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一块破玉佩有什么用?
    “那好,其他三位大哥,你们会说出去吗?”阿紫看向其他三位随从,向他们发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别问他们,咱们的命都系在这上面,自然不会乱说。”老成挥手打断了阿紫的话。

    那三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老成的说法。

    “好,那么我们这里的几位小姐呢?张嬷嬷呢?你们会讲吗?”阿紫接连发问。

    个个摇头。

    难怪张嬷嬷说夏莺不怎么样,但她的丫鬟却是个机灵的,如此雷厉行事,又是哪个丫鬟能做到的,王嫱暗暗佩服小娥。

    “阿紫,你有机会回秭归的,寻一门亲事好好过日子。进了宫不比在宫外,也许以后一辈子都出不了宫了,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你可要想清楚。”王嫱也知道眼下没有别的再好的办法了,可阿紫不比她们,她只要把夏莺送到京城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心中不忍便劝慰道。

    “嫱儿小姐,奴婢知道您是为我好,但自从念卉小姐死后,我就已经打定主意了。我家小姐一人在宫里我也不放心,是我自己心甘情愿要进宫照顾我家小姐的。”

    “谁要你照顾的,你先顾好自己得了。”夏莺朝阿紫瞥了瞥嘴,转过脸去。

    阿紫尴尬地朝王嫱笑了笑。

    “行行行,你们说得有理。那这事解决了,那没有通关文牒怎么办吧!”老成又发问。

    “这个好办,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一心,到了京城之后自然有办法,你们看这是什么?”张嬷嬷从王嫱怀里拿出玉佩给大家看,王嫱想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啥?一块破玉佩有什么用,拿来我看看!”其中一位随从一把抢过玉佩,翻来倒去了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

    “我看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看上去贵重点。到了京城,遍地的达官贵人,像这样的玉石多得是,谁有空理你,我看你们也是白费心思。”说话间将玉佩扔了过来,张嬷嬷惊呼,忙双手小心翼翼地接了玉佩。。

    “这是那位白衣公子给的,他留下这块玉佩,说了到京城后有事可以去找他,他当初就说过要补偿我们的,到时让他出面给我们作保,此事定能成。”

    这块玉分明是刘康王爷不小心弄丢被她捡到的好吗,怎么到了张嬷嬷的嘴里却变成王爷刻意给的了呢?王嫱木然地转头头去看张嬷嬷,张嬷嬷朝王嫱眨巴了两下眼睛,又摇了摇头,现在众人没有齐心,若是这种状况很难走到京城,王嫱只得不说话,抱歉,那就暂且借你的身份一用吧。

    “你不提这小白脸还好,一提起老子就一肚子火,若他现在还在这里,我非剁了他不可。要不是他,我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那些黑衣人要杀的是他,无缘无故把我们牵连其中,不仅死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把通牒烧了,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若是让老子哪天碰到他,非宰了他不可!”叫麻子的随从气得从墙角跳起来。

    “没错,要么别让我碰到,若是让我碰到了我也绝饶不了他!”另外二人也气得站起身。

    “他自己都自顾不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黑衣人给杀了,还有空管得了我们?”麻子冷哼了一声。

    老成并没有阻止三位随从不断地发难。

    “不会!”王嫱立即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反正就脱口而出了,长得那么好看的人若是被别人杀了那太可惜了。

    “看来你们是知道这个白衣男子的身份,京城大官?”麻子又问道。

    张嬷嬷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呵,这下可就热闹了,一个京城里的大官,被人追杀!我看我们还是少与他有什么瓜葛的好,要不然还以为我们与他是一伙的呢,谁知道这里面牵扯到什么厉害的斗争,咱们这些乡下来的土包子,不要到时被卖了还在替人数钱!”麻子朝张嬷嬷白了一眼。

    张嬷嬷还想再说什么,王嫱朝她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刘康真正的身份还不能让他们知道。

    老成从张嬷嬷手中拿过玉佩,仔细看了几遍,也发现了刻在里侧的字。

    王嫱发觉,老成在看到那个字的时候,手里的动作一时停顿,面色有此微微的变化,但随即立即恢复如初,把玉递到了张嬷嬷手中,又似是不经意间地朝王嫱看了一眼。

    也许老成对刘康的身份大概心中有数,但他没说,王嫱心中暗暗地道了声谢。

    ;;;;;;;;几个随从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气话。

    “好了,大家都少说几句,就先听王嫱姑娘的吧,既然那位白衣公子给了这块玉佩,相信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人杀了的,而且咱们也见识过他的能耐。”老成阻止三人的喋喋不休,又想起白衣男子手中的那把刀,心中更加笃定,只是嘴里却没说。

    三人立即闭嘴。

    王嫱见气氛终于缓和下来,本想问问大家身上还有多少钱也好一并打算的,想到刚刚他们说要分了卖马车的那几镒金子,怕又会生出其他事端来,想想还是作罢。

    “还有没有别的事,没事老子要睡觉去了,昨天一晚上没睡。”老成转身要离开,其他几位随从也站直了身,另外几位姑娘也已站起了身。

    “等一下。”张嬷嬷阻止,众人见她还有事要说,倒没有像刚才那样抱怨,各自归了原位。

    “大家也知道我们手上没有多少钱。没有通关文牒咱们这么多人这两天的吃住就得付现钱,官府开的驿馆比外面要贵上一倍不止,我算了算,起码要两镒金子。”

    众人看着桌上的八镒金子默默地闭了嘴。

    张嬷嬷咬咬牙又说道:“索性,我们就逃单了,明晨寅时三刻,趁着驿丞和驿卒还没起来时我们就离开驿馆,卯时城门一开我们就走,所以请大家务必在寅时一刻起身,寅时二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反正这驿馆也是官府开的,他们见我们溜了也不会追远,只要出了城门就没事了。”老成点头,表示赞成张嬷嬷的提议。

    其余人纷纷点头。

    没有人再提出疑问。

    “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要么就先这样吧,这些金子嬷嬷您拿着,到街上去多买些干粮备着,咱们省吃俭用些,应该能撑得了十天半月的,后面的事,咱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王嫱把金子包起来放到了张嬷嬷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