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半路撇下
    片刻后,那些黑衣人已经全部离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康这才放开她,自己先走了出去。

    而此时,王颜的腿早就蹲麻了,本想指望刘康帮忙拉她一把,可人家已经往外走去,她只得抓住屏风的侧面努力站起身,好不容易出来。

    也许是因为她的动手太大,屏风往外滑去,眼见着就要倒下,王颜立即去扶,这个屏风这么大,如果倒地发出的声响肯定不小,那些黑衣人还没有走远,如果把他们引来,那后果真是难于预料。

    王颜用了十分的力气,可没想到,这古代的屏风全是实打实的实木所制,沉得远高于她的估算,而且现在她这具身子又不是在现代经过她千锤百炼的那具,这原主平日里除了吃喝玩乐什么本事也没学,力气与她自己的相比差距太大。

    因此王颜的整个人便被屏风带着滑倒,这几百斤的屏风砸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死也得半残,王颜绝望地闭上了眼,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屏风倒地,只能用自己的一条腿一条胳膊去挡,残就残了吧,她也来不及多想。

    本以为要重重砸在自己身上的屏风并没有倒下来,腰间一暖,一只大手便托住了她,王颜睁开眼,这才发觉刘康一脸嫌弃地盯着她。

    轻放好屏风,王颜尴尬地从刘康的怀里站起身,

    刘康一声不吭往外走,王颜识相地低头跟在他后面朝外走去。

    黑衣人已经走远了。

    刘康转过身,险些撞到王颜的鼻子,她后退了两步。

    刘康从腰间摸出几镒金子递到王颜手边:“拿上钱自己去找个客栈。”

    “你不带我了?”王颜没有动手,虽然刘康手中的金饼极其诱人,但她忍住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汉代,她怎么活?难道仍回教坊司不成?

    为死去的王家人报仇!

    回教坊司的念头刚闪过,那个声音又跳了出来,看来原主不同意她回去。

    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何况还是占据了人家的身子,替人家把夙愿了结也是她应该要做的。

    而且回教坊司,妈妈还以为这些黑衣人来找她麻烦的,那她回去非死也得被剥层皮。

    她打了个寒颤,立即否决这个念头。

    “不方便!”刘康说话不带丝毫温度。

    “我保证不惹事,吃得也少!”

    “你也看到了,我被人追杀,带着你危险,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只要不和我在一起便没有危险。”刘康这次说得话倒多了几句。

    “我不怕,只要王爷您肯带着我,我会洗衣做饭!”王颜还在死皮赖脸地试图说服刘康。

    “不需要!”刘康甚至有了些不耐烦,话说完,把金子塞到王颜手中,未待王颜说话,已经一个飞身跃起,人已消失在黑夜中!

    ;;;;;;;;“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个人怎么这样,下午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你以为你是王爷就了不起啊!下午还不是我救了你,就说刚才,要不是我拿鸡腿和弹弓把他们打走的话,你们有这么容易全身而退嘛!”王颜手中抓着刘康塞在她手里的五镒金子愤愤然跺脚,走这么快,分明就是怕她跟着。

    “有什么了不起啊,我就不信了,离开你,我就活不下去!车都没把我撞死,我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在两千年以前的大汉还我活不成了!我非要活得风声水起,让你好好瞧瞧!”王颜气得不行,边走边嘀咕。

    这大晚上的,人生地不熟,到哪去找客栈啊!

    突然,后颈被人用棍子狠狠敲了一记,王颜两眼一翻,在晕过去之前,她看到了两男一女朝她咧嘴笑。

    三人扛着王颜急速离去。

    而此时,在另一处的黑暗拐角处,一名绝色女子被两名五大三粗的汉子左右胳膊肘一架,嘴里布条一塞就向教坊司拖去,随即被扔进柴房。

    “给我看好了,我就说么,哪有小姑娘高高兴兴上工的,原来在这里给我摆了这么一套,先饿她几顿,我就不信了,还冶不了你了!”

    “怦”柴房的门被重重关上,被关在里面的小姑娘惊恐万分。

    等到王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深夜时分了。

    她不是自己醒的,她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

    而且,外面火光冲天!

    头很痛,王颜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才想起来,她是被人敲晕的。

    这一记敲得可真够厉害了,她足足昏睡了二十四小时!

    难道她又被扔回教坊司了?王颜一个激灵,立即起身去拉房门,果然门被人从外面锁了,这个时候,外面已经着火,只怕各自逃命要紧,根本没有人会想起来这里还锁着个人。

    完了,她今天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是,外面丁丁当当刀剑相搏的声音怎么回事?还有那熊熊烈火,难不成遇上了杀人放火?

    谁人那么大胆,敢在官府开的教坊司杀人放火?

    咕咕咕肚子好饿啊。

    原主被关进牢后就没好好吃过东西,以前娇生惯养惯了么,牢里的馊菜馊饭她能吃得下去就怪了,能被她魂穿附身,说不定原主就是被饿死的。

    好不容易在教坊司吃了半只鸡腿,又被黑衣人追杀了,那半只鸡腿也孝敬黑衣人的眼睛了。

    “啊!你谁啊!”王颜吓得跳了开去。

    从被子底下钻出一个人,蓬头垢面,脸上的妆晕开了,有点像鬼(古代的化妆品真不咋地)。

    她不是被抓来锁在这个房间里面的吗,怎么会还有一个女子?

    “啊……”从被子里钻出来的“鬼”吓得大喊,手指着外面,王颜难受得闭上眼将两只耳朵用手指塞紧,奈何此女子尖叫的声音穿透力实在太大。

    “火……火……”“鬼”女子被吓得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着火了么,她也看到了,可你这大呼小叫的有什么用,关键是要逃出去啊!

    “你有没有钥匙?门被人从外面锁了,我们要赶紧逃出去啊,再晚,我们就要被烧死在这里了!”王颜也不管这“鬼”女子吓得嘴唇哆嗦,一把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她得拉着她逃命要紧。

    “没……我没钥匙,钥匙在嬷嬷那,她们怕你逃,所以把门从外面锁起来了。”

    “嬷嬷?不是妈妈吗?”王颜奇怪,她记得嬷嬷好像是大户人家的奶娘或是对宫里的老人的称呼吧。

    “姐姐说什么呢,哪来的妈妈!”“鬼”女子的脸涨得通红,气得直跺脚,但也总算能囫囵话了。

    “这里不是教坊司吗?教坊司的头儿不叫妈妈叫嬷嬷?”

    “姐姐,什么教坊司,你……你太过分了!”

    过分?我怎么过分了?

    “砰!”房门被砸开,蹿进来三个带刀的蒙面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