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冒名顶替
    刘康有心去安慰两句,却被小姑娘一把推开,王颜低笑,活该,谁让你这么不知轻重的!

    他无奈,只能求救似地看着王颜,发觉这个女人此时正一脸得意地笑看着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康走到一边不加理会,这个女人,呵呵!

    王颜走过去扶起小姑娘,轻声道:“小姑娘,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这样会感冒的,我先给你洗洗,换身干爽的衣服。”

    小姑娘一把抱住王颜,大哭道:“姐姐,死了,他们都死了,爹娘还有大哥二哥,他们全死了。都是他,是他害的,是他把他们全害死了。”

    刘康一脸无奈的地看着她们二人,此事确实是他的错,自从昨夜和这个女人分开后,他与修羽和小伍两位随从也走散了,到现在都没有见到。

    白天找了个地方好不容易睡了一觉,没想到到了晚上,这个如此偏僻的客栈来了这么多人,他无心去关注,一人躲在房间里喝酒,到半夜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些黑衣人突然蹿出来袭击他,客栈的四周也被他们点燃了。

    他明白,这个客栈里的人无论是否认得他,只要被黑衣人发现,为确保万一必然会被全部杀人灭口!

    暗影组织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杀人如麻,所以但凡找他们的,必然是下了狠心定要致那人以此死地不可,找这种组织必是花了大价钱的!

    此时,他若只顾着自己逃,那就有点太不道德了。

    ;;“不怪这个哥哥,他也是无心的,而且那些人他们自己也说了是死士。不哭了,你爹娘和两位哥哥是为了保护你而死的,你若是这样伤心,他们会走得不安心的,而且如果当时这个哥哥完全可以自己一走了之的,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啊,他把我们这么多人都保护下来了。”

    “真的吗?”小姑娘脸上的泪和鼻涕糊了王颜满身。

    王颜坚定地点了点头。

    嬷嬷惊奇地看着王颜,她觉得嬷嬷好像要说什么话,只是没说出口。

    最后低叹一声将手中的衣服递到王颜手上道:“小翠的衣服给她穿吧。”

    王颜接过衣服翻了翻,这些衣服不像是高档品,都是粗布麻衣,袖口和下摆处也无绣花,应该是那位被推出去死了的婢女的。

    王颜又安慰了几句小姑娘,小姑娘这才慢慢收了泪。

    “我来帮你。”昨夜与她同住一屋的女子过来接过王颜手中的衣服。

    王颜点了点头,牵着客栈小姑娘到河边洗干净又上马车换了干爽的衣服。

    众人整理完默默地坐在树下休息,大家筋疲力尽,有些人在闭目养神,而另外几位姑娘围在一起仍怕得要命,低着头抱着双腿蹲着。

    换好衣服后,王颜与客栈小姑娘以及昨天与她同住一屋的女子一起坐在树下靠着休息。

    嬷嬷则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王颜,她莫不是怕她跑吧?

    也对,自己本来就是被他们敲晕了绑来的,那她要不要向刘康求助呢?

    求助了后呢?她相信凭他的能力,把她抢出来应该不成问题,当然,他极有可能不愿意帮她!就算他大发慈悲,救她出来了,可之后呢?她自从穿越过来后,人生地不熟的,原主家人被构陷谋逆早已全家被灭,他会带自己走吗?

    王颜很肯定的知道不会,若不然,她也不可能被被这些人绑架了。

    那不跟他走,她又能去哪儿?可别忘了,她是全家被抄送入教坊司的人,大千世界,还不是一样要被抓进教坊司,且自己是逃出来的,抓回去不被打得半死才怪呢!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和小身板,这细皮嫩肉的。

    王颜吓得一个哆嗦!

    但凡冷冰冰的人,你说尽好话也没用,就比如前天晚上,黑咕隆咚的大街上,就这么把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半路撇下,她已经领教过了,何必再自取自辱呢。

    ;;;;算了,别指忘这个什么王爷了。

    再看看其他人,还有别的几位姑娘,又想起来那两个被杀的公公,他们应该不像人贩子,而且她还看到这些姑娘里其中一个还有婢女,如果是人贩子,待遇应该没那么好,也不会给这几个姑娘穿这么好,还能住客栈,坐马车。

    她压低声音问昨天与她住同一个房间的小姑娘:“小美女,咱们这一行要去哪儿?”

    小姑娘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嫱儿姐姐,你怎么了?昨天白天你趁着嬷嬷他们不注意逃了,到晚上的时候才被找到,怎么这才过去这么点时间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嫱儿?我叫嫱儿?”王颜指着自己瞪大她那双本就极大的双眼问,她叫王颜好不好,虽然都姓王,但名不一样好吧,颜和嫱区别难道不是很大吗!

    又是嫱儿!老嬷嬷也这么叫她,她与别人长得很像吗!

    “对啊,你叫王嫱,秭归县人,和我们一样,我们这一路六个姑娘要一起进京给皇上当家人子的?”

    王嫱?家人子?什么鬼?家人子是什么意思?

    “家人子?啥意思?宫女吗?”

    小姑娘想了想后点了点头道:“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啊,哪有差不多就种说法的,见对方已经低头在想心事,算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王颜暗暗地点了点头,王嫱不比王颜好听啊!

    不对啊,她们既然是要被送进宫的家人子,那这个嬷嬷怎么会不认识堂堂大汉王爷呢?

    王嫱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不会他们真是什么人贩子吧!

    ;;;;完了,完了,要不要求救啊!

    王颜暗搓搓地看了眼刘康。

    只见此时刘康抱着剑靠着树,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一会儿大张着嘴,一会儿瞪大双眼,一会儿又陷入沉思的女子,此时她早已脱下那身大红大绿艳俗得可以的衣服,穿了件荷粉色对襟,一头如墨般及腰半干的头发就这么随意地披在双肩,未拖任何粉黛,精致的鼻翼上还有一丝未来得及擦干的水滴,如同初夏晨曦照射下闪着荧荧水光的荷莲,清新脱俗得不染这世间一丝尘埃。

    他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女人了,她不是家中被灭送入教坊司的王家独女吗?怎么一转眼就和宫里来民间采选家人子的公公和嬷嬷搭上了?

    令他感觉好奇的不止这一点,当时他清楚地看到有三个人冲进了她们住的房间,也正因此围在他身边的七八个人少了三人,他才能将他们一一击败。

    可就算后来出来了一人,还有两个人啊,一弱女子是凭什么将那两个穷凶恶极的歹徒给杀了的,就算她手中的弹弓玩得出神入化,可那些黑衣人都是些什么?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暗影组织,利剑出鞘,不见血不收剑,除非自己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