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难不成都是假的?
    这是王嫱没有意料到的,她看过的电视剧《昭君出塞》那里描述的不是说王昭君等人入了宫之后全部会被安排在掖庭,然后画师毛延寿来给她们画像,皇帝会凭着这些画像选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而那毛延寿是个极为贪财好色的小人,谁给的钱多就给谁画得好看,皇帝见了画像心动就会召来侍寝,得了圣宠的女子会被册封一个封号正式成为皇帝的女人。

    ;;而若是谁给的钱少或是不给钱,那画就会被画得不堪入目,也许一辈子也不可能见到皇帝,最后在宫中郁郁而终。而那些女子为了早日得到圣宠,贿赂毛延寿的钱也越来越多,使得那毛延寿越来越贪财。

    因王昭君十分痛恨毛延寿的贪婪,不愿给他钱,这才被画得十分丑陋,皇帝见了画,十分厌弃,至使她入宫三年未曾见到皇帝一面。王昭君心灰意冷之下这才自请和亲匈奴的,汉元帝十分高兴封了她为公主,可当汉元帝真正见到王昭君面之后才发现竟是天仙一般的美丽女子,才知晓毛延寿骗了他,让他痛失心爱的女子,气愤不过杀了毛延寿。

    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

    刚刚嬷嬷怎么说她们的画像已经入宫了呢?那是不是王昭君的画也会和她们一样也是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入了宫,被摆在了皇帝的案前呢。

    嬷嬷说皇帝在民间选三十位秀女,王昭君应该也在这次的被选的秀女中了,若等皇帝驾崩了,自己却要老死在后宫,那不如就跟着王昭君到那大漠孤烟直的古代呼和浩特去。

    十分懊恼自己的历史实在是太渣了,老天爷在让她穿越之前也不先给点提示,要不然多学学西汉的历史多好啊,现在完全是一抹黑啊。

    再问问:“嬷嬷,宫中是否有一位叫毛延寿的画师?听说他尤其擅长画人物像,仿佛画中的人能从那像上走下来一般,不知到时嬷嬷能否帮忙引荐,我很想让毛画师再为我画一幅画。”王嫱不确定地问道。

    “毛延寿?未曾听说过。宫庭画师是有几位,有刘白、龚宽、陈敞,都是给宫中的贵人画像的,有些掖庭的姑娘为了能早日得到圣宠也会花重金请他们再来画幅像,偷偷将画像塞给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公公,确实也有人为此得到了圣宠。但老身从未听说过有毛延寿这个人。”

    这毛延寿她不止在电视上看过,就是在小说甚至一些历史读物上也看到过,难道是假的吗?难道这个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毛延寿这个人?自己看的读的难不成都是些野史?

    “嫱儿姑娘若想让画师给你再画幅画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宫庭画师需得重金才行。若要说画人物像最为出神的倒是那龚宽,皇上还评过他的笔为神来之笔呢。巧的是这龚宽与我是同乡,姑娘若是有心,老身倒是可以帮忙引荐,只不过凭姑娘的姿色,断然不需要再请他人画像了,这幅画虽画得一般,但姑娘贵在本人,不在于画像上。实在没必要浪费那几个钱,倒不如手中多留些钱好些,往后在宫里要打点的地方多呢,何必白白浪费在这些劳什子上,再者说了,等姑娘得了圣宠,再让画师给姑娘画像,那他们可是巴不得呢。”

    王嫱似懂非懂般的点了点头。

    张嬷嬷笑盈盈地看着王嫱,见王嫱未说话,像是在想什么心事便也没再打扰。

    她实在想不通,既然她们的画像要全部被呈到皇帝面前,那王昭君是怎么回事呢?

    就凭她的相貌只要皇帝见到了她的画像就不可能得不到圣宠的,那究竟是什么原因王昭君会在掖庭住了三年未见过皇帝一面?

    她又是为何要自请去匈奴和亲?匈奴也就是现代的内蒙古,在两千多年前的现在,可想而知是多么苦寒,是什么会让一位弱女子情愿到这般苦寒的边塞去,而不愿呆在锦绣的皇宫呢?

    完了,如果送入宫的是比这幅画还要好看的话,只怕她掖挺的床还没捂热就被皇帝诏了去,如果真这样,那她要想三年后和王昭君一起到匈奴去是不可能了。

    若是汉元帝已经见了这她的画像,要诏她怎么办?

    可能是宫斗剧看太多了,皇宫里太黑暗了,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天天活得胆战心惊,她不要入那后宫,想想那广阔无边的草原,以天地为席为被多自由啊。

    况且,她还没遇到自己命中的男主呢!

    有什么办法能不被诏见呢?

    无论如何得想得万全之策才行。

    “姑娘放心吧,就凭姑娘的姿色,老身保证姑娘入宫不出一月,便能得见天颜。”张嬷嬷笑呵呵道,因为看上去这姑娘似乎除了忘记了一些事外,并不傻,她偷偷放下心来。

    你不说还好,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放心了,现在是自己想动手脚也不行了,画已经在被送往长安的路上了。

    正说着话,年轻驿卒来请:“嬷嬷,姑娘,午膳备好了,各位可以用膳了,吃好后,还要麻烦嬷嬷把通关文牒给小的拿去登录一下。”

    张嬷嬷点了点头。

    王嫱一听有吃的,两眼放光,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不想这些了。

    饭桌上,其余十余人惊愕地看着王嫱一筷子一筷子不停的往嘴巴里塞东西,狗肉,羊肉,猪肉,鸡腿,米饭、菜汤等等,总之吃了小半个时辰没停,就连那些五大三粗的随从也惊呆了,他们也吃不下那么多东西啊。

    “怎么没牛肉?驿丞大人,能给我再来盘五香牛肉吗?”王嫱嘴里此刻正啃着一个大肘子。

    同桌其他人的脸色均忽地变了,张嬷嬷一把捂住王嫱的嘴:“你不要命啦!牛是用来劳作的,官府明令禁止宰杀,若有敢杀牛者,可是要蹲大牢的。”

    王嫱忙闭了嘴,怎么古人有那么多讲究,牛肉这么好吃,怎么能不五香呢?

    还好,当时她嘴里塞满了东西,除了自己那桌的人外,其余人均听得不大清楚,若不然就凭她那句“五香牛肉”就能让驿馆里的其他客人报官将她逮起来。

    “自己要找死别拉上我们,别以为有几分姿色就可以无法无天!”夏莺冷冷地抛过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