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遇到他后,没一件好事!
    牢内阴暗潮湿,睡觉的地方只薄薄地铺了层稻草,连床破草席都没有,牢房中间放着一张破桌子,桌上有几个破了口的粗糙瓷碗和一把水壶,还好壶中还有些水,也能喝,另外就是几条长凳以及一盏冒着黑烟的煤油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牢内偶尔还会有老鼠和蟑螂窜过。

    这牢内的情形可真熟悉,不过几天功夫,她已经在这古代的大牢蹲了两次了。

    她们七个姑娘连受伤的嬷嬷一共八人被关在了相连的两座牢房内。

    对于窜来窜去的老鼠蟑螂,绿香极怕。

    王嫱和秋华将嬷嬷扶到稻草边躺下,绿香倒了水来,王嫱接过慢慢地喂给嬷嬷喝下,只是嬷嬷痛得浑身发抖,到嘴的水洒出不少,反而是喝进去的少,倒在衣服上的多。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王嫱隔着牢房的门大声朝外面喊:“快来人啊,快给我们找个大夫吧,我要见你们郡守。”

    ;;;;;;;;秋华和阿紫也走到门边朝外面喊,张嬷嬷已痛得又昏了过去。

    另一个牢内的姑娘也纷纷站起身走到门边朝外面大喊,可不管她们喊得如何大声,也不管她们喊了多久,更不管有多少人喊,就是无人出来应答。

    而那四位随从,王嫱她们也不知被带到了哪里,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带进牢。

    这个样子过了许久,也许是半个时辰,也许是一个时辰,大家都已筋疲力尽,受了伤的姑娘们见牢内根本无人应答。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却仿佛又过得极快。

    王嫱匆匆看了一眼,别的牢内关押着大概也有十来人,只是对她们的大喊大叫充耳不闻,或躺或斜,还有几人甚至低头在抓身上的虱子,按死一只,往嘴里一放,还不忘添添嘴唇。

    王嫱的胃又在翻腾,就像当初她刚穿过来那时一样。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刚醒的那会儿为什么会这么臭!

    ;;;;;;;;“姐姐确定那老成没有杀人?”秋华低声问道。

    “确定!我当时就在边上,老成只是把他敲晕了。”

    “可刚刚那个侍卫说驿卒的头上被敲了个洞,血流干才死的。是不是后来有人杀了他?他们为什么要杀他?”

    “有这个可能,只是我们现在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会是谁要杀他。”她们或许被人利用了,她想到了定陶恭王这几天被追杀,是否这件事也与他有关呢。

    她就知道,遇到他之后,就没一件好事。

    她的左脚到现在还微微肿着。

    ;;;;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到哪里了,应该早就回京了吧,刚在城门口也没见到,也不知道他到了哪里。

    猛地甩开这个念头,想什么呢,自己眼前的事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呢,现如今最要紧的是想办法脱身啊。

    不知又过了多久,有人提着桶来送饭,原本死气腾腾的牢房这时突然像是被扔了个响雷一般,一窝蜂地涌向门边,破旧的碗迅速从牢内伸出,一个个嚎叫着仿佛是被人圈养的牲口一般。发食的衙役头也不抬,一勺接着一勺向外舀着稀薄的食物。接了吃食的犯人低头用嘴拱饭,可这些食物明明已经发酸发臭,王嫱和几位姑娘看得目瞪口呆,夏莺和语络等人看得实在恶心致极,转身扶着墙角嗷嗷地吐了起来。

    待到发食的衙役走到她们跟前,王嫱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抓住衙役的手问道:“这位衙役大哥,和我们一起被关进来的几位兄弟呢?”

    “不知道!”冷冰冰的三个字,用力挣脱,王嫱另一只手又去抓他提着桶的手臂,为免被他再挣脱抓得死死的。

    衙役皱眉盯着她看,但手上没有用力,若他要挣脱的话,单凭王嫱的力气不可能抓得住。

    王嫱压低声音道:“大哥,能否帮我们找个大夫,嬷嬷受了很重的伤,再不医治真的会死的。”

    衙役抬眼朝里面望去,王嫱见此立即递了一镒金子过去,还好当时嬷嬷把卖马车的金子随身带着。

    衙役把钱塞进了袖管。

    “等着吧。”转身离开,王嫱的目光跟随着衙役,见他直往左侧而去,到了有亮光的地方转身便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姐姐……”绿香和秋华一脸担忧地看着王嫱。

    也不知道这衙役拿了钱会不会叫大夫来。

    突然左侧牢内的几人哄抢起来,王嫱这才注意到,原来她们的吃食因放得靠近左侧牢房,那几人趁着她们不注意,把吃食抢了去,四个人的食物被她们三人哄抢,分配不均,难怪会打起来。

    秋华要去把食物抢回来,没想到刚把手伸过去,就被她们抓了两条血印。

    王嫱忙把秋华拉开,自己也险些被她们抓伤。

    ;;;;;;“姐姐,没有食物我们也会饿死的,你看嬷嬷现在这个样子。从早上到现在我们还没吃一口东西呢。”

    “算了,别和她们抢了,这些食物都已经霉变了,她们也许已经习惯了,但我们不能吃,会吃坏肚子的,眼下我们不能再有人生病了。”

    ;;秋华有所不甘,但也没办法,只得无奈得看着她们哄抢,

    ;;时间在一点点流失,张嬷嬷身上发了热,再着急也没用,来到这里快一天时间了,她们发现不到饭点无人会过来。

    几个人早饭本就没吃,这个时候已经饥肠辘辘。

    就在大家越来越失望之际,发现门口有了动静。

    众人忙看向过道尽头的亮光处,是中午发食物的那个衙役,他带了大夫过来。

    衙役十分小心的样子,见四周无人,这才打开牢门把大夫让了进去。

    几位姑娘忙道谢。

    王嫱见那大夫四十余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青色葛布长衫,头发盘成发髻束于头顶,一个黄木簪子别于发髻之中,手中拎着一个木制的箱子,那箱子看上去被磨得精光,应该是经常在用的缘故。

    “去城南叫了这位黄大夫,他看筋骨十分有名。”衙役头都没抬,小声在王嫱边上说道。

    王嫱又连忙道了几声谢。

    原来再黑暗的地方,也总会有光明的存在!

    黄大夫则蹲在了张嬷嬷面前给她检查手臂和脸上的伤。

    没想到衙役又从身后拿了个包裹出来,正是张嬷嬷装了吃食放在马车上的布兜,里面有羊肉烧鸡和几个馒头馍馍。

    “你们的马车被拉进了后衙,我清理物品的时候发现了这些,给你们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