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何不借此机会
    王嫱压低声音说道:“那驿卒应该是被石块砸死的,他的头发上凝了许多碎石子,与血和头发糊在了一起,不仔细瞧还真发现不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凶器没有找到,若是能再找到凶器就应该能证明凶手不是成滨海。”

    可是,光有这些还不够,她要让郡守亲口承认他们不是凶手,且不能反悔。

    有什么办法能做到这一点呢!

    王嫱将从驿卒手中扯来的暗紫色的布递到张嬷嬷手中,“嬷嬷您看,这块碎布我是从那驿卒的手中拿来的,看这质地,不是我们四个随从的衣服面料。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可又想不起来了,嬷嬷可有见过?”

    张嬷嬷取了布在灯前仔细翻看:“我们的随从他们穿不起这样的料子,他们身上的是葛布,葛布质地很硬,没那么容易扯下来。这块是上好的杭绸,质地细腻,穿在身上轻盈透气,夏凉冬暖,非一般人员买得起的。”

    张嬷嬷又翻看了一会儿,猛地抬起头来,“我知道这块布是谁的了。”

    王嫱的脸色一变,也道:“我也想起来了!”

    “驿丞!”二人异口同声。

    既然已经找到了驿卒死亡的真正原因,对凶手也有了初步的判断,接下来便是寻找凶器了,这是个更加棘手的事情,要么她想办法自己出去找,要么就是托信得过的人出去帮她找。

    在这里,她所能信得过的也就只有看守牢房的衙役大哥了,可他不可能到后院,而且就算他来了,要想拜托他去做样的一件事,于他也有危险。

    一时实在想不到好办法,王嫱觉得头都要裂了。

    第二日一早来了两位嬷嬷给王嫱量尺寸,说是要做喜服。

    一会儿又来了一位金店的老板,说是要给王嫱打头面。

    王嫱的眼睛一亮,何不借此机会。

    想起自己在现代时放在购物车里一直没舍得买的百荷飞鸟步摇流苏的头面,问檀儿要了白帛凭着记忆画在了帛上。

    ;;;;;;;;金店老板满脸堆了笑说道:“姑娘这套头面,小的看着实在是样式新颖,端庄不失雅致,艳丽而不落俗,不知姑娘能否将这些花瓣和花蕊之处画得再细一些。若全是金箔打制,工序就会比较繁杂,对打制师傅的手艺要求也极高,只怕最快也得两个旬日。”

    这套头面极为精致,若能细细地打磨好,借着郡守大婚,可以让整个颖川郡的人看到,到时他家店里的生意岂不是蒸蒸日上?

    所以,尽管知道时间紧,但金店老板却不肯放弃,如此样式,他做了大半辈子了,从未见过,如何肯放弃。;;

    “两个旬日?不行,太久了,郡守大人可是说了三天时间的……”檀儿打断道。

    “三天时间?呵,姑娘可以问问这两位嬷嬷,喜服她们后天下午能否做得好了,更不用说还要两三套中衣,喜鞋喜袜这些东西了。”

    檀儿没了话,雪儿却是扁了扁嘴。

    王嫱拉了檀儿的手道:“妹妹,我也知晓你是一心为我好,这样吧,中衣也不要三套了,便是一套也可以了,我这箱笼里现成的还有两套,虽有些半新不旧了,倒也能穿。至于这头面么,外侧的毕竟有人瞧着还是要精细些好,里面就粗糙一些吧,也无大碍。”

    金店老板拿着布帛皱着眉头道:“姑娘怎么能这么说呢。知道的人会说这是姑娘您自己要求的,也就不去探究。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家金店就这个水平呢。要知道,姑娘您可是未来的郡守夫人,这十里八乡的,又有谁会不过来瞧热闹呢。到时让他们看到这样一幅头面,岂不是葬送我家世代流传下来的手艺!”

    雪儿跺着脚道:“那可怎么办呀,掌柜您又不肯打制得粗糙一点,郡守大人那里时间又那么赶。”

    “要想节省时间,办法倒不是没有。”

    “有何办法?”王嫱和檀儿二人齐齐看向金店老板。

    王嫱的心里有几丝窃喜,但她不露色声,在西汉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一幅头面,就没有不动心的。

    “这头面是姑娘自己画的,自然姑娘最清楚里面的构造细节了。就是得委屈姑娘些时日,如果姑娘愿意的话,可否请姑娘每天下午的时候到鄙店去坐坐。一来么,姑娘可看看有哪些不对的地方立即就改了,这样一来就能节约下大半的时间了。二来么,自然是有把这个头面打造着趁姑娘心意了,婚姻大事,一辈子也就一次,谁不想什么都顺着自己的心愿呢。以后等大人和姑娘的子孙大了,回想起来,这套头面怎么也能占些个份量。”

    王嫱朝张嬷嬷看了看。

    而后两人又朝檀儿和雪儿二人看着。

    檀儿与雪儿二人均低头不语,这是要出府了,她们做不了主。

    “姑娘,您看,这袖子处的刺绣是否要修改些?”做喜服的嬷嬷提着布料凑到王嫱面前问。

    王嫱与张嬷嬷二人忙去看面料去。

    金店老板一脸急切的样,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就是舍不得放下手中的布帛。

    不过片刻的功夫,嫱儿侧眼看到檀儿和雪儿二人低声嘀咕了几句后离开了。

    这边商量着,那边檀儿得了讯息,郡守大人竟是意外地同意了延后婚期和让王嫱到金铺的事,只不过,也带来了一句话,王嫱要出去可以,除了雪儿和檀儿这两个丫鬟跟着外,还得派两个随从,另外就是其他几个姐妹的房门口也得多派人盯着,什么时候成了亲,什么时候才还她们自由,让王嫱自己掂量着时间。

    嬷嬷与王嫱二人暗暗松了口气,能出去就有机会。

    金店老板也承诺,不超过十天,准能把一幅漂漂亮亮的头面送到新娘子手上。

    到了第二天下午,才用过午饭,雪儿和檀儿再加两位随从便跟着王嫱二人出门去,只是其他几位姑娘的门口也加强了守卫,王嫱知晓他们要表达什么,她的目的本来也不在此处。

    那金铺就在驿馆的旁边,这让她有点惊喜,只是前面四五天时间,雪儿和檀儿两个丫鬟贴身跟着,两名随从就在金铺门口站着,就是连小解也由两个丫鬟跟着,她想要离开他们的视线根本不可能,只能规规矩矩的在金铺里呆到下午申时三刻回府。

    一连几天如此,她面上虽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实是着急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