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奸佞小人都长一样?
    一位年约四旬的男子,从里侧出来,扫了一眼众人,坐在了最上方的太师椅上,宽大的太师椅瞬间感觉小了许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嫱见此人身材短肥,留了短须,带着一顶镂空的黑色纱帽,王嫱对汉时的官帽不是很懂,不知道这个是几品的官,但看他的样子,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应该是颖川郡守。一身暗褐色长袍,腰间系着宽面锦带,将她滚圆的肚子上下勒成了两截,如水桶一般,双眼细小狭长,在肥硕的脸上显得尤为突兀。

    这让王嫱想起了初中时学的文言文《硕鼠》。

    另有两位衙役搬了一个箱子,锁被早就粗暴地撬开了,箱子打开,露出里面一箱用红漆长条匣子装着的六幅画来,正是六位姑娘的画像。

    郡守笨拙地把肥硕的身子从太师椅上挤出来,来到箱子面前,衙役立即拿出一幅画恭敬地递到郡守手中,展开画,走到王嫱的眼前在画和王嫱的脸上来来回回地看了几遍,频频点头道:“果然是个大美人!本郡守从未见过长得如此漂亮的姑娘。”

    “大人可知这些画的来历?又知这些画有何用处?”张嬷嬷挡在了王嫱面前一脸怒色地问道。

    “我管你们有什么用处呢,在我的地盘上杀了人,就得听我的!要么偿命……要么偿人!”郡守盯着王嫱的眼睛没有离开。

    偿命明白,偿人是什么意思?张嬷嬷一惊,她本以为郡守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应该会有数,何况关于今年皇上要在民间选女子入宫之事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作为一郡之守需要在通关文牒上盖章,他如何会不知。

    王嫱的心里英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惜,原主薄弱的意识彻底消失,若“她”还活着的话,不知道看到这个肥硕的郡守,“她”的意识会给她怎么样的冲击!

    “郡守大人这话是何意?人是不是我们杀的,您一审就知道了。”

    “那成滨海是和你们一起的吧!”原来老成大名叫成滨海。

    “是。”

    “在他的刀上发现了血迹,与驿馆现场的杀人情况吻合,刀柄把人家脑袋都给开了花,够毒辣啊!”郡守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你胡说!老成根本没有杀人,他只是把人敲晕了,而且我们走的时候他有气的,人不是我们杀的!”张嬷嬷反驳道。

    “不是你们杀的?那你们逃什么?这不是畏罪潜逃又是什么!”郡守一手拍在边上的高柜大吼一声,姑娘们被吓得一个哆嗦。

    “我们……我们只是手头上没有钱了……”张嬷嬷的声音明显低了下去。

    按理,她们从南阳郡去长安,不必从颖川郡经过。只因当时他们一行众人实在狼狈不堪,又因没有好好休息过,不在颖川郡休整,便要再走两三百里才能到下一个城中,当时他们又饿又困,这才改道来了颖川郡,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

    王嫱知道这样争论下去不是个办法:“请问郡守大人,老成他们被关在了何处?您不在公堂上审案,将我们带到这里又是做什么?”

    郡守哈哈大笑:“这位姑娘问得好,问得好啊!”转身又将自己肥硕的身子塞进了可怜的太师椅中,“可知,刚刚本大人和你们说什么了?你们杀了人,要么偿命,要么偿人!”郡守停顿了一下,他想看看她们的反应,只是可惜虽然其他几个姑娘一脸吃惊,张嬷嬷一脸的愤怒,王嫱却是脸上没表现出任何表情来。

    “郡守大人,案子还没审,您这么武断地就说是我们杀了人,可有实证?”王嫱反问。

    “明摆的事,人证物证都在,难道你们还能抵赖不成!”

    “什么人证物证?”张嬷嬷和王嫱同时问道。

    “成滨海的刀是物证,驿馆的驿丞是人证!”是郡守身边的师爷回答的。

    王嫱认真地打量了他一翻,只见他中等偏瘦的个子,留着半截胡须,长角眼,此刻正在她们几人身上来回打量着。

    这个长像,与电视剧里那种奸佞小人长得一样啊!

    “大人,人证也好,物证也罢,都需要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前后逻辑要对得上,时间也要对得上。何况还要勘查现场,凶器和伤口吻合,原告与被告供词也要吻合,这样才算能真正对这个案子有个初步的审断。您说人证是驿丞,那么请问驿丞是否是亲眼所见,是我们杀了人?还有驿丞与驿卒是上下级关系,他们二人之间不能形成证据链,缺乏足够的说明力。何况就他们二人的关系来看,需要避嫌,所以驿丞的证词不能做为呈堂证共。还有,你们说成滨海的刀是物证,那请问刀柄与死者的伤口大小,切入点这些,大人是否有核对过?仵作有无验过尸?尸检报告与凶器……”

    “你等会儿,等会儿,你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嫱一愣,职业病啊!这个年代他们怎么听得懂什么叫证据链,什么叫呈堂证供呢。

    “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你们这种人,本郡守见得多了,说再多都没用,无非就是想脱罪,可惜,没用,铁证如山。本郡守公正廉明,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糊弄的!”

    这算什么狗屁的公正廉明,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是不知道“公正廉明”这几个怎么写吧!

    “大人,仵作有验尸吗?有验尸报告没?能否……”

    “明摆着的事,验什么尸?”郡守大手一挥就打断了王嫱的话。

    难怪,这颖川郡有那么多冤案,光看牢里的样子就知道了,况且她们关的还是女牢,指不定男牢里关的人更多。

    “就算再明摆着的事,也得验尸啊!”

    “你个小姑娘懂什么!人家好好的完整的尸体,你非要把人家开膛破肚?”

    “我……”这都什么逻辑,验尸非要开膛破肚吗?

    ;;;;;;;;她竟然在牢里的时候,还妄想着这个颖川郡守能秉公办案!

    ;;;;;;;;呵呵,她怎么这么幼稚,真是异想天开!

    郡守接着道:“好了,无需多言!本郡守刚说了,你们杀了人,杀人偿命,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咱们大汉律法严厉,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至于偿人么……”他又停顿了下来,王嫱没有接话,她想看看这朗朗乾坤,这个人嘴里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姑娘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本郡守说的是什么意思吧!你长得这般标致,本郡守还从未见过如此美人,只要你肯答应跟了我,我保管你们在府上吃香的喝辣的。你的其他几位姐妹我也不嫌弃,一并收了也成!若是不愿意,就赏给下面的弟兄了也成,你只要一句话,她们的命都捏在你的手里。”郡守哈哈大笑,整个身子向后靠去,椅子发出吱吱的声音。

    王嫱愕然,她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是贪官,什么叫毁三观!甚至连反驳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与这样的人说话,纯粹就是浪费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