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吹箫听
    很讨人厌的张子陵正在和碧秀心聊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蜀中回来碧秀心就直接住进了天下第一楼。

    楼里的所有人都很喜欢她,哪怕有点小心思的明月,相处下来也喜欢上了碧秀心。

    “张大哥,这个帽子真的很暖和。”碧秀心拿着一个从突厥草原带回来的貂帽说道。

    “我不带!”张子陵直接拒绝。

    “我买了两顶,咱们俩一人一个。”碧秀心拉着张子陵道。

    一炷香后…

    岳山进来的时候,看到张子陵和碧秀心脑袋上一人一顶貂帽。他告诫自己如果不想扫茅厕就忍着别笑。

    可是…真的忍不住啊!哈哈哈…

    岳山狂笑着道,“东家…哈哈…我这就去…哈哈扫茅厕!”

    孙家的事情结束以后,慈航静斋真的就静了。

    听碧秀心说孙玉宁要参悟剑典中的死关。

    张子陵总感觉那娘们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不过他倒是浑然不惧。

    “你在蜀中见到石之轩了吗?”张子陵想摘下帽子,被碧秀心摁住。

    “见到啦。”她笑着说道。“那个家伙口无遮拦!”

    “他怎么口无遮拦了?”

    “他说,看在你是张兄的女人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他说完就转身离去。”碧秀心红着脸幸福的说道。

    “他确实过分!”张子陵说道。

    碧秀心愣住小心翼翼地看着张子陵。

    “他就是计较,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啊。”张海王趁机将碧秀心拉进了怀里。

    碧秀心傻笑着坐在张子陵怀里看着他的眼睛。

    她真的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碧秀心在天下第一楼住了一个月,然后恋恋不舍的跟着宋美蝉离开了。

    若不是宋美蝉叫了好几次,她真的可以考虑孩子叫什么名字了。孙玉宁闭关以后,慈航静斋内的气氛很不好。

    李浮媛想要争权,黄心灵事事漠不关心。

    宋美蝉只想着保住基本盘,保住基本盘最后赢的肯定就是碧秀心。

    “张大哥,我回去待一段时间就再来找你。”她恋恋不舍的说道。

    “秀心,门内好多事情都需要你处理啊。”宋美蝉有些抓狂道。

    “这不是跟您回去嘛。”碧秀心认真道。

    她如何不知道门内要事就是些争权夺位的算计,她一点都不喜欢。还是天下第一楼里开心,无聊时给张大哥吹箫。

    开心时,给张大哥吹箫…

    张子陵:请把那个听字给我加上!

    原著中石青璇的箫艺十有八九遗传自她。

    张子陵在一旁看着宋美蝉问道,“你们慈航静斋也会争权夺利啊?”

    “我们只是每个人觉得,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才对。”宋美蝉没好气的说道。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张子陵嘲讽的说道。

    碧秀心离开的第二天,祝玉妍就来了。

    张子陵觉得她们就像商量好的一样,怕自己寂寞这样陪着自己。

    “我还要上次的那间房!”祝玉妍对着明月说道。

    “那间房间您住过以后,东家就没有再让别人住。”明月小声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花钱将那间房包下来了。”祝玉妍道。

    “子陵哥哥,你有没有想人家。”祝玉妍这次来看着心事重重,但是一见到张子陵就先撩拨。

    张子陵看看她实力进步不小,开口问道,“你来洛阳做什么?”

    “刚从长安回来,确定了一下杨坚攻陈的时间。”祝玉妍有些疲惫的看着张子陵。

    “上次一别,我将你的话告诉了师尊。可是师尊还是觉得陈叔宝可以利用,哪知道杨坚真是厉害。

    竟然能请动张兄帮他杀了宇文贇,然后取而代之。现在他又和四大圣僧勾搭在一起了。我们这次可能真的要输了。”

    “输了就认了呗。”张子陵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师尊在陈叔宝身上下的注不小啊。”祝玉妍幽幽的叹息道。

    “早点抽身还能留点本钱,若是真的想着和陈叔宝一起死,那才是真的蠢。”张子陵冷笑着说道。

    “师尊已经下定决心,与陈朝共存亡!”

    “你师傅不会把自己压给陈叔宝了吧,天天给他唱后庭花?”张子陵讥讽的说道。

    “哎呀!你休要胡说!”祝玉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师尊确实很看重那个昏君。

    “张兄,若是我死了你会想我吗?”祝玉妍看着张子陵认真的问道。

    “当然会啊。”海王的被动技能被触发。

    “真的?”

    “真的,这样你包的那间房我就可以租给别人了,你不知道你的那间房…”张子陵认真的说着。

    然后被祝玉妍推搡到了一边。

    “好啦,不开玩笑。快劝劝你师傅吧,陈叔宝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他。”张子陵对祝玉妍道。

    她叹了口气,“我明日就要离开了,我再去劝劝师尊吧。”

    古韵听着祝玉妍的分析,她明白徒儿说的有道理。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

    “师傅,您为什么非要帮助陈叔宝那个废物呢?”祝玉妍不解的问道。

    古韵没有说话,祝玉妍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旦梅,你去将赵德言给我找来。”古韵想了想,只能让突厥入侵从而转移杨坚的注意力了。

    “是,掌门。”

    旦梅找赵德言之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祝玉妍。

    她听完以后大惊失色,她猜到师尊想干什么。赵德言是魔相派的传人,对突厥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师尊找他莫不是要联系突厥?

    祝玉妍第一次觉得师尊疯了!

    现在她还不能去找师尊,去找师尊不就是摆明告诉她,旦梅将消息告诉她了吗。

    虽然她们阴癸派被江湖上称之为魔门,但是不代表祝玉妍愿意看着生灵涂炭,外族入侵。

    她小时候就是被师尊从异族的手上救下的。

    那时候她才三岁,很多记忆已经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自己的父亲笑起来很温和,突厥铁骑来时,他将自己护在了怀里。

    他的脑袋被砍下,血流了一地。

    祝玉妍转身离去,旦梅问道,“圣女,你去哪里?”

    “师尊问起就说我出去散散心!”祝玉妍转身离开。她要去找张子陵,无论花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阻止赵德言去突厥。

    古韵听到祝玉妍去散心也没有多说什么,觉得她离开一段时间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