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一逮一个正着!
    “言归正传啊!二位姑娘,你们看,后天我就得嫁给郡守大人了,现在也算是半个郡守夫人了,我这想在吉服上做些改良,不为过吧?你们陪我去,大不了,把那两个随从也叫上嘛,不会有事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肉,我还想再吃两天呢!”

    檀儿没有说话,雪儿拉了拉檀儿的袖子说道:“檀儿,反正我们都在,大人也派了两位随从跟着,不会有事,那驿馆也就在金铺隔壁,不如下午去的时候我们与嬷嬷同嫱儿姑娘一起去那驿馆里找找吧。”

    两位缝衣嬷嬷也觉得可以,她们本就是做女红的,多掌握一门绣艺,于她们而言便是多了一份傍身的技艺,若真能见到这样的花式自然高兴,就点头附议。

    檀儿见她们都同意,她也只好闭了嘴,反正每天出去,就这附近的事,大人不会知道的。

    下午到了地方,两位随从被安排守在驿馆门口。

    那驿丞见了王嫱她们二人竟是面色一僵,王嫱注意到,他的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身子靠在了柜台上,身上的衣服与那日穿的也不一样,今日穿了一件普通的细葛布衣衫。

    ;;;;檀儿向驿丞说明来此处的原因,驿丞让人带她们去当初她们住的房间,房内自然是没有东西的,辗转就又到了后院。

    后院都是泥地,虽然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雨,把许多痕迹都冲刷了。但她仍注意到在拐弯处的墙面上方好像还有些血迹,血迹已经发黑,与墙面的泥土颜色差别不大,若不仔细看,确实很难发现。

    王嫱与嬷嬷二人分开找,自然,要找的不是什么衣服,而是那块至关重要的凶器石头。

    血迹溅到了墙上,应该也会溅到凶手的身上,凶手若是不想被人发现,他必然要在报官和引起别人注意之前赶紧换下带血的衣服才行。

    王嫱想了想,那个凶手应该是杀了人后会匆匆将凶器扔在了某处,还得换了身上的血衣,然后再假装发现驿卒的尸体,大喊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再去报官。官府派人来看了现场后再派出人来追赶他们,直到追上他们怎么也得一两个时辰,这也与当时官府的人在城门口拦下她们的时间吻合。

    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处理凶器显然不可能,而那之后,凶手为了避人耳目,不会再把凶器去找出来,人在极度慌乱之下很有可能把凶器扔在何处也会不记得。

    这在现代她处理卷宗的时候,经常会看到。经常在距离发现尸体不远的地方便会找到凶器,除非蓄谋已久,否则短时间内杀人,处理凶器时,凶手往往会不择地方,甚至有时候会随手一扔。

    这是人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做出的应急反应。

    所以王嫱想那块致驿卒被杀的石头八九不离十,应该还在这个院子里,只是不知道在哪个墙角。

    后院里堆着的杂乱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喂马的草有两堆,有新鲜的,也有已经枯萎的,还有不用了的床板,也有旧马车,甚至连柴和稻草也堆了几处。

    在这个杂乱的地方,丢一块石头比凶手将石头拿出去再丢到不被人知地方,反而要好许多。

    起码他不用一大早跑出驿馆,这样他会自认为太引人注意了。

    因为凶手作案后,往往心虚!总觉得街上的行人都已经知道了他杀人似的,所以就算他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实际内心是极度恐慌的。

    这时,若是有断案经验的人,就能一眼看得出那个人眼神闪烁,内心惊慌。

    然后,一逮一个正着!

    这个时候,对于凶手来说,就地处理凶器反而要让他们的内心感觉安全许多。

    可要想在这么杂乱的地方找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实是不容易,何况还下了场一整天的大雨,很多痕迹是可以被大雨冲刷掉的。

    隐蔽的角落里都翻过了,并没有发现。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王嫱与嬷嬷二人均有些着急了,今天若是找不到,下次再没有机会到这里来了,眼见着太阳已经西斜。

    王嫱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难道她想错了?

    “檀儿姑娘,金铺的掌拒来找嫱儿姑娘过去看头面,说是有一处制金师傅不甚懂得,要请嫱儿姑娘过去一趟。”

    本就时间不宽裕了,怎地还让她离开,留嬷嬷一人就又少了一半的时间了,可不答应又不可能,真真是应验了那句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檀儿来到她跟前说道:“嫱儿姑娘,包袱想必被驿馆里的伙计给扔了吧,实在是找不到也没办法,还是姑娘的头面打制要紧。”

    二人无奈,只得随两位丫鬟离开。

    到了夜晚,王嫱和张嬷嬷二人相对无眠,凶器没有找到,更别提凶手了,就算知道凶手是谁,没有物证同样也证明不了他们的清白。

    现代的从警经历告诉她,证据链讲究闭环!要经得住各种推敲。

    时间是一天天的过去,明天再有一天,头面便打成了,既然再不可能到驿馆去,为了免于被檀儿她们引起怀疑,张嬷嬷只得拿出她本藏于胸前的那件衣服,说是在王嫱的包袱里找到了,檀儿奇怪地看着这件极为普通的衣服。

    王嫱明白,檀儿不像雪儿那般好糊弄的,此时怕是已经引起她的注意了。

    难不成自己穿越两千年,真的要嫁给这么一个人?难不成其他姐妹也要遭受同样的命运?王嫱心下极为难受,已是穷尽了自己所有的办法了。

    第二日用过中餐,申时刚至,来了一位老嬷嬷,王嫱瞧着得有六七十岁的年纪。

    那老嬷嬷规规矩矩地给王嫱行了个礼,一边吩咐雪儿和檀儿两位姑娘收拾东西,一边脸上堆着笑说道:“嫱儿姑娘,张嬷嬷,郡守大人在东街口给姑娘置了一处宅子,算是姑娘的娘家宅子,也算是姑娘私产陪嫁,明日便从那宅子里出嫁。老奴请姑娘与嬷嬷二人收拾妥当,这便一同去那宅子里,出嫁的东西也一应俱全了,姑娘只需等明日吉时一到,欢欢喜喜的做了郡守夫人。”

    王嫱与张嬷嬷二人面面相觑,在这之前从未听说过啊。

    檀儿也有些疑惑,恭敬道:“杨嬷嬷,郡守大人为何有这般安排?昨天不是说了,就从这里出嫁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