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去突厥
    “你不是前几天刚走吗?怎么又回来了?”张子陵看着祝玉妍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兄!帮我!”祝玉妍坚定的说道。

    “少来!帮助陈朝抗击杨坚,那种蠢事我才不干。你师傅就是给我五个张丽华…五个张丽华、我也不同意!”张子陵犹豫了一下说道。

    “张兄!我师尊要让突厥人进攻中原,然后给陈朝求的喘息的机会。”祝玉妍认真的说道

    祝玉妍将古韵找赵德言的事情告诉了张子陵。

    张子陵听完以后皱着眉头问道,“你不是慈航静斋的活吗?怎么轮到你去干了。”

    “张兄,我是个汉人啊!我父亲就是死在突厥的弯刀之下。”祝玉妍接着说道。她是真的不愿看到突厥入侵。

    “我能给得的筹码不多,张兄想要什么尽管开口。”祝玉妍看着张子陵说道。“我想让张兄劫杀赵德言!”

    “你那个房间以后给你九折,你花钱再包一年。”张子陵笑着说道。

    “张兄,我是认真的。”祝玉妍以为张子陵在开玩笑。

    “我也是认真的,然后你告诉我赵德言的路线,我去杀他!”

    “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祝玉妍憋着嘴感动的说道。

    “你若想让我帮你,就少说我是好人。”

    “你是个坏蛋,很坏很坏的坏蛋。”祝玉妍红着眼道,然后在张子陵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还用自己的沉甸甸力压张子陵。

    话说这阴癸魔女如此心怀天下,慈航静斋还在争权夺利。

    这个剧本有问题啊。

    晚上张子陵、祝玉妍、岳山三人坐在一起。

    张子陵记得历史上这次突厥袭扰的好像就是陇西,陇西那边是李阀的地盘。所以岳山跟着去会省不少麻烦。

    “东家,我们去了店里谁看着?”岳山真是把天下第一楼当成自己家了。

    “关门歇业。”张子陵毫不犹豫的说道。

    祝玉妍感动的看着张子陵。

    “好。“岳山大笑着点点头。

    他以前在陇西见过突厥袭扰下的百姓是什么模样,所以对于去杀突厥人自然是十分乐意。

    “子陵哥哥,咱们两人就好啦。”祝玉妍认真的说道。“一个赵德言,我一人拿不下他,但是咱们两人联手没问题的。”

    “既然去一趟,我们就大闹一场吧。”张子陵嘴角上扬的说道。

    祝玉妍双手捧着脸,迷恋的看着张子陵。

    她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心动了。

    “岳山与李渊关系不错,多少能给咱们提供点帮助。”

    “啊~”祝玉妍一声惨叫。

    “说事的时候,你能不能认真点。”张子陵看她又走神在她额头弹了一下。

    “知道了。”祝玉妍摸着额头说道。

    岳山看着祝玉妍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东家拿下来。

    如此想来东家真是厉害。

    慈航静斋统领正道,阴癸派称霸魔道。

    东家手握正邪两道!

    张子陵将万老鬼、花大娘、李婉容叫来,吩咐了一下店里的事宜,告诉她们第一楼需要停业一段时间。

    他们得知过段时间就开业,而且不会赶他们走之后这才放心。

    “东家!我们和您一起去吧。”花大娘开口说道。

    说实话在天下第一楼的这段时间是花大娘最开心的日子,每天养养花草,远离江湖的打打杀杀。

    这种生活真的很让人着迷。

    万老鬼也连连点头,祝玉妍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还不错,倒也没有白拿我子陵哥哥的工钱。

    不过这次真用不到你们,好好看家。”

    祝玉妍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若是秀心姐姐来呢?”明月心里还是比较喜欢碧秀心。所以她这么问多少有些故意。

    “你就告诉她,你们东家被阴癸派的魔女拐走了。”祝玉妍看着她说道。

    明月看着张子陵,李婉容轻轻的点了一下女儿。嫌她无事招惹阴癸派的魔女。

    “别听她胡说。”张子陵无奈的皱眉。“我们去一趟突厥很快就回来。

    给你们带薪休假,有想回家看看的就回家。想出去玩的就去,不过要注意安全。”

    最后在众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他们三人离去。

    从洛阳直接到金城,这一路上他们没有休息。

    赵德言的踪迹全程被祝玉妍掌握,现在只要他们在金城方向埋伏,干掉赵德言就好了。

    “你的消息准吗?”张子陵总是觉得有问题。

    “都是旦梅在给我传信,她与赵德言一起。”祝玉妍开口说道。

    他们在金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张子陵看着城中的风景说道,“这时候要是能有一碗牛肉面就好了。”

    祝玉妍不解的看着他问道,“牛肉什么?”

    “还有新的消息吗?”张子陵不想和别人分享牛肉面是什么。

    “赵德言刚到关中。”

    “我觉得赵德言不说定已经到突厥草原了。”张子陵叹了口气说道。

    “旦梅不可能骗我的。”

    “若是一开始就不是旦梅给你传递消息呢?”张子陵也不敢确定,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这种可能。

    祝玉妍转身回到自己房中拿出旦梅传递回来的消息,张子陵凑到她的身边也仔细打量。

    “这是旦梅的笔迹没有错的。”祝玉妍将所以的情报递给张子陵。

    张子陵接过所有的纸张看了一遍。

    “十有八九被骗了。”

    “你看这些墨一摸一样。”张子陵用手指摸了一下。“旦梅若是跟着赵德言上路,她给你传递情报应该是就地取材,不可能用的墨都一样。”

    张子陵有看看纸张的边缘,直接将纸张拼了起来。

    “这还是从一张纸上裁的啊。”

    祝玉妍也明白,旦梅不可能真的将传递消息的墨准备好带在身上。

    “我竟然被骗了!”她有些颓败的说道。

    “也不怪你,一般人想不到的。”张子陵劝道。

    “被子陵哥哥一安慰,我顿时一点都不伤心了。”祝玉妍笑着说道。

    “你觉得骗你的人是谁?”张子陵接着问道。

    “当然是我师尊了。”祝玉妍叹息道。“她知道我的身世,明白我对突厥人的恨。”

    “这样看来赵德言应该真的已经到突厥了。”张子陵倒是显得很期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