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没有钱!
    “没有钱?!”张子陵皱着眉头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有自己白女票别人,哪有自己被别人白女票的!她们二人怯怯的看着张子陵。

    “会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吗?”她们母女二人连连点头。

    “以后你是厨娘!你先做个前台吧。”张子陵很快的给她们二人安排好工作。

    “恩公!什么是前台?”明月小声的问道。

    “坐柜台!招呼客人!还有别叫我什么恩公,你们要是能付钱就是我的恩公。”张子陵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恩、张少侠,那通天寺实力不弱,我们在这里会给你添麻烦的。”李婉容对着张子陵说道。看得出来她们二人真是不愿给张子陵添麻烦。

    “现在即使你们走了那帮秃头也会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在这里安心的干活吧。”张子陵对着她们说道。

    张子陵要开的可不单单只是一家酒楼。

    虽然在大唐世界争霸什么的他一点都不想参与,魔门和慈航静斋他也不想加入。

    在这里他想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想要自由自在,都要有足够的实力。所以现阶段就是聚人手,立名号!

    这对母女既然见到了便随手救了,这样也算是将他的第一条规矩立起来!

    凡入此楼入住者,仇敌不可伤之!

    “你们几个明日去三尺外划道线,然后再立个牌子。”张子陵对着几个跑堂说道。

    “掌柜的写什么!”

    “入此线者恩仇皆放!”张子陵想了想说道。

    嗯,自己的文言文说的真好!

    “掌柜!那席应若是来咱楼里,我岂不是要捧他的臭脚!”岳山不满的叫道。

    “你也是个蠢货!只要不做他的买卖,他就是被你剁碎喂狗,也没有人管!”张子陵轻笑着说道。

    岳山对张子陵是彻底服气了,他这个态度对岳山,他也没有说什么。

    当天晚上线和牌子就弄好了,洛阳不少帮派。他们看到这块牌子这条线,有的嗤之以鼻!有的一笑置之!

    当然也有人想要试探一下!

    晚上明月和李婉容和衣而睡,她们一路上担惊受怕,即使到了这里也没有彻底放心。

    丈夫被通天法师杀了以后,李婉容便不再相信什么江湖好汉扶危救困。她们一路上好几次就是被那些江湖好汉出卖的。

    “明月睡了吗?”

    “没有啊,娘。”

    “明日干活的时候要手脚勤快些,不过也要多留个心眼。”李婉容对着女儿说道。

    “我明白的。”一路上的逃难,也让她见识到了人心的险恶。“娘,你说他为什么救下咱们啊。”

    “娘也不知道啊。”李婉容叹息的说道。

    “他的飞剑真厉害,我要是能像他一样,爹的仇就可以报了。”明月睁开眼认真的说道。

    李婉容没有说话,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第二天李婉容开始了自己厨娘生活,明月也被几个跑堂带到了柜台,给她讲着需要的注意事项。

    少年们本就喜欢在美女面前展现自己,虽然往往得到的都是鄙夷。明月对这些帮助她的少年们很感激。

    所以他们对明月也十分友好和殷勤。

    跑堂们开始忙碌以后,明月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张子陵的身上。

    他躺在一张摇椅上,晃晃悠悠的喝着茶。

    一个男人跑进了红线内,他身后是追逐他的黑虎帮!

    赵黑虎:咋哪都有我黑虎帮啊!

    “哈哈哈!你们抓我啊!抓我啊!”男子在红线内叫嚣着。

    昨天张子陵庇护那对母女的消息传遍了洛阳,这男人就是想试一试那块牌子到底好不好用。

    黑虎帮众人不敢越线,他们可怜兮兮的看着张子陵。

    “你吃饭?还是住店?”躺在门口的摇椅上晒太阳的张子陵问道。

    男子没有钱,上次他在黑虎帮的赌场里已经将老婆都输进去了。这次本来赌的是自己,输了以后跑了出来。

    “住店!”男人谄媚的对张子陵说道。

    “三等房一日三百文!先付账!还有五百文的押金,退房时会退你!”

    “我!我先欠着!”

    男人刚说完就被一阵劲气提起,两条腿被拧断然后扔出了红线。

    “多谢张少侠!”黑虎帮的人抱歉说道。

    “这种把我当傻子的家伙,希望你们好好炮制!不要坠了黑虎帮的名头。”张子陵笑着说道。

    “放心吧,张少侠!”

    众人散去,那些本来想着用这个规矩拉张子陵下水的人,都收起来这个心思。

    通天寺

    通天法师看着眼前的众弟子,恶狠狠的说道,“你们没有报上我的名头吗?”

    “我们说了!不说到好,说了以后他下手更狠了。”武僧们哭喊着说道,“他还说读了几本经书就敢说通天!”

    “欺人太甚!”通天法师一掌将面前的桌子震的粉碎。

    他年轻时误入深山,得到了一本欢喜禅功。

    以女子为鼎炉,然后与之双修。

    鼎炉越好,对他的好处越大。这么多年他现在也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了,门下武僧众多,每日就是给他寻找上好的鼎炉。

    李婉容的丈夫在关中略有侠名,行侠仗义之后得罪通天门人。通天法师亲至杀了李婉容的丈夫,发现她们母女都是上好的鼎炉。

    当时被她们逃了,不想被她们最后逃到了洛阳。这是在通天寺的势力范围。当时她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想出了灯下黑的法子。

    “那对母女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通天法师恶狠狠的说道。“你们的腿不会白断!”

    “师尊!那张子陵本事不小啊。他与慈航静斋、阴癸派、宋阀关系都不错。”一个腿没有断的弟子说道。

    “我的脸都快被打肿了,你还想让我息事宁人吗?我就不信他们会为了一个张子陵与我通天寺为难!

    我通天寺这么多年在江湖上名声都是打出来的!可不是忍出来的!”通天法师咬着牙说道。

    众人听他这么说,便在没有多言。

    他们开始商量如何对张子陵出手,“师傅,那恶贼还有一个叫岳山的奴仆,也十分厉害!”

    “岳山?”通天法师听到这么名字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