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君麻吕,要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对战水月
    大蛇丸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显然对水月的态度极为不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君麻吕算是明白为什么水月后来那么害怕大蛇丸了。

    估计就是因为一开始态度太差,被大蛇丸狠狠教训了一顿,打出阴影了。

    以后说不定还会继续顶撞大蛇丸,导致最后被其关起来当实验品。

    大蛇丸发话了,君麻吕也想试一试这位鬼灯一族的少年天才有多厉害。

    君麻吕上前一步,拔出了腰间的骨剑。

    “该死,真是麻烦。”

    水月嘟囔一声,却并没有打算和君麻吕直接硬刚,他当下也管不了被自己杀死的雾隐暗部尸体,转身直接跑路。

    “小爷才不陪你们玩!”

    水月跑路之时,还不忘嘲讽两句。

    君麻吕眉头一挑,这水月倒是有点意思。

    他脚下一点,立刻追了上去。

    大蛇丸在原地不动,似乎并没有打算跟来,他的目光落在了那雾隐暗部的尸体上。

    水月一路狂奔,君麻吕紧追不舍。

    很快,两人就出了小镇。

    “该死,这家伙怎么还不放弃?”

    水月心中暗道,不曾想君麻吕居然这般执着。

    “不过那个像蛇一样的家伙没有跟来,只是一个人的话,应该比较好对付。”

    水月当正想着,君麻吕已经追了上来,上去就是一剑!

    斜斩!

    骨剑直接贯穿水月的身体,从左上砍到右下。

    但鲜血并未溅出,有的只是水流而已。

    从骨剑上传来的触感,让君麻吕觉得颇为新奇。

    斩水?

    真是奇妙的感觉。

    这水化之术确实不简单,可以说是一个十分恶心人的能力。

    鬼灯一族的水化之术可以说是至柔的秘术,而辉夜一族的尸骨脉,却是至刚的能力。

    两者之间的相性显然不太好。

    不过鬼灯一族也有至刚的攻击法,水铁炮之术。

    而辉夜一族的体术也有柔的体术之法,比如柳之舞和椿之舞。

    显然两个家族的先祖都知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的道理。

    君麻吕有些期待和水月一战。

    这一剑下去,水月虽然用水化之术化解了伤害,但内心也是猛地一震。

    “这家伙这么快?可恶,真打起来,只怕会很麻烦。”

    水月瞬间重塑身形,再次加快了速度。

    前方不远处,正是一条小溪。

    君麻吕眼睛一眯,已经发现了水月的打算。

    作为鬼灯一族的人,若是能够进入水流之中,他的实力会大幅度提升。

    水月这一路狂奔而来,显然就是为了借助水流之力对抗自己。

    若是让水月进入这小溪之中,只怕就不好抓他了。

    君麻吕跳到一旁的树上,双腿猛地一蹬,立刻加速!

    咻!

    他的身形从水月的上空穿过,随后直接落在了水月前行的路上。

    手中骨剑一挥,君麻吕低声说道:“抱歉,你过不去。”

    “可恶,就差一点。”

    水月抱怨一声,没有多余的动作,立刻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

    鬼灯一族,除了水化秘术之外,在刀术上的造诣同样不低。

    水月的哥哥鬼灯满月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同时使用雾隐七把忍刀的传奇人物。

    可惜,英年早逝。

    如果鬼灯满月还活着的话,四代水影未必会对鬼灯一族出手。

    水月的天赋虽然稍逊于鬼灯满月,但也十分了得,在雾隐村被冠以“鬼人再现”之名。

    所谓的鬼人,自然就是指再不斩。

    可见水月的天赋最起码也是跟再不斩对标的。

    “小子,不要以为我是怕你才跑,真打起来,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水月一脸凶狠,但那副样子,又如何吓得住君麻吕。

    他可是刚刚从血海地狱中爬出来的。

    “那你试试。”

    “臭小子!装什么装!”

    水月见君麻吕一副冷漠淡然的样子,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火起。

    他握紧手中长刀,立刻攻向了君麻吕。

    长刀当面砍下,君麻吕握紧骨剑,横刀格挡。

    铛!

    精铁所造的长刀砍在那骨剑之上,碰撞出一道火花。

    君麻吕顺手一带,水月的刀方向被改,砍向另一边,与此同时,他右脚猛地踢出,正中水月小腹。

    但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却好似踩在了水中,没有任何实感。

    水化之术!

    君麻吕的攻势立刻被化解。

    水月咧嘴一笑,露出来那如同鲨鱼一般的尖牙。

    “嘿嘿,受死吧!”

    近在咫尺的距离,水月故技重施,左手摆出手枪姿态,查克拉聚集。

    “水遁!水铁炮之术!”

    一颗水流子弹从他的左手食指射出!

    水铁炮之术,少有的不需要结印的忍术。

    但就在水铁炮之术施展之时,水月忽然发现,君麻吕竟是摆出了跟他极为相似的动作。

    只见君麻吕的左手摆出手枪姿态,低喝道:“一指穿弹!”

    白色的指骨从他的指尖射出,几乎跟水月的水铁炮之术同步。

    指骨vs水流子弹!

    两者在空中快速移动,挤压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声音。

    不到一米的距离,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砰!

    碰撞!

    水流飞溅!

    指骨碎裂!

    但水流四散无踪,而指骨却还剩下半截,直射入水月的心口!

    噗!

    又是流水飞溅!

    指骨落地,完全没入土中。

    这一招,并未对水月造成伤害,但是他大受震撼。

    还没等水月回过神来,君麻吕的骨剑已经再次挥动。

    “水平四方斩!”

    一连四剑,君麻吕快速斩出!

    这般距离之下,水月根本无法闪避。

    顷刻之间,水月的四肢全部被斩,但溅出的,仍是水流。

    水月连退数米,拉开距离,半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看上去颇为疲惫。

    短时间内连续使用水化之术,对他来说已经快到极限了。

    “你……你是辉夜一族!”

    刚看到骨剑的时候,水月就觉得有些奇怪,但没多想。

    此刻看到这一发一指穿弹,水月已经可以确认,君麻吕就是辉夜一族。

    除了辉夜一族,没有人能够发动这样的忍术。

    就像除了鬼灯一族,没有人能够发动水化之术一样。

    “辉夜……君麻吕。”

    君麻吕不紧不慢地说道,手中骨剑抬起,对准了水月。

    “我去!见鬼了!辉夜一族居然还有人活着?”

    水月震惊不已。

    辉夜一族不是昨晚被灭族了吗?

    今天传的沸沸扬扬的,这是漏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