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君麻吕,要长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念糸缝合
    君麻吕擦去嘴角的血迹,甩了甩头,缓解这一拳的冲击,心中暗道:“真不愧是纲手,不用辉夜流体术和桐人剑术,我接不了她几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两者都是君麻吕的招牌手段,他不想暴露在纲手面前,所以刚刚多有收敛。

    不过这一拳,纲手也手下留情了。

    她并没有全力施展,不然的话,君麻吕也不会硬接这一拳。

    虽然来不及闪避,但用尸骨脉之力瞬发骨头抵挡,还是可以做到的。

    正是察觉到这一拳的奥妙,他才选择硬接。

    这一拳,不是杀人的拳。

    而是破除伪装的拳。

    力道虽集中在一点,但打中之后,力道会扩散到脸上。

    这时候,不论是什么伪装,都会被拳劲打散。

    忍界之中变化容貌的忍术并不少。

    最为简单的是变身术。

    稍微高级一点的就是消写颜之术,是一种将人脸直接摘下,贴在自己脸上的术,几乎可以说是毫无破绽。

    跟忍术没关系的方法,就是整容,忍界也有相关的技术。

    而这三种手段,不论是哪一种,在纲手这一拳之下,都会露出破绽。

    在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君麻吕才选择了硬接。

    为了赢得纲手的信任,这是必要的环节。

    而纲手绝对想不到,她所面对的伪装是帝具之力,根本不是忍界的手段。

    她这一拳是无法破除熟练度刷满的盖亚粉底之力。

    所以这一拳打出之后,纲手看着君麻吕,露出了疑惑之色。

    不是伪装?

    那张脸是真的?

    自己猜错了?

    “纲手大人,就算你要杀我,最起码,告诉我原因。”

    君麻吕知道,现在是时候了。

    是时候倒打一耙了。

    所以他此刻是一脸的悲愤。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我可能是误会了。”

    纲手脸上的寒霜尽去,剩下的只有尴尬。

    自己刚刚似乎太武断了。

    人有相似,也不奇怪吧?

    “什么?”

    君麻吕故作疑惑。

    “抱歉,你长得太像我以前认识的人。”

    纲手解释道。

    君麻吕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看来我还挺倒霉的。好不容易见到纲手大人,居然被误会了。”

    静音连忙上前说道:“纲手大人,你这太突然了,刚刚吓了我一跳。”

    就在这时,旅馆老板听到动静,过来了。

    他站在君麻吕房间的阳台,对着他们叫道:“哎呦,你们干嘛呢?怎么把我家的墙都给锤坏了?”

    旅馆老板看到那墙上破了个大洞,人都傻了。

    这啥情况。

    “老板,这事我跟你说……”

    静音连忙跳了上去,跟老板友好协商。

    看她那熟练的样子,显然这种事情也是没少干。

    十二岁就跟在纲手旁边,静音是她的徒弟,但也像是她的保姆。

    确实难为静音了。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从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辉夜君,是一名游医。”

    君麻吕伸出右手,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纲手一时间有些失神。

    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像断了。

    纲手下意识地握住了君麻吕的手。

    “恭喜游客,合影成功,获得奖励:念糸缝合。”

    念糸缝合,出自《全职猎人》中玛奇的能力。

    能够制造出念线,快速缝合血管、神经、骨头、肌肉,缝好就能立刻再次使用。

    可以说是极为厉害的医疗手段。

    从火影的角度说,跟角都的地怨虞的效果相似。

    这一招也能够帮助飞段将脑袋缝合起来。

    短暂的愣神之后,纲手放开了君麻吕的手。

    “辉夜?你是辉夜一族的幸存者?”

    纲手却在此刻反应了过来,辉夜这个姓氏所代表的含义。

    辉夜一族被灭的消息,在忍界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两年早就已经传遍了。

    就像当年宇智波一族被灭一样。

    君麻吕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被村子抛弃的一族,并不算什么光彩的出身,他并不想对此,多说什么。

    纲手也看出来这一点,直接转移了话题。

    “这些日子,我确实也听到过你的名号。杉之村的病症,十分麻烦,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治好他们,实在是难得。

    再加上刚刚到查克拉手术刀。你的医术已经十分不错了。”

    “纲手前辈过奖了,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不知道纲手前辈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跟随你一段时间,学习切磋医疗忍术。”

    君麻吕一脸热切。

    看着这张和断、绳树如此相似的脸,纲手一时间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语来。

    医疗忍者之间的交流,是自由的,并不局限于村子之间。

    因为只有交流,才能够促使医术的进步。

    这个要求,其实并不算过分。

    “看你的脸色,似乎有重病在身。你想跟着我,不只是为了切磋医术吧?”

    纲手一眼就看出君麻吕的身体并不算健康。

    “不愧是纲手前辈,一眼就看出来了。其实我患有血继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医疗忍术,目的也只是为了治自己的病。

    但目前的我,也只能做到勉强压制,延长几年的寿命。想要完全治好,并没有头绪。想和纲手前辈你交流医术,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血继病吗?”

    看着眼前酷似旧人的少年,纲手心中唏嘘。

    这个人,也要死了吗?

    血继病是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才会得的重病。

    每一个血继限界的血继病都不一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

    那就是血继病很难治疗。

    就算是纲手,也没有足够的把握。

    更何况,她手中完全没有辉夜一族的身体资料,仅仅是眼前这一个病例,研究起来,效率极低。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恐血症还没完,根本无法做相关的研究。

    但是……

    看着眼前这张脸,她如何能够说出不救这两个字。

    纲手,陷入了犹豫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跑了过来。

    一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

    另一人在他面前则显得有些娇小。

    但能够看得出来,他们是云隐的忍者。

    “纲手,终于找到你了。”

    高大之人开口,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四代雷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