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顾靖泽白今夏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仙鹤与石头
    晚上九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冯达和冯鑫礼驾车到回家。

    ;;;;;;;;露台上,孔斌跟顾靖泽说道,“先生,他们来了!”

    ;;;;;;;;“嗯!等他们大叫的时候,我们再下去!”顾靖泽语气带着冷淡。

    ;;;;;;;;下车后。

    ;;;;;;;;冯鑫礼望着老爸,率先说话,“爸,这一次白氏集团躲过了危机,另一次的危机他们一定躲不过。”

    ;;;;;;;;“我就不信一个倒插门能有通天手段,说什么他的背景比较复杂!必定是吹牛吹出来的!”

    ;;;;;;;;看似安慰,其实冯鑫礼心里充满了嫉妒。

    ;;;;;;;;他查过顾靖泽,一个没爹没妈的倒插门,还带着前科,怎么可能会有大背景。

    ;;;;;;;;在他看来,白氏集团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靠白今夏得来的,说不定给顾靖泽带了多次绿帽。

    ;;;;;;;;冯达没有搭话,顾自己走着。

    ;;;;;;;;走了几步后,发现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儿子,你没觉得这里不对劲吗?”

    ;;;;;;;;冯鑫礼看了看四周,并没察觉到下人都不在,“爸,没事啊,您是出现幻觉了吗?”

    ;;;;;;;;“这几天,您也累了,今天早点睡吧!”

    ;;;;;;;;冯达叹了一口,想了想确实,还真的有些累。

    ;;;;;;;;“好吧!你也早点休息,后面还要跟白氏集团战呢?”

    ;;;;;;;;父子两人走进房子。

    ;;;;;;;;冯鑫礼对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保姆,给我们准备一壶热茶!”

    ;;;;;;;;可惜并没人搭话。

    ;;;;;;;;“保姆,给我们准备一壶热茶!”冯鑫礼再一次开口,仍然没有回答。

    ;;;;;;;;“爸,可能睡着了,我去准备!”

    ;;;;;;;;“去吧!”

    ;;;;;;;;冯达点头,走向客厅的沙发。

    ;;;;;;;;靠近沙发的时候,看到茶几上放在一个铁皮盒子。

    ;;;;;;;;他以为是保姆粗心,没有整理干净。

    ;;;;;;;;于是,弯腰想要把铁皮箱子拿掉。

    ;;;;;;;;低头下去,却看到一只纸鹤,放在铁皮盒子上。

    ;;;;;;;;纸鹤?

    ;;;;;;;;冯达一愣,呆滞了片刻!

    ;;;;;;;;这只纸鹤更像电视的仙鹤,仙鹤仰头朝西嚎叫,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忽然间,一股不好的念头闪过。

    ;;;;;;;;仙鹤,向西。

    ;;;;;;;;冯达连忙把纸鹤拿下,打开铁皮箱子。

    ;;;;;;;;“嘭!”

    ;;;;;;;;铁皮箱子的弹扣,弹开!

    ;;;;;;;;一块灰色的,盘子大小的石头,放在箱子里面。

    ;;;;;;;;冯达不解,什么样的石头要放在铁皮箱子。

    ;;;;;;;;他凑近一看,脸色猛然大变!

    ;;;;;;;;惊呼一声!

    ;;;;;;;;“啊!”

    ;;;;;;;;冯达的声音充满了惊恐,慌乱!

    ;;;;;;;;慌乱之,一个踉跄摔倒了。

    ;;;;;;;;“嘭!”

    ;;;;;;;;冯鑫礼听到老爸的惊恐声,连忙放下手的水壶,冲了出来。

    ;;;;;;;;“爸,您怎么了?”

    ;;;;;;;;却看到冯达跌倒在地,眼盯着茶几上的盒子,嘴巴里不停的说着石头石头。

    ;;;;;;;;“石头?”冯鑫礼迷惑不懂,“爸,什么石头,我扶你起来!”

    ;;;;;;;;冯达却依然喊着石头。

    ;;;;;;;;这让冯鑫礼更加不明白了,走过来瞧上一瞧。

    ;;;;;;;;一看之后,冯鑫礼同样惊慌失措,急忙后退,不小心被沙发脚绊倒了。

    ;;;;;;;;“石头,这个石头怎么在这里?”

    ;;;;;;;;“爸?这?”

    ;;;;;;;;正当父子两人惊魂不定的时候,楼梯里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

    ;;;;;;;;“哒!哒!哒!”

    ;;;;;;;;每一声有节奏的脚步声,落在台阶上,就像凿子打在心头。

    ;;;;;;;;煞是恐怖!

    ;;;;;;;;冯鑫礼突然想明白了,刚才老爸说的不对劲,那是家的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鬼?

    ;;;;;;;;“爸?”冯鑫礼害怕的拉着冯达的手。

    ;;;;;;;;冯达轻声安慰了儿子一句。

    ;;;;;;;;他转过头去,死死的盯着楼梯。

    ;;;;;;;;“哒哒!”

    ;;;;;;;;几个呼吸的时间。

    ;;;;;;;;楼上的人终于走下楼梯。

    ;;;;;;;;露出了真面目。

    ;;;;;;;;“你!是你!”冯达指着他,惨白的面色上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眼光。

    ;;;;;;;;冯鑫礼也看到了来人,立刻大喊,“顾靖泽,是你!你来我家做什么?”

    ;;;;;;;;“你一个上门赘婿,还想来我们冯家闹事不成!来人,保安!”

    ;;;;;;;;顾靖泽一步跨到两人面前,冷冷的看着两人,眼眸深处布满了无尽的杀意。

    ;;;;;;;;“哈哈!我来干什么,你们不清楚吗?”

    ;;;;;;;;“杀了你们这样的人渣,还社会一个安宁!”

    ;;;;;;;;“放屁!你以为自己是谁,能决定我们的生死!”冯鑫礼大骂。

    ;;;;;;;;“不好意思,我还真的是那个人!”顾靖泽冰冷的语气,回荡在房子里。

    ;;;;;;;;“实话告诉你,你们的阴谋,已被我识破,卷毛和那些摆黄磷和强放射性石头的人……”

    ;;;;;;;;“死了!现在该轮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