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君麻吕,要长生!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主角奖励
    “前面就是波之国,穿过波之国,再走一天,就到音忍村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君麻吕放下手中的地图,看向了远处。

    波之国,还真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那是忍者梦开始的地方。

    一个没有忍者的小国,在这个世界里,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此刻正被一个叫做卡多的商人掌控。

    这是一个为了自由而奋斗的故事。

    “波之国的大桥快要竣工了,看来我路过的正是时候啊。”

    君麻吕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波之国任务事件!

    虽然现在应该快要进入尾声了,不知道掺合进来能不能获得合影留念,但第七班的四个人若是能够接触,最起码可以获得四个人的合影奖励。

    这对于君麻吕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时间还算充裕,先去会一会主角团也未尝不可。”

    君麻吕从行李中取出了音忍村的护额,戴在了头上。

    音隐下忍,辉夜君麻吕参上!

    树林中,经过了一晚上修行的鸣人正呼呼大睡。

    “佐助!我一定会超越你的!”

    睡梦中,鸣人还在呢喃着黑发少年的名字。

    “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木叶少年。”

    迷迷糊糊间,鸣人被人叫醒。

    他揉了揉眼睛,看向了眼前之人。

    白发绿瞳,比佐助更要俊秀的白发少年。

    身上更是带着和佐助相似的冷漠感,但眼中含笑,又显得颇为亲近。

    当然,最为吸引鸣人的,还是少年额头上护额。

    那个标志,不是木叶,应该是别的村子。

    但没怎么好好上文化课的鸣人,根本认不出这护额所代表的忍村叫什么。

    “大哥哥,你是谁?”

    “音隐下忍,君麻吕。看你的样子,也是忍者吧?居然这么没有警惕心,就睡在这种地方。但凡遇到一个坏心思的人,你都得死在这里。”

    听到君麻吕的关心,鸣人立刻来了精神。

    “我是木叶下忍,漩涡鸣人!很高兴认识你!”

    说话间,鸣人主动伸出右手。

    君麻吕见状,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期待。

    火影忍者的主角,和他合影,会获得什么奖励?

    是他的招牌忍术螺旋丸、仙人模式?

    还是其他世界的高阶技能?

    带着这些期待,君麻吕握住了鸣人的右手。

    “恭喜游客,合影成功。获得奖励:色诱之术。”

    君麻吕:“……”

    坑爹呢!

    色诱之术?

    这是什么鬼!

    堂堂火影主角,就这样的待遇吗?

    自己刚刚的期待,全部都成为了泡影啊喂!

    “大哥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身体不舒服吗?”

    看着鸣人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君麻吕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气。

    “没事。漩涡鸣人是吗?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难得遇到这么和善的少年,鸣人可是很想交个朋友。

    “你知道卡多在哪里吗?”

    “卡多?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对了!那不是达兹纳大叔说的那个大坏蛋吗?你找他做什么?难道你跟再不斩那个坏蛋一样,是卡多的帮凶!”

    鸣人说到这里,立刻提高了警惕,退后数步。

    看到忽然如此机智的鸣人,君麻吕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不是。我只是接击杀卡多的任务。”

    “击杀卡多的任务?你一个人?”

    鸣人满脸诧异。

    君麻吕点了点头。

    “你一个下忍就能够独自出来执行击杀任务了?这……这最起码也是B级任务吧?我们在卡卡西老师的带领下,都做得很勉强,差点全军覆没了。你一个人就敢做这样的任务?”

    鸣人震惊。

    “一个卡多而已……谁!”

    君麻吕忽然看向了某处,低声厉喝。

    而那里,正好有一道人影闪过。

    他脚下一动,立刻跟了上去。

    “等等我!”

    鸣人见状,想要跟上君麻吕的脚步。

    但其速度之快,没几秒,就将鸣人给甩下了。

    “好快……怎么会那么快。感觉比卡卡西老师还快……”

    鸣人再次震惊。

    “君麻吕?他看上去比我大不了两三岁,居然会这么强,难怪会一个人接下击杀任务。之前的那个雾隐暗部也是,明明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忍者,为什么他们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鸣人的心中满是羡慕,同时,也有几分不甘心。

    这差距,太大了。

    “对了!刚刚他说他是来击杀卡多的。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卡卡西老师!”

    鸣人当下朝着达兹纳的家中跑去。

    另一边,君麻吕追击而出,很快就追上了那道人影。

    那是一个穿着粉色和服、黑发垂肩的翩翩美少年。

    君麻吕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少年立刻做出了戒备之态,右手更是握住了一根千本。

    “让开。”

    少年低喝。

    “我若是不让呢?”

    “不要逼我出手。”

    “好歹也算是老相识,一见面就要大打出手吗?”

    君麻吕露出了几分笑意。

    眼前的少年虽然跟当初多了一些不同,但君麻吕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白!

    雾隐雪之一族的遗孤。

    在辉夜一族被灭的那个晚上,君麻吕从他身上得到的水瞬身可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白眉头微皱,显然并没有认出他。

    “我不认识你。”

    “还真是绝情啊。你和再不斩离开雾隐的那一夜,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白瞳孔一缩。

    脑海中飞快闪过记忆的片段,那白发少年的身影和眼前之人重叠在了一起。

    虽然过去了将近五年,但他对君麻吕还有一点印象。

    “是你!当初那个辉夜一族的少年。你居然还活着?”

    白有些诧异。

    辉夜一族在那个晚上应该成为历史的符号,只存在于过去,而不存在于未来才是。

    但眼前这白发少年的出现,说明他没有死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之中。

    “运气不错,逃过一劫。我们也算是出自同一忍村的血继限界遗孤,就没有必要这般姿态说话吧。”

    君麻吕看向了白手中的千本说道。

    “你想要做什么?”

    白并没有放松警惕。

    哪怕过去多年,他仍觉得那天晚上的白发少年,处处透着诡异。

    他的心虽然依旧善良,但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纸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