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抬头望望天吧
    她看向师爷,只见他的脸上带着丝阴狠的笑,他那瘦弱的皮肉还颤抖了一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驿丞畏罪自杀!”他大手挥舞着,仿佛门口那只墓地前那只狰狞的独角兽。

    一切终于真相大白,王嫱等人与四位随从被当场释放。

    几位姑娘抱头痛哭。

    他们终于洗刷了冤屈,颖川郡守补了一张通关文牒和百镒金子交到王嫱手中,郡守的眼中有许多的忍痛与不舍,王嫱只当没看到。

    休整一番,三日之后众人出发。

    可王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知道是师爷在拿驿丞的一家六口人的性命在威胁他,逼迫他自尽,甚至极有可能是师爷将他推向柱子也未可知。

    在这场权势斗争中,让王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来自古代之后,政治阴谋的残酷。人命如蝼蚁,如草芥。

    终是辜负了刘康的安排,驿丞死了,师爷和他幕后的那个人没有被暴露出来,而这件事经过这么久,也仅仅只证明了他们的无辜。

    隐藏在南阳和颖川郡之下的水似乎越来越深!

    三月的空气本来就是新清的!

    外面阳光明媚,众人抬头望望天空,几朵白云漂浮在空中,有几只鸟叽叽喳喳地从头顶飞过。

    王嫱买了许多能放一段时间的点心以及几身干净的衣服、鞋子,两根素色的木簪和一双筷子,托看守牢房的衙役将这些东西送给那位断了腿的女人。

    颖川郡衙门里还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

    外面的阳光格外灿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鸟儿在树上叽喳,仿如人间最动听的音符在跳动。

    王嫱弃了马车,与绿香、秋华等人携手步行向前而去。

    而夏莺仍是痴痴傻傻的样子,王嫱本想让人送夏莺回秭归家中,可张嬷嬷没让。她说夏莺是已经入了宫里的名册的,除非皇上或皇后太后同意,否则其他任何人都是没有权利私自决定宫人出宫的。

    王嫱很是有些担心,只好想着等见到了刘康,请他为她寻一名好的医生医治了。

    很远,她便看到一位长身而立的男子,清晨的阳光洒满他的全身,一管长萧吹奏出明亮的曲子。那曲子是动听的,是欢快的,如林间唱着歌儿的鸟雀一样,让人看得听得如痴如醉。

    王嫱被沙迷了眼,红了双眸,忙低下头去。

    这样的人,每日面临着怎样的明枪暗箭,老天何时能眷顾他些,让他不要这么辛苦。

    虽然知道最终的大结局的,可过程的经历却是这般的艰难,又要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丈量今后的路,何其痛苦。

    他无心皇位,却因皇位而受到诸般牵连,这是否就是生于帝王家的无奈呢?

    太子为人正直,与王爷兄友弟恭。

    可他是否听说过一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呢!

    抬头望望天吧,天空那么大,会包容下自己所有的难过的。

    不自不觉间,自己怎么总会时不时的想起他呢。

    王嫱低头轻笑,那边男子已经听到了车轮滚动的声音。

    他亦望向这边,却见那人明亮如霞,脸上带着微微的笑,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色彩。

    好像很久没见了吧!

    二人见面,只微笑着看向对方点了点头。

    小伍牵了马过来,他翻身上马,王嫱等人也钻进了马车。

    马蹄声嗒嗒地往前走去,刘康坐于马上,一管长萧吹出悠悠长曲。

    见马车箱笼里静静地躺着一把琵琶,王嫱格外惊喜,她在现代的时候可是考取了琵琶专业十级的,也算是在警校学习之余的一项业务爱好吧。

    轻轻拨了几根弦,没想到此琵琶的音色极佳,喜不自禁。

    春天穿着彩蝶的花衣

    彩蝶送来春天的消息

    坐于马上的刘康一愣,随即调转曲调,和着美妙的歌声与琵琶声。

    翩翩的情

    翩翩的意

    飞进你心头

    飞进我梦里

    我愿春天的美意

    是和也是喜

    把大地的芬芳送给你

    张开金色的树叶

    撒一片话语

    把春天的祝福送给你

    众人沉浸在歌声与萧声、琵琶声中。

    忘了时间是如何流淌的,忘了脚下的路是如何渐行渐远的,甚至忘了枝头的鸟儿也停了鸣叫。

    一匹快马由远及近飞奔而来。

    马车里的王嫱停下拨弦,刘康将长萧拿开。

    马车里的几个姑娘面面相觑,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吧。

    待到马近,才看清是刘康的另一位随从修羽。

    “王爷,那个师爷死了。”修羽一见到刘康,立即说道。

    “死了?怎么死的,可有查清是谁干的?”刘康只想到他幕后之人很有可能对这位师爷下手,但没想到这么快,处理舍弃的棋子毫不手软。

    师爷有没有想到,在他将驿丞逼向死路的时候,其实自己一只脚也已迈向了黄泉之路。

    修羽低沉地摇了摇头:“属下未能查明,你们离开才半个时辰,有人在河下游发现的。他脚上被绑了石头,手缚于背后被人扔在河中。属下去看了,尸体已经发白肿胀,死了应该有两三天了。”

    “死了有两三天了?”马不停在转圈,刘康陷入沉思中。

    也就是说,案件一查清楚,幕后之人就已经将颖川师爷这颗弃子处理掉了。

    好快的手段!

    这几天他没在颖川郡城里,只安排修羽盯着驿丞和死去驿卒一家的事。

    他以为总不至于那么快的,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抢先了一步。

    敌人的手已经越伸越长!

    且极为心狠手辣!

    看来,在颖川郡的某个角落里,还有他们的人紧紧盯着事态的发展。

    是否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也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

    可既然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出手呢?他们还在等什么?

    “此人如此狠毒,死了也是活该!”小伍愤愤然,手捏紧了拳头像要打人,修羽像看傻子一样看了眼小伍。

    “我说错话了?”小伍不解地问道。

    “你高兴就好。”修羽淡淡说道。

    王嫱双手抱着琵琶,静静地听他们说话。

    她一直记得牢中那个女人和她说过“南阳郡守和颖川郡的这个师爷暗中勾结,为长安的人暗中输送利益”

    为长安人的暗中输送利益!仅这一句,就让王嫱联系到原主一家无辜被杀,商业帝国覆灭之下,养肥了多少像颖川师爷这样的人!

    刘康是否知道这件事呢?

    他又为何会出现在南阳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