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商业帝国的覆灭
    王嫱看到麻子的双眼一直盯着那包金子,末了离开之前还不忘说一声:“每日用了多少,剩余多少都要给大家说一下,也好让大家心里都有个数,八镒金子虽然不是特别多,但也不是个小数目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哪来那么多废话,睡觉去!”老成把麻子一推就出了门,其余两个随从也跟着出去。

    张嬷嬷没反对,斜着看了一眼夏莺一语双关地说道:“这个你放心,就是你不提,老身也会这么做,免得有些人又对老婆子起了什么歪心思。”

    夏莺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装做没听到,带着自己的婢女阿紫离开。

    其余人也跟着陆续离开。

    “阿紫,出门的时候爹爹给了我五百镒金子,我让你把剩下的四百九十镒金子藏好,你可收好了?”回到房间,阿紫关好门后,夏莺压低声音问道。

    “小姐放心,奴婢留了个心眼,把钱分成了几份放在马车的不同地方。咱们一路上已经用掉了两镒,另外八镒在奴婢的身上放着呢,其他的都在马车上奴婢仔细藏着呢,小姐进宫后到处都要打点,用的地方多着呢,这四百九十镒金子可要省着点花,万不可被他们抢了去。”阿紫也低声回道。

    夏莺点头道:“你说得对,千万别被他们发现了,我瞧着麻子和老成这些人都不是好相与的。还有那个王嫱与张嬷嬷就是一丘之貉,若是他们知道我们手中还有钱,肯定会打这笔钱的主意。其他那几个也都是穷鬼,恐怕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这些钱咱们自己捏在手里,以后爹爹还会差人送金子过来,你我且在宫里安心。”

    ;;;;;;;;“小姐放心吧,明天咱们上了马车后,奴婢再仔细检查一下。”

    “好!”

    “你一会儿等他们都睡了后去街上买些能放得住的吃的,味儿不要太重,以免被他们发现。”

    “嗯,小姐放心,奴婢明白。”

    这边张嬷嬷已全然没了睡意,她与王嫱二人在王嫱的房间里细细盘算着如何用好这八镒金子,而绿香和荷珏二人知晓她们还有事要商量,便去了秋华和语络的房间睡了。

    待到一切商量定,王嫱有心打听一下原主家的事,她原本想与意识中的原主对话,多了解一些,可不管她怎么召唤,原主除了那句“替王家死去的人报仇”外,其他的话一句都未曾说过。

    “张嬷嬷,可听说过秭归王家?就是前段时间被抄了家的王家。”

    “当然听说过了,老身虽人在京城,可这王家不要说光有钱这一项了,就前段时间造反被灭门一事,我大汉又有何人不知的!”

    张嬷嬷端起手边的一盏茶,润了润喉,继续道:“这秭归县的王家是顶顶有名的富裕之家,家中产业宠大,听说光家里服侍用的仆从就不下二百人,那可是比一般的王公贵族家都要多啊。为他家服务的掌柜小二和小工等等这些人竟不下三万余人,不要说整个南阳郡了,就是整个大汉恐怕都没有一座城池是没有他家产业的。”

    “据说还垄断了整个南阳郡的各路商号,产业遍布茶叶、丝绸、铁矿、盐、钱庄、酒楼等等,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这几年更是打通了大汉与西域的商贸互通渠道,这钱啊每天如流水一样进帐,啧啧,连家里的地砖都是黄金铺就的。”

    如此有钱,宠大的商业帝国,全国连锁的大企业啊,不仅大力垄断国内贸易,更是发展了外贸,这王家可太有钱了。唉,老天爷啊,你让我早穿两年,享受一下我们这些穷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有钱人家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不好吗?偏偏在她家被抄,全家被杀之际让她穿越而来,她是半分好处没讨到,还背负了原主一家的血海深仇!

    “可盐和铁矿不是应该官家把控着吗?王家人若要做这些买卖,岂不是成了贩卖私盐,本就是犯下大罪的,而且铁矿是用来打造农具和兵器的,怎么会交给王家去做?”王嫱问道。

    “以前也是不行的,但一年前突然就放开了,虽说放开,但能有资格做这两项买卖的商家整个大汉也没几个。王家当家主子一听官家连这个也放开了,就如同那猫闻到了鱼腥味,能不积极吗?前后不过一个月时间,就把盐引和开铁矿的资质给拿下来了,可奇怪的是,今年官家又收回了,所以真正在做盐巴和铁矿生意的也就那么一两家而已。”

    这么快,王嫱似乎已经能确定,这就是钓鱼执法!何况,所谓的造兵器,原主传过来的几天记忆中她父亲明确告诉过他,绝没有。

    且,家中已如此富裕,对于做什么事触犯大汉律法,其父不可能不清楚。

    “唉,可惜啊!”张嬷嬷痛心地低叹一声,“你说这么有钱的一家人,好好的做他们的生意,赚他们的钱不好吗?它不香吗?何苦造反呢!你再有钱,能和朝廷对抗吗?”

    “这人啊,就是不能太有钱了,小富则安,大富是祸啊!所谓温饱解决了,就要想花样了。这太有钱了,就想要过过当皇帝的瘾了,皇帝是随随便便谁想做就能做的?咱们汉高祖皇上是历经了怎样的磨难,他的身边聚集了多少英雄豪杰才成就了大汉这万年基业。何况当时的大秦已经满目疮痍,各路义军揭竿而起,自然是一呼百应。不像今天,现如今咱大汉百姓生活富足,国无盗贼,道不拾遗,官场风气上安下顺,风清弊绝,谁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啊,会愿意跟着你干这断脑袋的事!”

    “再说了,咱大汉的几十万的大军是吃干饭的?你看,这不,才刚刚迈出千里之行的一小步,就造了几把兵器便被人告发了,就被抄了家,落了个身首异处,全家所有家财被充公的下场。这整个案子从有人告发到最后王家全家被灭也就十来天时间。”

    王嫱的心一阵接一阵纠着的痛,那是原主极度悲伤的情绪,心里的那个声音在呐喊,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爹爹没有造反,是有人诬陷的,他们看上了王家的钱,他们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嬷嬷可知,是谁经办这个案子的?”

    “这是大案,自然是朝中派了人来的,据说是廷尉史丹史大人,原以为怎么着也得把人犯押解到京城,待到皇上亲自审问,定下罪名,下罪书,加盖印玺后方会被问斩,这么一来就得秋后处决。没想到这么快,人在南阳郡秭归县就被就地腰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