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传播正能量,真的挺好
    王嫱忙接过,脸露欣喜,她转身递到绿香手中让她分给众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快吃吧,这些东西放在后院,时间长了就坏了,而且也没有人会注意这些东西,你们吃不惯那些东西,都是发臭发霉的。”

    “大哥,您是个好人。”

    “好人不长命!”衙役说完别过脸去,茫然地看着牢内几个正在抓虱子的女犯人。

    “……”

    在这个封建社会的古代,在这个黑暗的牢内,他发出这样的感慨没什么奇怪地,王嫱低头不语。

    若他能活在现代那个太平盛世,她想,他不会有这种想法的!

    王嫱想起某部红色电视剧,后面彩蛋上写着:“这个盛世,如您所愿!”

    像现代这样的盛世,亘古未有!

    做好人,传播正能量,真的挺好!可惜,在这中间,还要跨越两千多年!

    两千多年的沧海桑田,一切都已变了,王嫱的眼里有泪花。

    闻到香味的其他几个牢房的犯人像饿狼似地扑在木柱边,从两根木柱子中间伸出手,嗷嗷地叫唤着。绿香毕竟年纪小,从未见过这样,于心有些不忍,拿了些食物想送给她们。

    衙役立即阻止呵斥道:“想活命的话,就不要给她们!不但会害死她们,还会害死你自己!”

    王嫱一听就知道那个衙役说得有道理,确实她们已经吃习惯了那此嗖菜嗖饭,若是给了她们大鱼大肉只怕肠胃反而会受刺激,又因这些美食会导致她们强夺,那到时整个大牢就会大乱,忙也阻止了绿香。

    绿香虽不明白原因,但知道王嫱姐姐应该懂得,也就伸回了本就已经递出去的食物,那此犯人眼见着快到手的食物没能落到自己手上,个个腥红了眼,拍打着木柱。

    衙役手中拿着鞭子,一把抽在了柱子上大吼道:“吵什么吵,再吵两天不给你们饭吃!”

    那些犯人受惊害怕之下缩回了手,一个个殃殃地退了回去,牢内这才又安静了下来。

    王嫱注意到,衙役虽抽了一鞭子,但仅仅打在了木条柱子上,并没有抽在任何一个人的手上、身上,王嫱对他再一次肃然起敬,在这里,像他这样的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绿香害怕,拉着王嫱的手低声说道:“姐姐,对不起,我差点惹了大事。”

    王嫱轻轻拍了拍绿香的手道:“你也是好心,别放心上,没事了。”

    “这位大哥,不知我们的箱笼在何处?”秋华急切问道,王嫱也想知道,这里面有她们的画像,还有衣物鞋袜等东西,万不能丢失。

    “在后衙放着,等郡守问了案,若是和你们无关,会放你们出去,东西也会还给你们。若真是你们杀了人,秋后问斩后这些东西就会拿去烧了。”那衙役话不多,可句句说在了点子上。

    “你相信是我们杀了人?”秋华看了眼王嫱,问向衙役。

    “我相不相信的没有用,要郡守和师爷相信才行。”

    郡守,她知道,可师爷?为什么?

    “大哥,可知我们的四名随从被关在了何处?郡守何时会问案?”

    “不知道。”衙役看了眼外面。

    “大哥可知那个驿卒是怎么死的?他头上的伤从哪来?是被何物所伤?”没有其他人能问,自己也出不去,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衙役了。

    “不清楚,尸体就停在衙门里,姑娘如果有本事可以劝得了郡守的话,自己可以去看看尸体,我只负责这块,没去过。”衙役不再多话。

    ;;;;王嫱没再追问。

    另一边,黄大夫给张嬷嬷已经正了骨,正拿出木条在固定。脸上的伤已经看过,无大碍,只是擦破了点皮肉,糊了血,所以才看着可怖,实际上脸上的伤倒不重,结了痂就好了。又拿了药膏给秋华,嘱咐一天三次涂抹,交代后再从随身的医箱里拿出配好的药给了绿香。

    “给我!”衙役一把夺过,王嫱给衙役道谢,知道他这是替他们熬药。

    “大哥,谢谢您,您,真的是个好人!”

    衙役朝她看了一眼,没说话。

    “明天会退烧,左手肘骨头断了,不过已经接上了,像这样固定两个月后应该问题不大,切记少碰水,药早晚各喝一次,半个月后停药,到时我再看看,没问题的话,木棒拆了再养上三五个月就行了。脸上的伤,药膏一天三次,涂十天就会好,不用担心。”

    所有姑娘的伤都处理了一遍,黄大夫这才收拾医箱。

    王嫱隔着牢房又给了一镒金子给衙役,请他务必跟着黄大夫再配些药和买些新鲜的饭菜来。

    衙役也不再推辞,接了金子又塞进了衣袖这才带着黄大夫离开。

    王嫱清楚地看到,在出门之前,衙役是先到外面看了看,确认后才招呼黄大夫离开。

    他为什么会这样呢?好像他一直在提防着什么,可又说不出原因来。

    因为其余牢内那些犯人的原因,衙役又不在,王嫱招呼大家抓紧时间吃东西,尽量不要刺激她们,姑娘们明白王嫱担心什么,都用袖子遮了低头匆匆吃了几口。

    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吃好东西后,王嫱便让众人今天什么都不要想了,先好好休息。

    然而王嫱又失眠了。

    她们要怎么样才能出去,那几个随从怎么样了?郡守是否已经问过案了,为何把她们关进来,却又不提审?怎么会有人要杀那个驿卒,是否与定陶恭王有关?还有那个颖川郡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衙役刚说的师爷是怎么回事?

    ;;;;;;;;原主一家的惨死,到现在一点眉目也没有。

    冥冥之中,这所有的一切是否都有关联呢?

    ;;;;;;;;两个相临的郡县!

    眼前事太多,又是一色的黑,好像没有出路一般,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直到快子时的时候,王嫱才勉强入睡。

    第二日一早,王嫱等人被带到一处花厅,只有她们几位姑娘以及张嬷嬷,没见到四位随从,甚至连绿香也被留在了牢中,此处并不是审案的公堂,王嫱觉得很是奇怪。

    这个花厅布置得极为华丽,上方一把太师椅,边上一个高柜,两边也各放着四把小一号的太师椅,小太师椅的边上也放着高柜,如现代沙发角落边的小方几,用来放茶杯的。太师椅的两侧则放着两架落地大屏风,一面上是万马奔腾的图样,一面上是锦绣江山图,材料则是一色的梨花木。花厅的中间从梁上悬挂下几个大红灯笼,流苏垂下来,落在大红灯笼的两侧,极为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