不是,“嗯,等明年吃。”

    今年,就只能吃两只了。

    “一会洗干净了,放上姜片和紫苏一起蒸,鲜得很。

    再剥了蟹肉和蟹黄出来煮粥,也鲜美的。”

    说着,万婆子就提着螃蟹回了厨房去。

    宋彪瞧一眼那么多的螃蟹也吃不完,便?让万婆子别全下了锅,走的时候带回去。

    他媳妇儿不能多吃,他还能真让她眼巴巴的流着口水瞧着自己吃不成?

    都尝尝鲜得了,省得她心里难受。

    他想吃了,什么时候不能去吃,非得当着小媳妇儿的面,馋她?

    爷们儿没那么不讲究。

    “早些吃饭,咱们晚上去街上看灯。”仲秋佳节,街上好看的好玩的多了。

    拜月,燃灯,猜谜,玩灯的多了去了,是一年中难得热闹的时候。

    “好啊,好多年没有仲秋街上过街了,肯定热闹。”

    颜卿是真的兴奋激动,往前数去,她只记得在五六岁的时候去玩过。

    之后,她们回了村里,又加上年岁大了,爹娘便不再让她在这种人多大日子出门。

    “出息,就这么高兴?”

    宋彪哪里知道女子的为难,再一个,他家里就他们姐弟二人,从来没有那些顾虑,想去就去了,自然不能感同身受颜卿的喜悦。

    这对颜卿来说,自然是值得激动的。

    她拉着男人的手,追问着街上都有些什么好玩好看的,跟个孩子一样。

    又让宋彪知道,他媳妇儿不仅是良善温柔,还是个小姑娘。

    十六的年纪,嫁了他,又要做孩子娘了,却只因为要带她去街上过节,而兴奋得眼中有亮光。

    这一刻,宋彪又一次的感受到自己跟小媳妇儿的年纪差距。

    老子,比她大了十二岁?

    宋彪暗暗咬牙,老子是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