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古代残暴
    “我没事,你们如何?”刘康面色凛然,看向自己的两位随从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们没事。前夜与公子分开后,我们被其中两人追上了,这些人武功十分了得,我与小伍二人好不容易才制服他们。公子,我们查过了,这些暗影组织的人就是那人派来了,可惜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他们的身上也无一物,否则带回京中,谅他就算再会狡辩面对这些人证物证也绝无翻身的可能了!”

    “这些都是死士,当时我们抓到了其中一人,想逼他说出幕后主使,没想到他们牙缝里早就藏了毒。都怪我,早知道我就捏住他的嘴了。”小伍懊恼地说道。

    “这不怪你们,那人一向谨慎,怎么可能会留下证据。而且暗影组织里的人,除非完成任务,不留下任何破绽,否则就算他们活着回去,也难逃被组织处于各种极刑,最终被处决的命运,而且还会连累他们家人,所以一旦暗影组织的人任务无法完成,便会在外自我了断。”刘康看着他们二人说道,他明白无论如何根本不可能凭这一次就拿到实证。

    众人面面相觑,王颜更是瞪大了眼睛,这个社会这么残暴吗?

    “咦,姑娘,你怎么也在这里?”小伍看到王颜的时候,疑惑了一下,随之就一脸的惊喜。

    “拜你们家公子所赐!”还没等王颜开口,四名随从中其中一人立即向前跨了几步,走到小伍跟着恶狠狠地说道。

    小伍举起手中剑,后退一步,指着随从道:“你想干什么!”

    “小伍!”修羽制止了他,走到二人中间,向随从拱手行礼道:“打扰了!”说完拉开小伍。

    嬷嬷朝随从挥了挥手,他便也后退了几步,但双眼并没有离开刘康主仆三人。

    小伍被修羽拉开,但他还是没搞明白,这个教坊司的女子怎么在这里,再看看别那些人,这是怎么回事,他半转身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教……”

    “小伍,住嘴!我们已经够连累他们了,不得无理!”刘康急忙阻止道。

    小伍汕汕地闭了嘴。

    王颜越发笃定刘康会帮着她隐瞒身份的,既然如此,她便承了他的好意。

    王颜咧开嘴,朝小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小伍被吓得一个哆嗦,忙走到刘康后面站定。

    此刻,一直未说话的嬷嬷早就上上下下地将刘康三人打量了好几番,她越发相信,这几个人怕是来历不简单,尤其是那个白衣公子,行为举止不俗,手中佩剑更是价值不菲。

    “请问公子,你们是要回长安吗?”嬷嬷端着笑走到刘康跟前,向他半俯身行了个礼,刘康看得分明,是皇宫里的礼仪。

    刘康点头道:“是。”

    小伍看了眼几他几位姑娘,脑子一抽脱口而出道:“嬷嬷,你们这是要进宫?这些姑娘都是从民间采选来的家人子吧?长得都挺好看的,”

    嬷嬷忙道:“是啊,这位小哥果然是慧眼,我们是从秭归县来的,这次一共选了六位姑娘,可惜昨天死了一位,还不知怎么向上头交代呢。”嬷嬷抹了把泪。

    还真不认识!

    王颜看了眼嬷嬷,看了眼刘康,不像装的。

    嬷嬷一脸笑咪咪地看着刘康。

    刘康却看了眼王颜,顺便还朝她斜了一眼!

    我去,我又没得罪你,斜什么斜!要不是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我手中的弹弓可是不长眼睛的!

    “嬷嬷放心,我们公子回京后会……”

    “小伍!”修羽呵住了小伍,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小伍忙闭了嘴,还打了几下自己的嘴巴,果然见了漂亮姑娘,嘴巴就会不听使唤,难怪修羽老说女人是老虎。

    王颜低头笑,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伍已经被他们呵止了三次了,这孩子挺可怜的。

    刘康拱手行礼道:“此次是我连累了大家,还请各位海涵,在下在此给各位赔罪。”两位小厮忙跟着自家公子一起向嬷嬷等人赔罪。

    ;;;;;;;;嬷嬷看此男子举止不凡,又见他态度谦恭,忙陪了笑脸道:“这哪能怪公子呢,全是那些死士杀人不眨眼,公子也是受害人之一,我们还要多谢公子相救呢,要不然,怕是我们全都葬身火海了。”

    王颜暗暗给嬷嬷坚了坚大姆指,太会说话了!

    刘康淡淡点了点头,没说话。

    嬷嬷双手搓了搓,局促道:“那个,公子,你也回长安,我们也要去长安,不如我们与公子一起作个伴可好?”

    刘康看了眼嬷嬷,别过头望向东方的一轮红日道:“不放便,在下还有要事要办。”

    彼此,太阳已经升起,朝阳照耀在刘康的侧脸上,更显得英俊挺拔。

    王颜见他长得十分俊郎,大约二十岁左右,身长约一米八三,一身月白长衫,玉馆束发,五官分明,鼻梁挺拔,双眼深邃,肤色古铜,王颜突然想起了明星古天乐来,细看之下竟是真有几分相像,只是肤色倒比古天乐还要白上几分,就是看上去面色有点冷,不愿与人多交谈。

    又兼玉带束腰,腰间别一块吉祥云纹玉佩,通体润泽透明,在阳光照耀下微微泛着红光,便知这块玉价值不菲,难怪人精的老嬷嬷想与他一起回长安,怕是她早就看出来刘康身份不凡了。

    嬷嬷尴尬地笑了笑:“对对对,我们带着这帮姑娘确实走得慢,会耽搁公子正事,就是公子能否告知老身贵府住在京城何处?来日到了长安,若有事还要打扰公子。”

    “有缘自会相见!”刘康表情极淡,不愿多说。

    这次小伍学乖了,没有贸然插嘴。

    “小伍,修羽,我们走!”刘康与两位小厮翻身上马,在马背上三人再次向他们拱了拱手。

    刘康深深地看了眼王颜,调转马头。

    “驾!”三骑红尘打马跑远,卷起一地灰尘。

    这两天,但凡与这个王爷有关的,都没什么好事,不是被追杀就是被敲晕,王颜默默祈祷,别再碰到他了!

    待灰尘飞净,众人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忽然,王颜看到在刚刚刘康上马的地方有块玉佩,这不是刘康别在身上的那块吗。

    忙捡起来,他们三人早已跑远,也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见到他把玉佩还给人家。

    收拾好东西,几位姑娘上了马车,一路向颖川郡出发。

    为防她想不开或者半途再开溜,老嬷嬷与她同一辆车,而客栈里出来的小姑娘只粘着她,于是三人便挤在了狭窄的马车里。

    王颜明白,虽然表面上老嬷嬷是相信她了,但到底她是认为她“逃跑过一次的人”,有前科么,不能怪别人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