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结果,她不说了!
    “验啥尸,你这小姑娘心怎么就那么狠呢,一定要把人家尸体开膛破肚不可吗!”门口的吃瓜群众嘀嘀咕咕地朝王嫱指指点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这么标致的小姑娘,嘴里说出话这么狠。这人都被你们杀了,连具完整的尸身都不肯留。啧啧,狠,真狠!”

    “验尸是要找到死者真正的死因,不是非要开膛破肚!看看伤口,再检查一下身上的其他部位有没有伤痕,还要扒开嘴看看,是不是中了什么毒。”王嫱无奈道。

    颖川郡郡守冷哼一声,将石头高高举起道:“死者真正的死因就是被这块石头重力击打,导致失血过多而亡的!其他地方根本没有任何伤口!”

    王嫱发现和这个郡守说怎么查验尸体简直就是浪费口水,当了这么多年郡守,也不知是怎么混下来的。

    “既是如此,大人原先怎么说成滨海手上的刀是凶器呢?”

    郡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怎么忘了这事了。

    此时那师爷却冷冷道:“这位姑娘,郡守大人何时说过死者是死于刀下的?本府衙的仵作难道连这么简单的伤口都分辨不出来吗?

    人命关天的大事,岂是是你们想要嫁祸给一位小小的随从就能如愿的!你想置郡守大人于何地?郡守大人在这颖川郡为官十余载,从未办过一起冤假错案,深得民心圣意。

    怎么,你是想说皇上糊涂分辨不出忠奸呢,还是在说这颖川郡的百姓都是个个都是傻子呢?!”

    好家伙,这师爷果然极为厉害,她还没说什么呢,不但扯上了颖川的百姓,甚至连皇上也搬了出来。

    看来此人在颖川郡守身边隐藏了十余年,早就已经成了精,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起码,他不能让这个郡守因为看到美色要娶她,而坏了他的好事,这个师爷已经达成目的了。

    王嫱没说话,与这种人辩论,他只会把你往歪处带。

    何苦浪费口舌。

    既然如此,不如先不理会他。

    何况,他们手上的那件衣服不对。

    师爷见王嫱只朝他看了一眼,没说话。一时竟然没发应过来,他还以为这个小姑娘那嘴扒拉扒拉的,肯定又会纠着他说一通。

    他都想好怎么带歪她,让她拐着弯的承认她们杀了人,到那时,文书笔下的竹简拿去,让她签字画押,一切便可以钉成定局。

    结果,她不说了。

    这让师爷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郡守烦躁地挥了挥手。

    五位姑娘,阿紫,以及张嬷嬷和绿香等人被鱼贯而入的侍卫押了下去。;;;;;;

    仍是那两间阴冷的牢房,牢内仍散发着难闻的霉臭味,老鼠蟑螂仍在窜来窜去。

    不同的是,上次她们进来的时候,破旧的桌上还有口水喝,如今却连口喝的水也没有了。

    “但凡进了这里的,没有人能活着出去的,你们也不会例外,呵呵,呵呵。”苍老而干瘪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冷笑,如从空空的幽灵谷传来一样,王嫱浑身一颤,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就在她们牢房的隔壁。

    一双怨毒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干瘪的身躯如同她毫无生机的声音一样,黝黑的皱纹布满她的双脸。双腿已经断了,整个人就像王嫱以前去泰国的时候看到的被装在瓶子里的人一样,只看到上半身,一双极不相称的细窄眼睛透着冰冷的锋芒射向众人。

    王嫱猛地想起,那天早上她们被带走的时候,她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一双尖锐的眼睛盯着自己,原来是这双眼睛。

    她从未见过这么狠毒的眼神,仿佛整个牢内的空气凝结了三分。

    她同时也注意到,与上次来的时候相比,这牢里的人少了有近三分之一,不过短短十来天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此人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是提醒?是警告?还是含有别的什么意思?

    她看向牢内别的被关押的人,除了那个人,其她人似乎对这一切均已麻木,睡觉的睡觉,抓虱子的抓虱子。

    姑娘们吓得蹲在角落里,荷珏还轻轻拉着王嫱的裙角。

    “别怕,大家都别去看她。”王嫱安慰众人。其实她自己内心也是怕的,但从警的经验告诉她,这世上只有活人成了牛鬼蛇神,从来不存在真正的牛鬼蛇神。

    “他们应该早就盯着我们了。”张嬷嬷小声在王嫱耳边说道。

    “嬷嬷,这包袱可曾离开过你的身?”如今的境况,刘康在外面怎么样,她不知道。后续还会发生什么她无法把控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想办法自救!

    可现在她们又被关进了这里,刘康的计划也被全盘被打乱,很有可能这里早已安排上了眼线,要想再安排人进来与她们联络是不可能的了。

    “你进入净房沐浴梳洗的时候,我趁着她们不注意把包袱塞在了胸口。随后我被叫回自己房间,让我换身衣服,我当时也觉得有些奇怪,但又听那个丫鬟说今天是喜庆的日子,我们做为你的娘家人要穿得喜庆一些,我也就没多想。衣服是她们给的,我进了里间换衣服,包袱就放在我的身后。难道……”

    张嬷嬷变了脸色:“难道就是这个时候?她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手上有这个东西的?”

    难不成是张嬷嬷把包袱塞进胸口的时候?

    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内准备另一套颜色质地相似的衣服,肯定在这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说什么让张嬷嬷换一套喜庆的衣服,纯粹是为了调换包袱的目的。

    二人齐齐看向夏莺。

    夏莺此刻整个人都是呆滞的,她不知道自从自己从张嬷嬷的手上夺下包袱之后发生了什么,王嫱和郡守说了什么,她们是怎么又被带到这里的。

    王嫱看她整个人都是蒙圈的,看上去像是被后日要问斩给吓着了,有点痴傻的感觉。

    见她这个样子,看来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阿紫一直细心地照顾着夏莺。

    “小姐昨天一直和奴婢还有这几位姑娘在一起。不过早上大约寅时三刻的时候,小姐出去了一趟,奴婢当时因为内急,没在身边。小姐出去后究竟见了谁,说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知道嬷嬷身上有这个东西的。”

    阿紫担忧地轻轻拍着夏莺的后背。

    夏莺喃喃地说着:“不是我,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别杀我,别杀我。”

    看来是有人故意引夏莺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