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毕玄
    岳山直接去陇西和联系李阀中人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本来张子陵与祝玉妍是想着在金城阻拦赵德言,现在看来他们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

    “我们先去陇西吧。”张子陵想了想说道

    “子陵哥哥,你回去吧。”祝玉妍想想说道。

    她找张子陵只是为了诛杀赵德言,现在赵德言已经去了突厥,他们的计划就失败了。

    “你呢?”张子陵看着她问道。

    “我想试试能不能阻止突厥入侵,至少保护些百姓。”祝玉妍认真的说道,“算是让自己心安吧。”

    “那我们一起吧,很久没有杀铁骑了还挺怀念看他们人仰马翻的场景。”张子陵笑着说道。

    “子陵哥哥,你确定不是喜欢我才留下来的吗。”祝玉妍立刻恢复本性,开始撩拨。

    “我确定不是。”张子陵耸肩说道。

    古韵看着跪在地上的旦梅久久没有说话。

    旦梅恐惧的颤抖着,她额头的冷汗已经流了不少。

    “起来吧。”最后古韵长叹一口气。

    祝玉妍是阴癸派的未来,而旦梅又是她的心腹。现在赵德言已经顺利到了突厥,所以古韵也不打算再为难她了。

    “这次不杀你,是因为你对玉妍很忠诚。我希望你能对她一直忠诚下去。”古韵注视着旦梅的眼睛说道。

    “我知道了。”旦梅连忙点头。

    在陇西的岳山不怎么顺利,此时的李渊还不是李阀的阀主。虽然他已经拥有不少的话语权了,但是他做不到让众人言听计从的地步。

    “岳大侠,我们理解你的担忧。但是今年草原气候不错,突厥人的牛羊都吃的饱饱的。再加上前些日子慈航静斋的碧仙子来过一趟。

    今年突厥人应该是不会来的。”说话的是李渊的叔父李蔚。

    李渊的祖父李虎是大名鼎鼎的西魏八柱国之一。岳山还要说话,李蔚接着说道,“岳大侠放心,我们还是会做好防备的。”

    从大厅出来,李渊对着岳山说道,“抱歉啊,大哥。”

    “有什么好抱歉的。”岳山大度的笑道。他来这里就是让李阀有个准备,若是张子陵与祝玉妍击杀了赵德言,想来突厥是不会入侵的。

    突厥入侵范围极广,岳山也不知道张子陵为何确定突厥会突袭陇西。

    张子陵:我熟读历史!

    “大哥放心,我会派人做好警戒的。”李渊笑着说道。

    “好。”岳山点头道。“咱们兄弟许久不见,今日说什么要痛饮一场。”

    “没问题。”李渊笑道。

    等张子陵与祝玉妍到陇西时,岳山的酒刚醒。

    “东家如何了?”岳山揉揉额头问道。

    张子陵给他倒了碗水,摇摇头说道,“我们没有截住赵德言。”

    “此事怪我。”祝玉妍开口道。

    “现在说怪谁没有意思。”张子陵对着他们说道。“我们接下来该想着如何干掉他们!”

    “李阀的人不怎么信任我们。”岳山对着张子陵说道。

    “本来就没指望他们。”张子陵轻笑着说道。“岳山你一人能杀多少人?”

    “五百!”岳山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呢?”张子陵看着祝玉妍问道。

    “子陵哥哥,你是要…”

    “一个人面对几万大军的事情我不是第一次了。”张子陵对着他们说道,“那时候我的实力还没有现在强呢。”

    阿史那贺然骑在马上对着身边的赵德言说道,“你何为要让可汗出兵掠夺你的同胞呢?”

    阿史那贺然是个魁梧的青年,这次奉可汗的命令,跟随赵德言去袭扰陇西。这次他们只带了一万五千铁骑。

    “他们不是我的同胞!他们是一只只绵羊而已。”赵德言认真的说道。

    他们身边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

    那汉子体魄完美,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双腿特长使他雄伟的躯更有撑往星空之势,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随风拂扬,手掌宽厚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他叫毕玄,今年三十岁不到!

    却已经在草原上无可匹敌了,上次碧秀心来草原时,与他擦肩而过。他这次跟着阿史那贺然前来就是想会会中原武林中的高手。

    赵德言有些忌惮的看了毕玄一眼,“你之前提起过的那个碧秀心是慈航静斋的天下行走,她的实力确实很强。”

    “那是她没有遇到我。”毕玄冷冷的说道。

    他根据前人的武功,再加上自己对武道的领悟。创出了炎阳大法,草原上他已经无人能敌了。

    本来他想与这个赵德言比比,但是被拒绝了。

    赵德言看得出来,自己不是毕玄的对手。

    “你们中原还有什么像样的高手吗?总不能中原武林都是一帮女人说了算吧。”阿史那贺然开口说道。

    说实话他打心底里瞧不上赵德言。

    “之前来你们突厥草原的碧秀心,她的心上人本事就不弱。”赵德言随口道。

    “他也是慈航静斋的人?”毕玄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不!他在中原开了一家酒楼。”赵德言道。

    “哈哈哈,开酒楼?”阿史那贺然大笑。“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若是他的酒楼一般我就砍下他的脑袋,再一把火烧了他的酒楼。”

    “他有多强?”毕玄突然来了兴趣。

    “他强到我担心他会来杀我,一路上和只老鼠一样的东躲西藏。”赵德言认真的说道。

    他从江都出来前,古韵就猜到祝玉妍有可能找张子陵去击杀他。听到这个消息赵德言这一路上十分的谨慎。

    “哈哈哈,若是能遇到他,那再好不过了。”阿史那贺然说道,“我一定斩下他的脑袋,让你瞧瞧将你吓坏的家伙,到底有多么弱!”

    “呵呵,那但愿让你遇见他吧。”赵德言冷冷的说道。

    若不是为了完成古韵的计划,他这会一定摘下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的脑袋。

    他们快到陇西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雪越下越大,但是毕玄十米以内没有积雪。

    雪一落下就化了。

    毕玄抬起头望着陇西,“我也很想遇到那个家伙!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张子陵!”

    “我记下了!”毕玄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