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真是猪脑子!
    “靠!王爷!是你,你……你吓我,你太过份了!”王嫱气得跺脚,却又忘了自己脚崴一事了,痛得倒抽冷气,她发觉自从遇到刘康后,她不仅运气全无,连智商也快成负的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犹如决了堤的河岸,滔滔不绝,想起在现代的父母,以及自从来到此处后的无助和无奈、辛酸通通在泪水里发泄了出来。

    可那位刘姓王爷此时却双手抱胸看着王嫱哭,丝毫没有要安慰一点的意思。

    哭了半晌,王嫱自个儿安慰自个儿地止住了泪。

    “哭好了?好了的话,我们快点,再晚要想在天亮之前赶回来就要来不及了,而且你也不敢保证能在教坊司马上就找到真正的王嫱。”刘康说完看着糊了一脸鼻涕眼泪的王嫱。

    “你,你这个人不会安慰女生的吗?”王嫱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拿袖子擦干净鼻涕眼泪,怒视着刘康。

    “小时候宫里的嬷嬷教过我,如果有姑娘在你面前哭,你越哄她,她只会哭得越凶。索性不去管她,她自个儿觉得无趣就会止住,就好比你现在这样!”嬷嬷说得果然没错。

    “你……我,哪有这种逻辑!无理取闹的人自然不用理她,可刚刚我明明是真伤心,真伤心你懂吗?真伤心是要安慰的,你在家难道也这么对你老婆的吗?”好像说得不对,唉,不管了,哭了一场,总算好受了许多。

    刘康耸了耸肩:“我没老婆,女人这么麻烦,要老婆干什么。像我这样,多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何况他还到处被人追杀,何苦连累人家姑娘。

    “……”

    “……”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从头顶飞过。

    为免王嫱吐他一身,这小半段路,刘康倒没有将马打得飞起,王嫱也慢慢适应了骑在马背上的颠簸感。

    半个时辰后,马稳稳地停在了教坊司的后门口。

    王嫱双腿发软,左脚又崴了,更不敢跳下马了,何况这马这么高,就算踩着马镫,可这马是活物啊,动来动去的,她根本不敢下来。

    刘康可不管这些,自己下马后,一把将王嫱从马背上扯了下来。

    王嫱已经见怪不怪了,没吱声,反正不管说什么也是白搭。

    王嫱瘸着腿去推后门,可惜门从里面拴住了,推不开,而围墙足有两米多高,光滑无比,她也爬不上去啊!

    边上倒是有一棵大树,可惜树与围墙之间还有约一米左右的一段距离,若是换作以前,她在警校也算是学过,只要爬上树,再挪到靠近围墙那侧的树枝上,借力是可以跳上墙头的。

    可惜,现在她崴了脚,而且这具身体远没有她原来的具身体素质强,不要说爬上树了,就是到了枝头也绝对跳不过去。这万一从树上摔下来,两米多高的距离,虽摔不死人,可也不是闹着玩的,若是残了那麻烦就更大了。

    站在一旁的刘康看了看,知道她没有更好的办法,揽住她的腰,一个飞身就跃过了围墙。等到王嫱反应过来的时候,二人已经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里面。

    王嫱窃喜,早该逼你出手了。

    刘康朝她一摆手,示意她自己去。

    而刘康自己则飞身上了树,借着树叶的遮挡睡觉!

    她认得去柴房的路,就是不知道真正的王嫱此时是否在柴房里关着。

    摸黑来到柴房,门口没有守着的人,连个打盹的都没有,王嫱心里微微感觉到有点不妙。

    王嫱轻轻推开门,确认“王嫱”确实不在里面。

    完了,她不在柴房的话,极有可能要么出了意外,要么被妈妈给逼着接了客人。

    王嫱的心沉到谷低,胸口如万千蚂蚁在啃噬一般难受,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要亲眼得到确认过了才行。

    若真正的王嫱真的遭遇了不测,她绝不会袖手旁观,定要与他们拼上一拼,那怕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王嫱闪身出了柴房朝主楼走去,她记得当初自己就是被带到了二楼。

    “走快点!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你可知道今天老娘赔了多少钱!我告诉你明天务必把这些金子给全部挣回来,如果明天你还胆敢对客人无礼,断我财路的话,老娘不介意送你见阎王!你们这些犯了事的女人,死了也没有人替你们收尸!乱葬岗一扔,野狗野猫秃鹰顷刻间就把你吃得一干二净,连骨头渣都不剩!你可以打听打听,乱葬岗丢了多少像你这样的姑娘,多你一个也绝不会多!”

    王嫱立即躲到一根粗柱子后面。

    借着微弱的灯光,王嫱看到教坊司的妈妈在前面骂骂咧咧地带路,后面是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一位女子用粗麻绳反手绑着,女子蓬头垢面,身子娇弱,看不清脸,见女子走得慢了,后面的汉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就把女子往前推去,有好几次,女子都差点摔倒,可她却不敢吱声。

    “有客人要你,那是看得起你!横坚你昨天已经被破了身,别以为自己还是那个王家独女王颜,要知道你们家犯的那是谋反的大罪!老娘要不是在看在你还有几分姿色的份上,早把你扔乱葬岗去了,还在这里浪费老娘的粮食!”

    妈妈说罢,转身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女子的脸上,啪,极响的声音。

    王嫱心下一沉,双手紧紧地拽成了拳头,仿佛那记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她的脸上,她的心深痛深痛。

    原来他们绑的正是“王嫱”,虽说不用她费尽心力去找,可刚刚她却听到了最不愿听到的那句话,“王嫱”的清白没了!在这个教坊司里,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妓馆里,被破了身!

    古时清白对一个女子来说何等重要,何况她本来是要被送进宫的,是家人子,嬷嬷告诉过她,所谓的家人子就是宫里皇帝最未等的嫔妃。

    一个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家人子,却阴差阳错地与她互换了身份,如何让她心里不绞痛。

    终归是我害了你!

    王嫱极力压制住要冲出去的冲动,她不是那两个汉子的对手,冲动行事,只能将自己和“王嫱”二人都陷于被动的境地,早在警校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何为保存实力。

    刚刚为什么不把刘康拉着!

    只要有他在,还怕这两个人!

    真是猪脑子!

    看了看捏在手中的弹弓,只恨为什么不是枪或是箭,一枪出去,先结果了那个妈妈岂不痛快。

    王嫱借着一根根粗壮的柱子,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的后面。

    果然,他们将“王嫱”扔进了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