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谁是王嫱
    “这位兄台,你们也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何苦呢,要是缺钱,和他说一声,不得百溢千溢的金子给你啊!人在这世上没几十年,何苦为难自己呢,快把幕后之人告诉他吧,你也好回家睡觉!这大晚上的,老婆孩子热坑头才是正经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王颜笑咪咪地朝地上半跪着的黑衣人说道。

    “呸!”黑衣人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老子自从决定做死士那天开始就没想过活命!”

    王颜气急,这人……这人怎么这样,活该阎王王爷凶巴巴地对他!

    “唉,你这人……我也是为你好啊!这年头,谁不惜命啊!”王颜话还没说完,黑衣人用力一咬,嘴角流下乌黑的血,脑袋耷拉下来。

    刘康一把握住他的下巴,他的牙缝里藏了毒,此刻已毒发身亡。

    王颜一个踉跄,后退一步,脸色顿变得惨白,这古代的人怎么这么不惜命的吗?

    黑衣人已死,四名随从立即把刀指向刘康。

    刘康退后了一步,放下手中的刀。

    四名随从有点奇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

    搞了半天,你们不是一伙的?王颜有点蒙,这公公和王爷不是一伙的?这是闹哪出?

    不过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宫斗剧她看得最多了,这宫里帮派挺多的,说不定他们与刘康不是同一帮派的也是有可能的。

    可眼下还不是时候啊,这里火光冲天的,总得先逃命要紧。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敌人已死,朋友之间就不要指着刀了。”王颜只能过来打圆场,虽然对于昨天刘康把他撇下独立一人把她留在人生地不熟的大街上耿耿于怀,可她左右看了,没见他的两位小厮,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人也够可怜的,遇见他三次,三次都在被人追杀。

    王颜走到他们中间。

    “嫱儿姑娘,快过来,他是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呢。”一位老嬷嬷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嫱儿?她不是叫王颜吗?原主与她同名同姓啊,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老嬷嬷,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王颜站在中间没有动,他是什么人,他们确实不清楚,可我清楚啊,反而你们是什么人,我可不清楚,王颜在心里嘀咕。

    老嬷嬷微笑着咧开嘴朝她笑,伸出手想把王颜拉到自己身边来!

    她想起来了,昨天就是这个老嬷嬷,就是她把自己敲晕的!她咧嘴朝自己笑的样子,她记得清清楚楚!

    她向刘康靠近了一步!

    虽然她心里清楚,就光从昨天把她一人留在大街上的作风,这个刘康王爷也不咋地,但好过莫名把她敲晕的老嬷嬷。

    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素色中衣,那婀娜的身段在火光的照耀下玲珑有致,刘康别开脸后退了两步,保持与王颜的距离。

    安全距离!

    王颜见他这副表现,想起昨夜在那间废弃屋里,藏身于屏风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

    刘康表示没看见!

    “轰”刚刚王颜她们所住的房间整栋再承受不住大火的肆虐轰然倒塌,院子里浓烟滚滚,火苗猛地窜得极高,而另外两栋也已被大火吞噬。

    姑娘们吓得乱叫。

    “走,马上离开此处!房子要塌了。再不走,我们都要被烧死在这里!”刘康大喊一声,不忘朝王颜看了一眼。

    看到院中有几口装满了水的缸,应该是店主雨天接来给马喂水的,王颜立即道:“大家快把衣服都打湿,院门已着火,这样出去会被烧伤的!”

    众人听罢再顾不得其他,立即拿起缸里的瓢从头到尾将自己浇了个透。

    那客栈老板的女儿仍趴在逝去的双亲身上大哭。

    刘康一把将女孩抱起想也没想扔进水缸后立即捞出,单手一挎将女孩夹于腋下与众人一道出了院门。

    那女孩早已吓得面色铁青。

    王颜愕然,这个男人果然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连小姑娘也不放过,简直是禽兽!

    直到跑出去数丈远,众人这才大喘着气停下。

    看着远方熊熊烈火将整个客栈吞噬。

    不过好在这客栈地处郊外,四周也仅有此客栈一家,无相关连的其余建筑,若是不然,引燃其他房屋,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众人心怦怦乱跳,老嬷嬷此刻已半瘫在地,刚刚经历过生死,哪怕这其中若有半分差池,此刻葬于火海之中的恐怕就是她们几人了。

    四位随从此刻也已把他们的马车牵了过来,还好马车在后院,烧的是前院,马虽受了惊,但此时也已被随从控制住了,其他的影响不大。

    王颜奇怪地打量着刘康,这人长得是挺好看的,武功更是相当厉害,可才认识两天时间,杀的人已经不下十个了,那么多人要杀他,也不知道在电视剧里能活几集。

    见刘康还没走,四位随从警惕地把几位姑娘围在马车后面。

    刘康将手中的剑“唰”的一声入鞘,动作相当帅气,王颜差点看呆了,喉咙吞了吞口水,这人咋时不时要耍耍帅呢!

    “各位十分抱歉,那些人是因要杀我而连累了各位,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赔偿,在下绝无二话。”

    “你是什么人,为何有那么多人要杀你?”四位随从中个子最高,体形壮实的随从还没放下手中的刀。

    他是大汉王爷!

    不过王颜可不敢随随便便这么说出来,她低着头紧抱着那个浑身湿透了的客栈小姑娘。

    “一点私事,让各位受惊了。”刘康表情淡淡的,果然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王颜扁了扁嘴。

    “看各位身上衣服也破了,脸上也全是碳灰,在下知道前面有一条小溪,不如去洗洗。”刘康说完这句话,跨步先走了。

    东方已经泛白,新的一天要来了。

    王颜看向他们一行的众人,衣服有半敞着的,有只穿着白色亵衣的,还有上下没对齐斜着的,脸上也没一个人是干净的,估计自己的脸也好不到哪去。

    最惨的是那个客栈老板的女儿,被刘康从水缸里捞出来,浑身湿透,再加极度的伤心,此时正瑟瑟发抖。

    确实够狼狈的。

    众人默默向前走去,四位随从警惕地盯着刘康的后背,将其余人拦在他们的身后。

    果如刘康所说,大约百余米外,确有条小溪,溪水叮咚作响,清凉无比,一众人默默地走到溪边,各洗各的,大家还沉浸在刚刚的大变故中,洗好的人上了马车,车上有他们的衣服。

    八位随从死了四人,四位车夫和两位公公以及一位嬷嬷也全死了,关键他们还死了一位姑娘和她的婢女,婢女还好,主要是那位姑娘啊,现在如何向上面交代。

    小姑娘一人蹲在地上号啕大哭,她的父母和两位哥哥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