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布帛画轴
    “出……出现幻觉了,我还以为是大鸡腿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王颜嘿嘿一笑,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

    “老成,把马车赶快点,大家都饿了。”嬷嬷探出半个脑袋,吩咐外面赶马车的车夫。

    ;;;;;;;;老成对着马屁股狠狠地抽了一鞭,马吃痛,撒开腿就往前飞跑出去。

    王颜三人险些被摔出马车外。

    王颜听到老嬷嬷嘴里骂了句什么,反正不是MMP。

    后面的三辆车紧跟不舍。

    王颜估摸了一下,现在的时速大概在四十码左右,照这个速度,半小时应该能到。

    一秒,两秒,三秒……王颜一边紧紧抓住车框,一边在心心默默计时。

    果然在王颜心里念到二十九分四十八秒的时候,一声长长的“吁……”马车停了下来。

    王颜立即跳下马车,可惜几天没吃饭了,那身子不受她控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姑娘和嬷嬷二人忙扶她起来,后面陆续下来的几位姑娘从她身边经过,其中三人掩嘴笑了笑。另一位带婢女的姑娘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扔下句“丢人!”后往里走去。

    确实挺丢人的。

    “驿丞,有现存吃的吗?”嬷嬷一进门就问了一位年约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此刻他正招呼店里的驿卒们准备食材,原来是这家驿馆的驿丞。

    “只有粥,刚煮好的,现在这个点,还没到中饭时间,没那么快。”驿丞忙笑着脸迎了过来,见陆陆续续地出来这么多姑娘随从,忙从柜台后面绕了出来,走到嬷嬷跟前笑回道。

    “有粥就行,麻烦拿点来给我吃吃,我实在饿得不行了。”王颜捂着不断反抗的肚子。

    “好,姑娘稍等。”驿丞说完就忙往后厨去了。

    王颜在一张桌子边上坐了下来,其余人则到马车上去搬东西了,手上拿着筷子不断地敲击桌面,怎么拿个粥也拿这么长时间。

    不一会儿功夫,一会年约二十余岁的驿卒捧着一大碗热乎乎的粥过来。

    看着面前这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王颜来不及吞口水,拿起碗就次溜溜地吸了起来,就是实在太烫了吸不了多少到肚子里去。

    也不知道谁烧的,把好端端的粥烧这么烫干什么呀。

    一位驿丞,两位驿卒惊愕地盯着这位绝色女子看,顺便还咽了咽口水,喉咙咕噜噜的声音挺响的,王颜只当没听到。

    这应该是他们唯一看他人吃饭还发出这么大声音却不令人讨厌的生物了。

    谁让人家长得这么好看呢。

    三大碗粥下肚,额头冒汗,胃里也暖和了,感觉舒服多了。

    驿丞看着姑娘面前的三个大空碗有点发愣,这孩子像几辈子没喝过粥似的。

    “姑娘,可还要再来一碗?”驿丞看她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笑呵呵地问道。

    “请问驿丞大人,现在离中饭时间还有多久?”

    驿丞朝外面望了望:“现在刚到巳时,中饭需到午时才开。”

    “那是还有多久?”巳时是什么意思?上午几点?午时又是几点?古代的记时太麻烦了,还不如几点几分来得实在。

    “啊?哦,还有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王颜知道,就是还有两个小时,摸摸肚子,还有空隙的地方,留着吧,留给中饭,不能到时看着那些大肘子,大肉丸子没地儿放啊。

    “我饱了,谢谢大人啊。”王颜拍拍肚皮站起身,见他们还在搬东西,自己也不好意思光看不干活,看到一个箱子放在他们马车的脚下,想当初一大箱应聘资料徒手搬起来那都不是个事儿。

    走过去,双手一抱,蚊丝不动,再使劲用力,咦,还是不动,这里面是啥?

    “哎哟,我说嫱儿姑娘,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哪能搬得动这么一大箱画像呀。”老嬷嬷撅着屁股走过来。

    “画?什么画?”进宫为什么要带画?

    “你们的画像呀,这不,你们此次进宫,六位姑娘的画像都放在箱子里呢,这是要在宫门口给卫尉军的侍卫核验身份用的。”

    这古代挺有智慧的么,这么一来,是不是就像现代的身份证?

    “能给我看看吗?”画像上应该会有那个叫王嫱的人的个人信息。

    “可以,那就让他们搬你屋里去,就几幅画,你要看也不是什么大事,钥匙都在老身身上放着呢。”

    来了一位随从,一把就拎起箱子往前走,王颜与嬷嬷二人跟在身后。

    到了房内,随从放下箱子就走了,王颜迫不急待地摧嬷嬷开箱子。

    嬷嬷嘿嘿一笑拿出钥匙就开了箱子,只要你不绝食不寻死不逃跑,其他的都随你。

    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六个细长的漆红雕花的木盒子,一个个打开来看,几位姑娘都长得挺好看的,也对,送进宫的么能不好看吗,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把原来那付平淡无奇的相貌带来了呢,还是穿越到一个绝色美女身上了。

    刚在溪水里洗脸的时候怎么不好好看看呢。

    真让人懊恼!

    每一位画像上都有个人介绍,上面还撮了好几个秭归县衙的红印章,这就像身份证明一般。

    有丫鬟的那位叫夏莺,年芳十四,秭归县令夏长信长女,个子高,腰细,鹅蛋脸,就是表情有点冷淡,不爱搭理人,还特喜欢朝人翻白眼。

    美则美矣,太冷了就不好了,容易得罪人。

    等等,秭归县令之女!

    她穿过来的时候在秭归县的大牢,原主一家岂不是就是被秭归县令所抓、所杀?

    王颜忙暗暗感知了一下原主在自己脑中的意识,并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原主对秭归县令或是夏莺有恨的话,这个时候不可能毫无反映。

    难道他们也是被利用的?原主是否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进宫?

    王颜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能静待事情的发展。

    再拿起另一幅画,昨天被杀的那位叫念卉,双睛极有神,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家里世代经商,是秭归有名的商贾之家,可惜了,昨天她将自己的婢女推出去本想分散歹徒的注意力,自己要趁机逃走的,结果适得其反,随后自己也被杀了。

    王颜轻叹着摇了摇头。

    另外三位姑娘均出自平民家,昨晚与自己同一房间的叫荷珏,长得小家碧玉一般,只是看上去胆子有点小,另两位个高肤白的叫秋华,一双秋波眼如同会说话一般;圆圆的脑袋,笑魇如花的那位叫语络,个子比秋华矮,比荷珏略高一些,是这几个人里面看着最喜庆的一位了。

    每个人的名字都挺好听的。

    最后一幅应该就是自己了,缓缓展开,一位外着红色斗篷内穿淡粉色衣裙的美艳女子落于一幅精美的白色丝缎帛巾上,女子坐在一棵木棉花树下的石凳上,双眼望着远方的一轮红日,手中抱着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