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就让他们跟着吧
    “我要查清楚,一定要查个明明白白,究竟是谁谋划了这一切,究竟是谁要杀了我全家!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王嫱双手捏成了拳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里没有泪,只有坚定!

    “他们看中的你家的钱!”刘康担忧地看着王嫱,这个倔强的女子,自始至终没有流一滴眼泪。

    “王爷,奴婢求王爷帮我调查清楚这一切!此案绝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南阳郡守就能够只手遮天的!奴婢愿当年做马报答王爷的大恩大德!”王嫱双手伏地,第一次跪在了刘康面前。

    在这一刻,刘康仿佛心脏漏跳了一拍,他的心无端端地纠在一起,甚至有种隐隐的作痛感。

    刘康闭了闭眼,甩掉这种感觉。立即起身走到王嫱面前,扶她起来。

    “嫱儿姑娘放心,就算姑娘不说,我也会调查清楚的。毕竟,你家这么多钱被他们暗箱操作私吞,这其中恐怕存在着更大的阴谋。”

    “王爷是说……”

    刘康点了点头:“目前还不好说,我手中没有证据。而且也不清楚此人到底是谁,他们在何处密谋了什么事。这里面千头万绪,非一两句能说清楚的,也请姑娘放心,我此次回京之后,自会调查。终会有水落水出那一天的。”

    “好。”

    终会有水落水出那一天的!

    王嫱的心莫名感到安定了不少。

    二人继续烤火。

    “王爷,我们被关在牢内的时候,发现关了许多女子,有些人甚至还被砍断了手脚。前后两次进去,不过相隔七八天时间,里面的人就少了三分之一,我感觉这件牢房里面肯定有事。”

    “我知道此事,不止女牢,男牢里也是如此。看守牢房的衙役已经和我反映过这些事情,这两天修羽不在就是去调查这件事了。只是现在颖川郡的师爷死了,里面的许多事情,估计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此次修羽安排在里面的那些人,会处理好这些事的,你放心吧。”

    刘康看到王嫱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自己家的事还焦头烂额的,而她却因为在牢内待了两天,便想到要为那些囚犯查明真相,还她们以公道,实在是难得。

    夜渐渐的深了,月亮已经挂在当空。不远不近的几声虫鸣,时不时地传入他们的耳中。

    静谧的夜。

    一切都会过去的。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有几个姑娘的身上被蚊虫咬了好几个包。

    刘康他们常年行军在外,早已习惯了野外过夜。甚至露营也是常有的事,自是知道如何防蚊虫叮咬的。

    他却忘了,这些姑娘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王嫱也不例外,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上密密麻麻的有好几个红疙瘩,痒得很。

    三四月份的野外宿营,她也没经历过啊。

    大意了!

    细皮嫩肉的,蚊虫更青睐于她们。

    谁说蚊子喜欢臭男人的,哼!

    王嫱看着半点事没有的刘康等人,有种保证不把那个胡说八道的人打死的冲动!

    夏莺疯疯癫癫的,两只手不停地挠,不一会儿两只手臂上就是红红的一片,指甲缝里已经有了碎皮血丝,看得人触目惊心。

    她的婢女阿紫身上也有,极痒难耐,所以就无法顾及夏莺。

    王嫱招呼大家赶紧找马齿苋,一种随处可见的宽大叶子的植物。把这种草的叶子压碎捣烂,涂抹在伤口处,止痒效果极好。

    刘康因为常年行军打杖在外的原因,自是了解。没想到王嫱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小女子也懂。

    他对王嫱的认识让他感觉似乎如浩瀚的大海一般,一点点地深入,一点点的探知。

    每每以为了解了,转身却经常发觉自己所知道的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棵小小的浮草,她所给他的冲击一次次地刷新着他对这个女子的认知。

    刘康看了眼王嫱,而王嫱此时则将夏莺的双臂包起来,不让她再挠了。

    夏莺却不管,一直在反抗,而且力气极大,王嫱和张嬷嬷两个人合力才勉强将她压制作。

    难怪以前人们早说,疯子的力气要比常人大许多!

    ;;;;这种草太寻常了,很好找,刘康与修羽三人不再作停留,立即分头去找。

    让四个随从留下来准备早饭。

    不一会儿,就找来了一大堆,洗干净后便将叶子压碎捣烂,一碗碗地递到每一位姑娘手上。

    张嬷嬷帮她们一个个在营帐里面涂好,冰冰凉凉的,果然没多久,红肿处便不那么痒了。

    王嫱怕涂了药的夏莺又去挠,只能将她的双手捆了起来。

    夏莺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王嫱,恨不能一口生吞了她。

    王嫱就当没看见!

    等到一切做完,各人均用完饭,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此时姑娘们被叮咬的地方已经消肿。

    众人收拾好东西,这才继续前进。

    弹弹琵琶,吹吹萧,唱唱歌,路上的日子过得就不那么单调了。

    不过,王嫱她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后面的不远处,总是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么几个人。

    穿着夜行衣,手里拿着刀,蒙着面。

    鬼鬼祟祟的。

    “王爷,那些人,我们不处理掉吗?”连小伍也觉察到了这些人的行踪。

    既然知道有人跟踪,甚至还有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安全,为何不早点把这些人干掉。

    就看着这些人这么跟踪他们,王爷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小伍纠结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刘康。

    “不用,就让他们跟着吧。”刘康继续慢悠悠地骑在马上向前进,手中的萧转来转去的,甚是悠然自在。

    小伍忍不住望后又看了一眼,这些人可真够碍眼的。

    跟踪之人迅速闪到树后。

    修羽和刘康二人轻笑。

    与其把这些人解决了,让他们换一批新的来,不如就让这些人跟着,何必多此一举。

    况且,这几个人看上去蠢蠢的,倒是给了他们的旅途不少乐子。

    “嫱儿姑娘,不如再弹奏一曲如何?”刘康坐在马上,跟在马车的右边。

    三四月份的天气最是舒服了,阳光明媚。

    古代的生态环境就是好了,到处花团锦簇的,空气很新鲜,马车的车帘王嫱一直没舍得放下来。

    其他几辆马车的车帘也就跟着王嫱她们的一样,高高翻起搭在车顶上。

    “好啊!”王嫱拨弄琵琶琴弦,清脆之声如高山流水一般缓缓流出。

    几位姑娘一起唱歌。

    四位随从坐在马车前也晃起了双腿给姑娘们的歌声打拍。