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理清思路,做好一切入宫后怎么避开皇帝老儿,不被他看上的准备,三年,只要三年,在三年里替原主报了家仇,等皇帝嗝屁了,她就有机会出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唉,好端端的,老套剧情要在自己身上重演,弄什么穿越嘛!还有,王嫱是谁啊?名不见经传啊。

    老天爷啊,你既然让我穿越一把,为何不把我弄成武则天啊,好歹也让我过过当皇帝的瘾,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不用背负原仇全家被灭的血海深仇,不用只身一人入宫涉险,多好!

    现在弄成个什么王嫱,是谁?不认识啊,明摆着,这是老天爷喝大了随便玩玩的。

    唉,为什么要穿越到西汉啊?我历史不好啊,可怜的那点也是从电视上看到的,还不知真假,早知自己要穿过来,她晚上不睡觉也得把整部大汉史给背熟了。

    西汉她所能知道的最大的事情,一件是汉高祖刘邦建立汉王朝,还有一件就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昭君出塞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

    “张嬷嬷,你知道我们这次选中的女子中有个叫王昭君的吗?听说她长得非常非常好看。”其实王颜想看看,既然是古代四大美女,是不是比原主还要漂亮。

    “这个老身不知道,我只负责你们这一行人,其他人得等你们入了宫才会认识。况且咱们大汉王皇后名讳王政君,若真有王昭君这样一个人,也是要避讳改名的。”

    “谁还敢不避讳皇后的名讳?这可是活腻味了!王嫱,我可告诉你,别乱说话,小心什么时候脑袋搬了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要死可以,别拉上我们,我还想能有朝一日当上皇后呢!”

    原来是夏莺带着自己的婢女阿紫从她们门前经过,王颜(或不,从现在开始应该叫王嫱了)忙闭了嘴,这万一刚穿过来,一个不小心,犯了忌,确实是要掉脑袋的,古代的刑法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嫱看到张嬷嬷朝夏莺白了一眼:“夏莺姑娘,慎言!王皇后纯良敦厚,凤体安康得很,且深得皇上宠爱,其弟王凤为司马大将军、卫尉,亦深得皇上信任!”

    “切!”夏莺冷冷扔下一字带着自己的婢女一扭一扭走了,她的婢女阿紫一脸抱歉地转身看着张嬷嬷和王嫱。

    王嫱感觉阿紫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来。

    张嬷嬷气得脸色发白,手脚发抖:“这个王公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货色也配入后宫!”

    “好啦,嬷嬷,夏小姐年龄还小,以后这进了宫会懂得分寸,也会感念嬷嬷的知遇之恩的。”唉,好好的一个姑娘说话咋这样呢。

    “哼!我倒希望她不要入皇上的眼,要不然惹出些什么祸事来,还得我来给她背锅!还没有她身边的丫鬟机灵懂事!”张嬷嬷不愿再多提夏莺,弯腰将装画匣的箱子重新锁了起来。

    突然想到她看的电视剧,不对啊,王昭君不是因为不屑于贿赂画师毛延寿而不被汉元帝看中,在冷宫里待了三年,她愤恨之下才在匈奴单于来求亲的时候自请和亲的吗?怎么她们已经有了画了呢?王嫱的脸色有点微变,不会因为她的到来,历史要发生变化吧!

    不行,这不行,如果历史变化了,那二十一世纪还会不会有自己,还会不会有她的父母,她吓得脸色苍白,忙问道:“嬷嬷,是不是所有要进宫的女子都有这样的一幅画?”

    “你真全忘了?”

    王嫱认真点头:“还请嬷嬷能详细地告诉我。”

    “你们的画像一共有两幅,一幅已经由秭归县令快马加鞭送去了京城,入了太常寺,另一幅就是你手上的那幅,是你们进宫的时候用来核验身份的。”

    “那嬷嬷的意思是我们的画像皇上已经看到了?是中意了,所以才会选了我们入宫?”王嫱迫切想知道答案。

    这怎么和电视剧里演的完全不一样啊。

    “那倒没那么快,这快马一来一回怎么着也得十天半个月的,要不然皇帝看中了哪位姑娘急召入宫怎么办,秭归离长安又远,恐怕再快也得半个月时间,自然是那边先由人骑了快马送着画像,咱们这边坐着马车抓紧时间进宫,两不耽误。再者说了,此次外出遴选待诏女子共三十人,若是要皇上中意了再送入宫里,岂不是太耽搁时间了。”

    “那没看中的呢?”王嫱迫切问道。

    “没看中?画像已经送出,那就已经是皇上的人了,断然没有再将姑娘们送回原籍的道理,自然仍得入宫。”

    “那岂不是误了人家终身?皇上既然连画像都没看中,何不干脆别入宫,也好让那些姑娘寻个好人家,有个好前程啊。”难怪以前看小说电视剧的时候,后宫怨妇那么多,原来都是皇帝一人搞出来的事,王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不会等到皇帝归天了,她还没机会出宫吧。

    “误了终身!?”张嬷嬷掩了掩嘴轻笑道:“姑娘,能入宫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啊!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入宫也入不了呢。而且你想啊,皇上的女人,就算皇上没有看中,还会有谁敢娶?这不是给皇帝难堪吗?那是要掉脑袋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皇帝肯放了那些女子,可那也是如咱民间一样相当于是被退了婚的,连男子的面都没见过的女子就被男方退了婚,那对于这个女子和她的家人来说是奇耻大辱,这岂不是更要了她的命吗?”

    “这,怎么会是这样?”王嫱感到无语,为了那莫须有的名声,竟要让一人空守后宫一辈子,老死在没有任何依靠的后宫,这该是何等的凄苦,古时对女子真真是太不公了。

    这下可真玩完了,现在已经是初元十三年了,还有三年,难不成为了个只有三年可活的老头儿,把自己断送在后宫了?

    她很想把老天爷从天上拽下来问个明白,你究竟是几个意思?

    不行,自己绝不能这么被动!

    忽又想到自己,忙问道:“嬷嬷,是否我们所有人的画像均会被拿到皇上的案前,让皇上一一过目?”

    “那是自然!”张嬷嬷回答得很干脆。

    “那会不会有人偷偷藏了一些姑娘的画?故意不让皇帝选的。”

    “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偷藏画像,那可是欺君之罪!不管美丑,那也得皇帝金口说了算,他若是看不中,也是由皇帝将这些姑娘或赏赐给自己的大臣或就一直养在了后宫,断没有私下偷藏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