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如画美人
    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忧愁,细葱如凝脂般的玉手一手托着琵琶的下方,一手抚着琵琶的上方,樱桃般的小嘴上点了些许的胭红,凝粉色的双颊略施粉黛,浓密的一头青丝梳了个飞仙髻,髻丝下一头如瀑布一般的黑发披于双肩,飞仙髻上别了一枝银粉色的珠钗,额前点缀着碧蓝色的串串圆润玉珠的花钿,双耳下垂着细长的一对银粉色耳环,双目似泪非泪,盈盈于含,精巧提拔的鼻翼,细长的脖颈上挂着一串宝红色璎珞,身挑细长,多一分则盈,少一分则亏,比之那天仙尤过之而无不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画像的右上角写着:“王嫱,年芳十四,八月初七生人,南郡秭归县宝坪村人士,父王穰。”

    诗经中说,美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颈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来形容王嫱再恰当不过,这也太漂亮了吧。

    “要我说啊,这画画得也不咋地,那个什么画师还收了老身两镒金子呢,就这水准,一点也没把姑娘的神韵画出来。你看这眼睛,一点神也没有,还有这脖子也画得太粗了点,姑娘可是标准的天鹅颈,这画得啥呀!”嬷嬷絮絮叨叨对画品头论足。

    镜子,对,找镜子,窗台处有镜子。

    王颜奔到窗台处,将画放到一边,拿起镜子就照,毕竟她不是真正的王嫱,她也想搞明白自己与真正的王嫱是否真的很像。

    这……这真的是自己?

    满脸的胶原蛋白啊,这皮肤,这小鼻梁,这樱桃小嘴,这大而有神的双眼皮眼睛,这精致到极点的鹅脸蛋,还有这细白的脖子,十四岁,年轻真好!

    “这……这是我?”王颜指着自己走到张嬷嬷面前愕然地问道,一脸的不相信,这实在是美出天际了,双眼有着藏不住的狂喜,更令她没想到是这原主和王嫱竟然长得如此相似,且是绝色美女。

    嬷嬷奇怪地盯着王颜:“嫱儿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还饿?要不要让他们再给你盛碗粥来?离中饭还得一个时辰,若还饿就再喝点粥垫垫肚子,就是粥喝多了也不好,水太多了。”

    嬷嬷的意思是我脑子进水了?所以连自己也不认得了?有这么夸人的吗!

    王颜嘻嘻傻笑,她赚大发了!

    但同时她又意识到,她是个假冒的呀,这画虽与她极为相似,但细看之下还是有差别的,两人神态不同,画中人满面愁容,而她双眼有神,眉眼间皆是俏皮的喜气之色。最为明显的是镜中的人右耳垂处有一颗极小的黑痣,但画上没有,画上之人的黑痣在脖子处,但镜中之人没有。

    显然,嬷嬷并没发觉。

    既如此,那便这样吧!

    王颜只愿真正的王嫱能回到她的父母兄长跟前,皇宫便让她替她去吧。

    但与此同时,教坊司内,被饿得已经奄奄一息的真王嫱无论她说什么,教坊司妈妈都只当她想逃跑想疯了,当天晚上便有人出高价后妈妈给王嫱下了药破了她的身。

    “那个,那什么,嬷嬷,您也知道,我饿了太多天了,可能把脑子给饿坏了,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哦!那没事,没关系,别太放心心。一会儿我让店家拿几个猪脑来,给姑娘补补,兴许姑娘能记起来。”张嬷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王颜差点背过气去,猪脑和她的脑子能一样吗?

    “能不能我问你答?”

    “你想知道什么?”老嬷嬷一脸的警惕。

    “您贵姓?”

    “姓张,你们都叫我张嬷嬷。”王颜看到张嬷嬷明显地松了口气。

    搞得我好像是间谍一样。

    “现在什么朝代?”

    张嬷嬷的脑袋有点抽筋,连什么朝代都忙了,唉,病得不清啊,她可千万不能出事啊,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她还指望着靠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呢。

    “大汉!”

    王颜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果然没有架空穿越,心里总算稍稍有点欣慰,这就说明自己在这个世上,在现代那二十八年是真实存在过的。

    “皇帝是谁?”

    “皇帝?皇帝就是皇帝啊,还能是谁?”

    真要命,谥号一般都是皇帝死后才有的,而她那点可怜的历史知识告诉她,她所学的只有谥号!

    “能偷偷告诉我,当今皇上叫什么名字吗?”

    张嬷嬷脸色一白,立即捂住王颜的嘴道:“你不要命啦,皇上的名讳岂是你我可以随便乱叫的!”

    王颜在心里翻白眼:“所以偷偷告诉我呀,我保证不说出去!”

    “那也不行!”张嬷嬷异常坚决。

    算了,想个变通的法子吧。

    “那,现在是哪一年?”

    “初元十三年!”初元十三年?什么鬼?公元几几年啊??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可又印象不深,真是要命。

    历史老师,你出来行不行啊,告诉我一下啊!或者,老天爷你告诉我也行!

    王颜双手合十,朝上天拜了拜,张嬷嬷随着她的视线朝上面看,没什么东西呀,上面是房间的房梁,没供菩萨啊,她把手放到王颜的额头上感知一下,也没发烧,莫不是把人绑来了,却绑了个傻子来吧!

    张嬷嬷有点欲哭无泪,已经少了一个姑娘了,再傻一个,她还要不要回长安,还能不能回宫复命啊!

    不对,初元这个年号,她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王颜苦思冥想,双眼紧闭,嘴里不断地念叨着“初元十三年,初元十三年”,如果王颜看到此时自己的模样,估计会明白神婆是怎么样的。

    猛地,王颜抬起头来,一把抱住张嬷嬷的肩膀高兴地摇晃道:“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看过《昭君出塞》这部电视剧,没错没错,初元是汉元帝的年号。”

    “停停停,姑娘,我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你这么折腾。”老嬷嬷被晃得有点晕头转向,她真怕自己这把老骨头被摇散架了。

    “初元十三年,也就是说汉元帝已经登基十三年了!”王颜为自己终于知道现在身处什么时代有点眉目而激动不已,不过看嬷嬷真有点晕,她忙放开了。

    “嗯,当今皇上是登基十三年了。”张嬷嬷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道,没明白她嘴里的“汉元帝”是什么意思。

    等等,初元十三年?

    电视剧里说汉元帝在位十六年,他还有三年可活了!

    ;;;;;;;;还有三年?

    王颜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完了完了,下午嬷嬷说过,她们这几个姑娘是要被送进宫当什么家人子的,为了个只有三年活头的男人,要在暗无天日的宫里呆到老?老天爷,你玩得有点大啊!

    早知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就说自己不是什么王嫱了,三年啊,何况她是个冒牌的,总有一天要露馅的,现在如何收场?

    不行,我得想办法逃,我不能入宫,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她不能为了三年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啊!

    不行,你必须要入宫,报仇,你答应的,决不能忘!

    那个心里的声音猛地又出来提醒她!

    呵,她怎么把“她”给忘了,沮丧,无边的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