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我顶替念卉!
    众人见夏莺这样说,也觉得说得有理,尤其是那四个随从,一个个的也围了上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嬷嬷气得脸色发涨,一把将桌上的金子包起塞到夏莺手中怒道:“夏小姐既然觉得你可以卖十五镒金子,那马车现在应该还在东市,那就和老身一起去把这些金子还给买家,你再把车拿去卖了,老身等着姑娘把十五溢子拍在桌上!”

    夏莺脸色难看,此时被塞在怀里的八镒金子仿佛烫手的山芋,见那些围过来的穿着半袖短襟面露凶像的随从,她更是心里没了底,嘟囔道:“我这不也是猜想吗,嬷嬷何必发这么大的火。”说着话便忙将那八镒金子扔回了桌上。

    “夏小姐是猜想,可老身就要背负这不忠不义的贪财恶名!”张嬷嬷怒道。

    “小姐!”阿紫拉着夏莺的袖子,低声叫道,满脸担忧。

    一个小姐却没有婢女懂事,众人嘴上虽没说,心里却早已给夏莺打了分。

    “拉我做什么!”夏莺朝阿紫白了一眼,便讪讪地闭了嘴。

    见人都已经到齐,王嫱也不拐弯抹角,看着众人道:“各位,咱们现在又碰到了棘手的事。蔡嬷嬷死了,而那通关文牒是在她手上的,刚张嬷嬷已经将我们的行礼箱笼和马车找了个遍均没有找到,看来是被蔡嬷嬷带进客栈而后被火烧了。

    话一起房间里便如同炸了锅一般,尤其是那四个随从,骂骂咧咧,出口尽是抱怨的话。几位姑娘嘴上虽没有说出太难听的话,但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有几个胆小的早已哭出了声。

    “你们是认为声音还不够大,事还不够多,要让驿丞现在就把我们赶出去,是不是?”张嬷嬷冷冷地看着众人道。

    “大家还想不想到京城,想不想活着进宫!”王嫱也看着众人说道。

    “通关文牒都丢了,你有什么办法,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老成双手交叉于胸前。

    “就是,死了一位姑娘不说,现在连通关文牒都丢了,就算进了京又能如何,还不是死路一条。倒不如我们现在就把手头的钱分了,各自走路来得痛快!老子还没活够呢!”另一位随从,满面的络腮胡子,眉毛极浓,是四人中个子最矮的。

    “送你们这帮人进京,老子才是倒了八辈子霉呢。本来还想着事后能得笔赏金,现在好了,命都要丢了,老成,别和他们废话,这桌上不是有八镒金子吗,咱兄弟四人一人两镒,再让这老婆子去卖掉一辆马车,钱分了,各走各的阳光道。你们是回秭归也好,进京也罢,和我们兄弟无关,今后是死是活也是你们自己的造化!”

    嘴上说得好听,敢情是一分钱都不愿留给她们,这才出来这么几日便起了异心,大家不能齐心如何能成得了事,王嫱心里非常生气,但此刻她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否则与其他人一样只知道抱怨,那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且她们不可能真的不进京,不要说被她顶替的那个叫王嫱的父母兄弟还在秭归,她也必须要借着王嫱的身份进宫去替原主报仇,就是其他几位姑娘的家人也全都在秭归,她们一走了之,让这些家人和秭归的县令如何向宫里交代,何况她们几个弱女子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又能凭什么活下来。

    就算是那四个随从,若想拿着这几镒金子每天过逃亡的日子也绝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出来的时候我们兄弟十二人,现在呢就剩下咱们四个了,后面还有一千多里地要走,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我也赞成就这么分了。”三个随从骂骂咧咧地各说了一通话。

    “莫非嫱儿姑娘以为凭自己的美色能救得了我们兄弟?先别说没有通关文牒我们根本不可能到达京城,就算到了京城,没有这通牒你也进不了宫!而且还死了一位姑娘,我们这些人的命早就不在自己手上了,还怕别的吗!”被叫作老成的随从此刻一个大跨步来到王嫱面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诸位以为能逃得掉吗?或者说往后余生都是躲躲藏藏的过日子?这八镒金子又能支撑多久?你是逃了,那么你们的家人呢,你们可曾想过他们今后要如何生存?或者你们打算一辈子不见他们了?”王嫱看着老成,知道他们一时说的都是些气话,只要老成能发话,这事便能成了一半。

    但老成没有说话!

    此刻还没到他要表态的时候,目前形势很糟糕,不是单凭几句雄赳赳气昂昂的话就能让眼前的困难迎刃而解的。

    通关文牒和少了一位家人子,都不是小事,弄不好,他们人还没到京城,脑袋就被搬了家的!

    “你且先说说有什么好办法,先不说别的,就说少了一人,这事怎么解决吧!”矮个子随从说道。

    “我顶替念卉小姐!”是夏莺的丫鬟阿紫,夏莺脸色一变忙去拉阿紫,却被她轻轻挣脱。

    王嫱心下一惊,一个小小的丫鬟竟有如此见识!她看向阿紫,只见她面不改色,心不慌,走到众人的前面,站在王嫱的边上,面对四个咄咄逼人的随从她表现出超脱普通丫鬟的举动。

    她看着矮个子随从又道:“我与念卉小姐有几分相似,而且我们年纪也差不多,只要我穿上念卉小姐的衣服,我们大家谁都不说出去,想必宫中没人会注意到。”

    “哼!你当宫里那些个公公嬷嬷都是吃干饭的?”矮个子随从又呵道。

    “麻子,别插嘴!”老成阻止了矮个子随从,被叫做麻子的随从立即闭上了嘴,退到一边,王嫱朝老成多看了一眼,果如她所料,这几个人都是听他的。

    “只要我们所有人都认定阿紫就是念卉姑娘,没有人会质疑的,何况阿紫姑娘稍微一打扮确实和念卉极像。当然前提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将此事说出去。”张嬷嬷抬眼细细看着阿紫,又将念卉的画像拿出来对比了一番后点头说道。

    “你会说出去吗?”阿紫不甘示弱,也注意到了老成在这四个人中的地位,她首先要问的便是老成。

    “老子脑壳又没毛病,干什么说出去!”老成别过脸去,还真不用多说,这阿紫和念卉果然有七八分相似,但神态却要比念卉还要稳当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